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强暴小说  »  不伦之爱
不伦之爱

不伦之爱


字数:0.6万

                (一)

  「啊……啊啊……好爽……再大力点……啊!真爽ㄝ……景生……啊!你干的我好爽……对……就是这样……不要停……用你的大 干我的贱穴……喔……喔……真爽……继续插用你的大 替我的穴止痒吧!」

  听着自己四嫂淫荡的叫声,景升更加快速度的插着。

  「……喔……喔……天!景生喔……你……我好爽……我要来了……」
  眼看着四嫂就要到高潮,景升更快及更用力插着,彷佛要将自己的 整个塞入那小穴。再用力插数十下,只听四嫂「啊」的一声,自己的龟头也感到那微热的精液,景生知道四嫂已到高潮,也忍不住的射了精。

  虽射了精,景生还意犹未尽的压着他的四嫂,他一面舔着四嫂经剧烈运动流的汗水,一面问道∶「四嫂,两个月没插你了,感觉爽不爽?有没有喂饱你那可爱的小穴ㄚ?」

  虽以和景升不知做过多少次,听到这淫荡的话,四嫂仍脸红得变成了一位娇滴滴的小姑娘。看到这模样,景升的 再度胀了起来,准备再展雄风。四嫂感到这变化,连忙说∶「讨厌!不是已说好干完这一次,你要给我一点时间,准备好让你有一个难忘的19岁生日吗?」

  听到这话,景升才想起的确在剥光四嫂衣服前,曾听到四嫂说到储存一点精力。现在只是开胃小菜,虽不开心,景升仍抽出他的宝贝,让四嫂到厕所准备。
  目送着四嫂摇着丰 屁股进入厕所,景升忍不住叹一口气。这几年来对四嫂的迷恋,早已重身体升到一种新的境界°°他知道他已深深的爱上善结人意的四嫂,只是在他们第一次发生关系时,四嫂就曾警告说,他们间的关系只能保持在彼此对性爱的需要nothing else,不然四嫂就会离开。想到这,景升嘴角露出了微笑,他开始回想他和四嫂的那一次。

  只记得大约是自己国小四年级,四嫂搬来和自己家人住,原因是四叔要到大陆发展,怕四嫂自己一个人会孤独(they do not have children yet),也因为这样,四嫂把我当成自己小孩般的疼爱。她带我上下学、带我补习,甚至因爸妈上班很晚才能回来,她甚至和我一起洗澡,没错,一起洗。也许四嫂认为我年龄还小,所以没顾忌。可是说实在的,我相信只要男子不管年纪多大,只要看到四嫂那大却尖挺丰满又浑圆的胸部、那尤如水蜜桃般的屁股,多一定会有反应。我好几次都想摸一把,但是道德观念让我每一次都临阵脱逃,就这样过了两年,直到我国小毕业那一年暑假。

                (二)

  那个暑假,四嫂和他的好朋友要去日本,在我苦苦哀求及四嫂说情下,妈终於答应让我一起去。一切都相安无事,直到最後一天晚上……

  那一天下午,四嫂经不起她朋友耸恿下走出去逛街,只留我一人在房间看电视,只是转来转去都是一些无聊节目,正要关机时,刚好萤幕上有一段文字说,如果想要看这一台,只要按这几个键,柜台会替我服务。一时好奇,便按照指示做。过了几分钟,本来一片黑的萤幕突然出现一个裸女躺在床上,而她身上有一个男的,也是一副光光的,不停的在那女人身上上下移动,而他每动一下,那女的也「啊」一下,这时我已知道这是一个A片。而生平第一次看A片的我,也起了自然反应,我的 高高的翘着,十分难过,满脑子只想学那男的找一个人干一下。

  这时房门被打开,我立刻关了电视,不久就听到四嫂和她好友walking in的声音,只是不知道为什麽,当我看到四嫂时,她满脸通红,十分可爱,我不禁看痴了。四嫂也看到我的反应,嗲道∶「还不去放水洗澡,你不想吃饭了吗?」我这才醒过来,连忙跑到浴室。但在我进入之前,我瞄到四嫂和她朋友都盯着我裤子股起的地方看,害羞之下,我连忙跑进浴室。

  习惯成自然,我进入浴室先将衣服脱光,等四嫂进来帮我洗。可是过了5分钟,四嫂还没进来,正觉的奇怪时,浴室门被打开,四嫂走了进来。让我惊讶的是,四嫂已将她的衣服脱光(she normally do that after wash for me),而她身上只穿着胸罩和内裤,只是是一套我从没看过的(you see,I had wash with her for4 years,so I know what sort underwear and bras he had)。那胸罩是无肩带式,而且一半是蕾丝、一半是布料,也因如此,四嫂的乳头若隐若现;而那内裤也是同一种方式(the only different is),那内裤的蕾丝的位子全在四嫂阴户上,所以她的小穴可以一览无遗。我从没看过如此性感的四嫂,当然我那 也不争气的胀起来。

  当然这不是我第一次在四嫂面前勃起,所以四嫂也不见怪,还是叫我蹲下去准备帮我洗头。四嫂已经不知帮我洗过多少次,可是我从没有这麽难过,尤其是自己可感觉到四嫂那丰满的胸部轻轻刷着我的背,有时甚至可感觉那阴毛。这刺激将我的理智推到极点,我突然一转身面对四嫂,不看还好,一看到四嫂因热气之下微微发红的娇艳,性智战胜了理智,我一声大吼,奋力的将四嫂推倒在地。
  四嫂被我突然的动作吓了一跳,可是我接下来的行动更让她讲不出话来,因为我这时尤如一头猛兽,压在她身上并疯狂的推动起来。四嫂这时已反应过来,连忙想将我推开,可是已近疯狂的我,已不是四嫂能应付的,我不断的前後推动(just copy what I saw on T。V),而手也不停的戳着那胸部,四嫂顽强的反抗只增加我的快感。只一会,我宝贝便一紧,射出我的处男精。

  我这时才忍禁下来,连忙站起身,也才发现我刚才根本没有插入四嫂小穴,因为四嫂腹部上才有我的处男精。我正要说些什麽,四嫂已经叫我拿着衣服滚出去。我躺在床上,确也睡不着,因为很後悔我刚做的事。这时我也到奇怪,我出来已有half hour,可是四嫂还没出来,而且也没水声。想到这,四嫂刚好从浴室出来,而且还一脸疲惫,我刚要开口说抱歉,四嫂已开门走出去,留下一脸惊讶的我。

                (三)

  而回到台湾不到一礼拜,另一件事件让我更觉得对不起四嫂。因为在大陆投资的四叔竟然出轨和另一女人交往,并让那女人怀孕了,所以四叔要离婚。我们家族try to help,but it is just too late,四嫂终於在四个月後签下同意书。本来四嫂要搬走,家族也同意,可是在我这长孙监持下,四嫂终於同意留下来(mum toldme once she told mum that she stay back,because of me)。

  虽四叔付出一大笔瞻养费,四嫂仍坚持出外工作,以四嫂的条件,她也很快找到一份秘书的job。也许工作需要,还是四嫂想要改变自己,她将她的长裤慢慢换成迷你裙。妈对四嫂改变很高兴,因为这代表四嫂已走出离婚阴影。可是对我来讲,确是坏事,因为自从那一晚,四嫂的完美身材已深深入我脑海,现在四嫂的穿着,更让我不停的回想那一晚。所幸因我上国中每天都早出晚归,不然我有一天一定会再犯大错。

  直到一天晚上11点多,当我到厨房喝水时,楼下传来阵阵水声,脑中第一念头是四嫂在洗澡,挣扎了许久,还是跑到四嫂房间确认一下,而果然是四嫂在洗澡。接下来好几天我都注意着楼下,终於发现For some reason,四嫂都在十点多後才洗澡,而这时一个邪恶的念头也在我脑中形成……
  那一天晚上,四嫂也十分准时的洗澡,等我听到水声,我也蹑手蹑脚的走到我之前所发现的一偷窥场所(一个小平台紧邻一块玻璃窗),我迫不及待的透过那玻璃窗往浴室一望∶一幅我以为这辈子也没有机会再看到的美景再度出现在我眼前(P/ s。 after that night,I did not have shower with四嫂agian)。

  美丽的四嫂已经洗完澡,正在擦乾身体,我十分惊讶,因为这两年上班生活不但没有摧残四嫂的身材,反而使四嫂更散发一种成熟韵味∶那我熟悉的乳房仍依旧坚挺,两粒乳头还是一样,尤如粉红珍珠,令人想舔一口;四嫂的小穴微微开着,似乎要请男人的宝贝插入;唯一不同的是,本来稀疏的阴毛已经有如草原般浓密,看到着我以忍不住连忙跑到自己房间,掏出宝贝开始打枪。

  从那天後,我每天都到同一地点报到,而每晚我都看得欲火焚身,都要打好几枪才能入睡。

                (四)

  有一天我提早到了偷窥地点,四嫂已经脱完衣服,只穿着内衣裤,虽是一套十分普通的白色内衣裤,但穿在四嫂身上却有不同风采,在我眼中这就是性感女神。这时突然一个主意闯进我脑海∶我为何不去偷四嫂的内衣来打枪了?於是我连忙跑到四嫂房间寻宝,但找了半天都没找到,而听声音四嫂也应洗完,我只好暂时放弃。

  等到隔天,我等到四嫂一进浴室,我便迫不及待再度跑入房间寻找,但仍然找不到,正想要放弃关上衣橱门时,突然瞄见在衣橱的最角落有一古董箱子,凭着一试的心情打开箱子,一开就知寻到了宝,只见箱子里整整齐齐的放满了各式各样的内衣裤,有绵的、有丝质的、有蕾丝的、有普通的、有性感撩人的,让人眼花潦乱。但有一套最吸引我的注意力,那是一套黑色连身高叉且半透明式的内衣,上面还有玫瑰花纹,而且在屁股附近那一条细线告诉我找到传说中G-旋内衣。拿着胜利品我回到房间,将衣服平放在床上,一面套弄着 ,一面想像四嫂正穿着这内衣躺在床上,等着我去干她。

  一阵抽搐我射了精,但也许是我太兴奋,我竟然射到那衣服上(I am at least 4meter away),连忙拿卫生纸试着擦乾,但还留下一些痕迹,只好丢到床下(I wasgoing to reutrn that)。

  早上起来我惊讶的发现,应该还在睡觉的四嫂已起来,但她两眼通红,似乎没睡好。我问她怎麽了也不说,我只好上学去。等我晚上上课回来,我本要将那内衣拿出来打枪时,才发现衣服已不见,但是是谁拿走了?我知道不是妈(If shefinds out,I would not still be alive),唯一有可能只有四嫂,但这怎麽可能?於是我隔天特别早起,跑到四嫂洗衣间搜寻,而等我找到那衣服时我愣住了,难道四嫂真的有看到?如果真的有,为何不阻止了?难道她默许吗?

  而随着天气的转热,我更觉得我想法正确,因为四嫂在家穿的衣服甚至比出外穿的衣服还薄,所以时常可看到四嫂的胸罩若隐若现的呈现在眼前,要不是妈在,四嫂一定会被我干了。

  有一天晚上吃饭时,妈突然宣布她要去环游欧洲一个半月,而且是即将在两天後出发。我心中暗爽极了,因为我即将放假,但四嫂还需要上班,等於说我可自由进出四嫂房间,而不用担心妈。

  妈出发的那一天早上我还要补习,但四嫂需要带妈去机场,所以只好坐公车去补习。但等我到补习班才发现大家都走了,一个人也没有,问了补习班的柜台小姐,才知今天两位补习班老师都生病,所以停课一天(is uppose have less on from8∶00~12∶00 and 3∶00~7∶00)。本要自己再坐车回家,但想起和四嫂已讲好7∶00来接我,怕她等不到人会紧张,而且刚好记起四嫂的好友°°郑阿姨就住附近,便决定去打扰一下……一个change我一生的打扰。

  P/ s。 打扰的故事会在《满足的郑阿姨》有完整的细述。但终归一句,在这十小时中(9∶00 AM~7∶00 PM)郑阿姨教我无数取悦女人的技巧,并在我走时透露我一个怀疑很久的秘密°°四嫂外表是冰山,但她却实在是一个浇不熄的火山。

                (五)

  等我回到补习班时,四嫂已在那等待了。等我进了车,我发觉四嫂已换了衣服,她现在穿着一套似的窄裙,但那一看就小一号的衣服,将四嫂那良好身材显漏无遗。尤其是那乳房,根本可说是刚好塞在衣服里,随时都要蹦出来一样。我眼光慢慢的往下移,欣赏在我眼前的美景,而当我眼光落在四嫂那修长美腿时,我再也舍不得将我眼光移开。

  我不知四嫂是否知道,但那小一号的窄裙也许可遮住些什麽,但等四嫂坐下後,一切都曝光了。我惊讶的发现四嫂穿着那时跟本不风行的吊带裤袜,这发现令我疲倦身心再度振奋起来。路上不停的找话题和四嫂聊天,为的只希望可以名正言顺的欣赏美景。我甚至希望时间可暂停,让我能欣赏过饱,但上帝却没有听到我的祈祷,反而让我更快到家,我心中的不爽是没有字可瞄写。只是他後来的大礼却让我感激不尽,这是怎麽样一份大礼呢?听我道来……

  就如我之前所说的,不论天气如何,四嫂一定会先煮饭晚上才洗澡(I findout why latter on),只是刚好那天当四嫂踏出车子时,一只不知好死的鸽子刚好拉屎在四嫂头上,滴了四嫂一身,四嫂回到家後连忙去洗澡,叫我先找一些小点心吃,她要先洗澡,所以晚餐会晚一点。

  等我上了楼,我才想到四嫂这麽快去洗澡,连换洗衣物都没拿,而且四嫂一早才将她的浴巾拿上来洗,这不是说我等一下可能有裸体秀可看了?想到这,我连忙轻轻走下楼准备看好戏。

  我坐了一会,四嫂洗澡声才停,紧跟着一声惊呼,我心中暗笑,想不到聪明一时的四嫂也有这样的一个时刻,但让我惊奇的是四嫂没有跑出来拿衣服,反而呼喊我的名字,我一时反应不来,一直等到四嫂叫了第四声我才反意过来,问四嫂要干什麽。四嫂才以十分小声的声音说,她忘了拿换洗衣勿及浴巾,希望我能去帮她拿。我心中早因为可光明正大的翻四嫂的衣物而心跳2000。我能以平常口气问她衣物放哪(even I know where its),踏着平稳的脚步寻宝去。

  这是我第二次进入四嫂的房间,但因为第一次有时间限制,所以没有好好寻宝,这一次当然不放过。打开四嫂的宝箱我震呆了,因为四嫂的宝库中有无肩、有肩、蕾丝、透明、半透明、全罩、半罩的内衣裤,而且颜色种类之多,令我看得口乾舌燥、欲火焚烧,恨不得立刻找四嫂纾节一下。而且四嫂藏宝箱中还有一些只听过但没看过的情趣用品,而且看来是时常使用,因为有一点旧的感觉。这时我开始相信郑阿姨所说的,我有一位性饥渴的四嫂。

  为了亲身证明,我将我全身衣物脱的只剩内裤,并将我那 调好位置,只要我轻动一下就会抖出来。等一切就绪,我随手拿了一套黄色半罩内衣裤及浴巾就准备进行我的F计划。

  走到浴室门口我敲了门,但等了一会儿都没有人来回应,准备再敲门时,浴室的门才突然打开了一小缝,四嫂那光滑无洁的手臂也伸出来,而这就是我所等待的机会。就在我把衣裤递给四嫂时,我用肩膀在门上撞了一下,正如我所希望的,浴室的门在我一撞之下应声而开,而眼前的美景让我失神。

  虽然我已不是第一次看见四嫂的裸体,但以前因为角度关系我只能看到一部份,如今再经过四年(从小学到国三),我印象中四嫂的身材不但没有因为时间而走样,反而更加引人。那结实而修长的大腿,而那腿的尽头者是一片茂盛的黑森林,而且因四嫂刚洗澡完,乌林丛所隐藏的小洞完全暴露在我眼前。

  我眼光继续往上看,讶异的发现四嫂虽然已三十四,但她的小腹没有一点赘肉,当我眼光落在四嫂的胸部上时,我无法再移开。我从小就对大胸部有性趣,而四嫂拥有我所见过最好的胸部,大而不下垂、浑圆但不失坚挺,配上两粒珍珠般的乳头,看得我已威猛的 更硬得像一支木棒。

  我偷偷的瞄一下四嫂,高兴的发现,虽然四嫂满脸通红,但她的眼光一直盯着我的 ,我知道我已勾起了四嫂的性趣。我知道如果现在干四嫂,虽然四嫂刚开始会反抗,但最後胜利还是我。但我还是暂时忍下来,因为我要四嫂主动来找我,而不是我硬上她。

  心意决定後,我便将四嫂衣物交给她,并对四嫂说∶「赶快把衣服穿上,不要着凉,我也要再回去洗澡。」我说完头也不回的走上楼,留下一脸惊讶的四嫂(she told me some times latter that she thought I will fuck her at that time……and sheis waitting for it……)。
  我一边洗澡一边在猜想,四嫂会不会穿那套我帮她拿的那一套内衣裤,还是她会换一套?我希望的是前者,因为如四嫂就穿那一套我所拣的衣裤,代表我真的有一个开放的四嫂(In another word),我的F计划就不用费力。

  等我洗完冰水澡出来,四嫂已经在煮饭,奇怪的是在家很少穿裙子的四嫂,竟然穿了一套连身裙,我心中暗爽,并下定决心一定要一探究竟。

  晚上吃饭时,我故意将我的筷子拨下桌面(old thick works best),我便明正言顺的钻入桌下。一到桌下,我失望的发现四嫂的两腿交叉,我无法看到什麽,但刚好筷子就掉在四嫂椅子附近,我便叫四嫂移动一下让我好拿东西。就在四嫂移动那一煞那,我已看到我所希望看到的一件黄色的内裤。

               【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