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武侠古典  »  邪情花少1-236章
邪情花少1-236章

作者:邪性良民 字数:96.3万

一重生之日

李则天自己都没有想到,自己竟然穿越了,穿越到了二十年前的自己的身上, 那一世的自己,除了老爸是政府的高官,老妈是商界的女强人以外,自己却什么 也不是,不但如此,那一世的自己,还你在仗着自己老爸的官威,老妈的商威, 为所欲为,欺男霸女,无恶不作。

当然,老爸虽然是政府官员,但是官当得比他大的多了去了,老妈虽然是商 人,但是有钱的也比她多了去了,所以在那一世的李则天,在老爸的官途开始走 起了下坡路以后,很快的给人欺负了起来,他清楚的记得,自己的恶运,就是从 老爸从一个省会城市的市委副书记下放到一个地级市当市委书记开始的。

从那个时候开始,李则天感觉到恶运连连,老爸的失势,使得老妈的生意开 始走下坡路,而自己这个生来就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小少爷,却还不知道忏悔, 依然我行我素,从那一次自己向一个自己的意中人求婚被拒开始,自己就一直生 活在水深火热之中。

先是求婚被拒,然后就是一些以前父亲的政敌和老妈生意场上的对手对自己 的打压,但是自己却偏偏的不争气,还一味的胡闹,还保持着那种只要自己看得 上的女人就要上,不管用强不用强,还保持着那种每天醉生梦死,挥金如土的生 活,老爸老妈只有自己这一个儿子,直到有一天,老爸因为仕途不得意再加上自 己不争气,终于气得得了病不治身亡,老妈的生意一落千丈,自己才猛然醒悟, 但是一切都太迟了。

虽然后来自己痛改前非,一心向上,也混得人模人样的,但是那藏在心中的 痛却永远也抹灭不了的,老爸是给自己气死的,如果不是自己,老妈的生意应该 可以百尺竿头再进一步的,一家人是可以幸福的生活在一起的,但是这个世界上 没有后悔药吃的,一切都无法改变。

有时候李则天也幻想着,有一天自己如果能回到从前,自己一定要痛改前非, 要好好的做人,好好的讨父母的欢心,但是每每想到这些,李则天的嘴角总是会 露出一丝无奈的苦笑,时光如流水,自己又怎么可能再回到从前呢。

但是李天则没有想到,自己竟然真的就穿越了,穿越到了二十年前的自己的 身上,睁开眼睛看了看挂历,时间定格在一九九九年八月二十日,他永远记得这 个日子,这正是父亲调走后的第三天,也正是自己哀求着母亲让母亲带着自己向 自己看上的一个校花求婚的日子,也正是在这一天,校花无情的打击了自己,从 那开始,自己的恶梦就开始了。

躺在床上,李则天的脑海里如放电影一样的闪过了从那天以后自己一生的经 历,那些欺负过自己的人,你们没有想到吧,我李则天又回来了,李则天再也不 是那个只会寻花问柳,只知道用下半身思考问题的小太子了,自己已经有了二十 年的人生阅历,李则天已经不再是那个李则天了,你们如果再用老眼光来看李则 天,那么,你们终将付出惨重的代价,老爸,老妈,你们放心,上天既然给了我 第二次机会,我一定会让你们都过得幸福的,一定会的。

李则天也记得,自己那年,正好十五岁,也正好是自己初中刚刚毕业,要上 高中的时候,而正是因为想到自己马上要上高中了,而自己一直想要得到手却没 有得到手的同校校花李晚睛也马上要到国外去念书,所以才会哀求妈妈给自己提 亲,好将自己和李晚睛的关系定下来,这样,就不怕李晚睛会飞入别人的怀抱了。

想到李晚睛虽然只有十五岁,但是却已经发育得玲珑有至,尤其是那一对怒 峰,已经初具规模,碰上去柔软而弹性,想到李晚睛的小蛮腰一扭一扭之间的万 种风情,想到李晚睛的小雪殿浑圆挺翘的样子,李则天心中一热,身下的喀秋莎 也隐隐有了抬头的趋势。

苦笑了一下,伸手摸了摸自己的喀秋莎,李则天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兄弟, 先委屈一下吧,我知道你饿了,但是你放心,既然上天又给了我一次机会,我一 定会好好的利用的,你以后天天就等着吃肉吧,不管是以前我得到过的,还是没 有得到的,我都会让你一一品尝,我要让那些欺负我的人,品尝一下老婆给别人 抢走的滋味。」

一边喃喃自语,李则天的脸上一边露出了一丝邪笑,虽然自己在父亲去世以 后醒悟过来了,也痛改前非了,但是那种无女不欢的习惯却怎么也改不了,一直 想着让自己重活一次的另外一个重要的原因就是,在前一世,自己因为种种原因, 许多自己看上的女人,都没有品尝到,在那一世,在被人欺负的时候,他一直都 在想着:「你就欺负我吧,等那一天老子有了钱有了势,一定会将属于你的女人 给压在身下,让她在我身下快乐的歌唱的。」

看了看时间,已经是上午十点多钟了,李则天一个翻身爬了起来,洗了洗漱, 走出了自己的卧室,他知道,自己今天要去见李晚睛了,而且是妈妈带着的,也 就在今天,李晚睛在饭桌上,将自己骂得体无完肤,但是现在的李则天不是以前 的李则天了,事情还会如前一世那样的发展么。

想到李晚睛,李则天的脑海里突然出现了一张国色天香的俏脸,这张脸上有 一双水汪汪的圆圆的大眼睛,微薄而鲜红的嘴唇娇艳欲滴,高巧的鼻梁显示着她 的高贵和典雅,虽然有一丝淡淡的鱼尾纹在眼角,但是却让这个成熟的女人看起 来更加的风情万种,更虽的美艳得不可方物。

这个女人不是别人,正是李晚睛的妈妈柳思茹,想当年,自己在求婚不成之 际,暗暗的责怪起了要晚睛的母亲的教女无方,也就在那个晚上,自己拿着偷拍 到的柳思茹的照片,狠狠的发泄了一次,从那一次以后,每每看到柳思茹的照片, 李则天总是会升起一丝邪火,只觉得自己有一种想要发泄的冲动,他自己都记不 清楚,有时候自己骑在别的女人身上觉得有些力不从心的时候,只要一想起这个 风韵千万的女人,就一下子变得龙精虎猛了起来,直杀得身下的女人哭爹叫娘, 这一世,自己和自己梦中的女神再次有了交集,会不会发生些什么呢。

二拖地的风光

推开卧室的门走进了客厅,客厅里一个人影正在那里忙碌着,李则天定睛一 看,认得这是母亲在那天打扫着卫生呢,母亲是商场的女强人,同样也是一个贤 妻良母型的女人,也许是因为在家里,也许是因为知道自己的儿子一般不睡到吃 午饭的时间不会出卧室,所以张丽雅在家里穿得很随便,身上只穿了一身薄薄的 睡衣,而因为打扫卫生的原因,使得她本来就轻薄的睡衣,因为出汗的原因,有 些地方已经贴在了她的身上。

张丽雅虽然已经是快四十岁的人了,但是看上去却如同三十五六的人儿,虽 然生育过,但是那身材,却让一些青春少女都觉得眼热,纤细的腰身,高耸着的 怒峰,肥大而又不失弹性的肥殿,都在显示着,这个女人,全身上下都散发着一 股熟透了的香味,就等着有人来品尝呢。

李则天看到,因为张丽雅正在弯腰拖着地,睡衣已经贴在了她的肥殿之上, 在李则天的眼前形成了一道几乎完美的曲线,让人看起来眼前一亮,不但如此, 李则天还几乎可以清楚的看到,在睡衣上明显的勾勒出了两条细小的勒痕,不用 讲,那就是张丽雅的小内酷的形状了。

这虽然不是第一次看到自己的母亲的样子了,但是看到眼前这一幕时,李则 天还是情不自禁的暗暗咽了一口口水,喀秋莎似乎也受不了这种刺激,再一次的 抬起了头,为了怕母亲看出自己的窘态,李则天连忙坐了下来,听到身后的响动, 张丽雅转过了身来,当她看到是自己的儿子以后,俏脸之上露出了一丝微笑。

张丽雅知道,自己的儿子虽然现在才刚刚初中毕业,但是在这个大院里面, 却是远近闻名的人物了,当然,李则天的远近闻名,不是因为他听话学习好,而 是他的大胆和沾花惹草,自己这个做母亲的,也不知为他做了多少善后的事情了, 而也正是因为这些,自己和老公一直都处在冷战之中。

但是李则天是自己的儿子,自己是李则天的母亲,张丽雅并没有认为自己的 儿子本质是坏的,只是觉得自己教导不力,也许有一天,自己的儿子会翻然醒悟, 到那个时候,自己就是这个世界上最幸福的母亲了。

而今天也让张丽雅感觉到了一丝意外,自己的儿子不是每天都要睡到吃午饭 才起床么,今天是怎么了,这么早就起床了么,想到这些,张丽雅走到了李则天 的身边:「小天,今天怎么起得这么早呀,是不是心急了,放心,妈妈不管怎么 样,都会尽力的,看能不能将你们的事定下来。」

张丽雅虽然知道自己的儿子才十五岁,这个时候去和李晚睛谈婚事,有些太 怪异了,但是想到自己儿子渴望的眼社,想到自己和李家在生意上还有些交集, 自己以前在生意上也帮过李晚睛的父亲的忙,所以才会约了李家人出来见面,想 在李晚睛出国之前将这件事情定下来,可怜天下父母心,张丽雅只是想着如果将 这件事情定了下来以后,李则天则有了一定的约束,以后说不定会好好学习也不 一定呢。

李则天听到张丽雅这样一说,心中不由的苦笑了一下,母亲的心事自己又怎 么可能不知道呢,但是做为一个重生的人,自己实则是已经知道了这件事情的结 果,今天中午的宴会,不但自己下一来台,而且自己的母亲张丽雅也很受打击的, 怎么办,是不是取消了这次宴会呢。

想到这里,李则天轻轻的摇了摇头,怎么取消,事情已经到了这一步了,自 己怎么可能改变态度,如果母亲问自己原因,自己怎么说,难道自己解释说自己 是重生的,已经知道了事情的结果了,不是自己不相信母亲,但这也太惊世骇俗 了吧,吓着了母亲那应该怎么办。

抬起头来,看了看母亲,看到母亲正一脸慈爱的看着自己,李则天心中突然 间生出了一丝内疚感,自己的母亲一直都在给自己家的温暖,都在尽量的满足着 自己的合理的不合理的要求,而那一世的自己,却根本没有顾忌到母亲的感受, 每一次都让母亲失望,这一世的自己,绝不可能再充许这种事情发生了。

想到这些,李则天突然站了起来,轻轻的搂住了正转身欲继续拖地的张丽雅, 双手自然而然的搂到了张丽雅的水蛇腰上,头也轻轻的靠着自己的母亲的香肩: 「妈,你辛苦了,不行我来吧,以后我一定会听你的话,一定会好好的学习,好 好的做人,不会再让你失望的。」

这么体贴的话从李则天的嘴里说出来,张丽雅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身 体也微微颤抖了一下,一只手也轻轻的抓着李则天的手:「小天,有你这句话妈 心里就满足了,拖地是女人的事,你就休息了下吧,等我拖完地收拾一下,我们 就可以出去了。」

在张丽雅的心目之中,李则天一向都是不听话,让自己操死了心的儿子,今 天之所以会这样子说,无非就是要自己等会儿在宴席上多说几句好话,多几分胜 算罢了,他这样子说,是有用心的,而不是真正的转了性的。

李则天知道母亲心中的想法,又感觉到母亲在说完了那话以后,微微挣扎了 一下,想要挣脱自己去拖地,李则天的手又紧了一下:「妈,我知道你对我失望 了,但是请你相信我,我今天所说的话都是真的,是真心的,以后我一定听你的 话,好好的做人,好好的学习的。」

这个时候的李则天感觉到,一股淡淡的成熟的体香混合着一丝淡淡的汗水的 气息再加上一丝肉香冲入到了自己的鼻子里面,那种味道,是自己在别的女人身 上从来都没有体会过的,那种味道,有一种说不上来的刺激,虽然李则天知道眼 前的女人是自己的母亲,自己是人家的儿子,但是十五岁的身体却是敏感而热情 的,本来已经垂了下来的喀秋莎,竟然又一次的抬起了头来。

三儿子的邪恶

张丽雅正欲挣脱李则天去干自己的事情,却突然间感觉到自己的睡衣之下的 玉殿之上顶上了一根铁棍,心头也是禁不住的微微一颤,她这一颤抖,倒不是因 为生理的作用,而是因为她突然间感觉到李则天已经是个小大人了,想到自己的 儿子马上就要长大成人了,张丽雅的心中有一种说不出来的骄傲,但是想到自己 儿子的不争气,张丽雅却又忍不住的在心中暗暗的叹息了一声。

李则天没有想到,自己的喀秋莎竟然会在这个时候硬了起来,他能清楚的感 觉得到,虽然隔着衣服,但是自己却还是感觉到了从张丽雅的玉殿之上传来的那 种温热而又弹性的感觉,再加上从张丽雅的身上散发出来的那种成熟女人身体里 特有的肉香和一丝淡淡的汗水的气息不停的刺激着李则天,使得李则天的喀秋莎 竟然越来越兴奋了,他已经可以感觉得到,自己的喀秋莎在母亲的玉殿之上已经 顶出了一个小坑。

李则天暗暗的骂了自己一句,连忙的松开手来,放开了张丽雅,张丽雅回过 头来,睁大了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看着李则天,李则天给张丽雅看得都有些不好 意思了起来,脸渐渐的红了起来,而头也低了下来,几乎不敢和自己母亲的目光 对视。

看到李则天的窘态,一丝笑意在张丽雅的一张弹指可破的俏脸之上渐渐的变 得明显了起来,咬着嘴唇,看着自己的儿子,张丽雅突然道:「臭小子,怎么了, 不好意思了么,我知道,你这是正常的生理反应,没什么不好意思的,再说了, 从小我给你洗澡的时候,你那东西我还摸得少了么。」

说到这里,张丽雅突然间伸出手来,在李则天的裆部掏了一下,然后格格的 轻笑了起来,张丽雅这一举动,倒并没有什么情色的成分在里面,只是觉得自己 的儿子长大了,是个男人了,自己也许很快就要做奶奶了,兴奋之下,母子天性 而做出来的举动罢了。

李则天没有想到母亲竟然会做出如此的举动来,身体微微一缩,抬起头来, 有些委屈的看着母亲的一张娇艳如花的俏脸:「妈。」张丽雅白了李则天一眼: 「怎么的,感觉到委屈了么,你是妈妈带到这个世界上来的,是妈妈最亲密的人, 永远也是属于妈妈的,妈妈摸你一下,只是觉得自己的儿子长大了,你还不好意 思了么。」

说到这里,张丽雅的声音变得轻柔了起来,目光之中也充满了慈爱,看到母 亲的样子,李则天轻轻的点了点头:「妈,你说得对呢,我什么都是你的,什么 都是属于你的,不行的话,我给你看看吧,你都好几年没有见到儿子的那东西了 吧,你想不想知道,儿子不但人长大了,而且那东西也长大了。」

一边说着,李则天一边做势欲脱掉自己的裤子,如果说刚刚张丽雅的举动和 话没有任何的情色的成分在里面的话,李则天刚刚的话,则带着一丝挑逗的意味 了,这倒并不是说李则天是存心的,只是李则天阅女无数,整天和一些女子在一 起,也养成了一些邪性,虽然明明知道张丽雅是自己的母亲,但是同样的,张丽 雅也是一个国色天香的女人,更是一个充满了诱惑力的女人,尤其是身上那种自 然而然散发出来的成熟的韵味,正是对李则天这个年龄段的男人们最有杀伤力的 武器,所以在看到张丽雅在明明感觉到了自己的喀和莎顶到了她的玉殿之上却并 没有责怪自己的意思以后,李则天自然而然的说出了那样的话来。

张丽雅没有想到李则天竟然说出了这样的话来,不由的也是呆了一呆,做为 一个商场女强人,又如何听不出来李则天的话里的意思呢,不知怎么的,听到李 则天这样一说以后,张丽雅情不自禁的回想起了自己刚刚摸了一下李则天的喀秋 莎以后那种坚硬火热的味道来了,想到这些,张丽雅的俏脸微微一红,但是又不 想自己在儿子面前失态,所以连忙转过了身来,做样子又拖起了地来了。

李则天也没有想到自己竟然会在自己的母亲面前说出那种带着一丝挑逗意味 的话来,话出口以后,也不由的有些紧张了起来,但是看到母亲听到了自己的话 以后,只是转过身去拖起了地来,并没有责怪自己,李则天的胆子又大了起来, 一双眼睛,也再一次的盯着张丽雅的玉殿看了起来。

李则天看到,因为张丽雅弯下了腰去的缘故,薄薄的睡衣,再一次紧紧的贴 在了她的丰满而结实的玉殿之上,使得那个浑圆而挺翘的轮廓,在自己的面前尽 情的显现了出来,那样子,就如同一个熟透了的苹果一样的,似乎咬上一口,就 能流出鲜美的汁液来。

有心想要再去试一试自己的喀秋莎顶到张丽雅的玉殿之上以后张丽雅会是怎 么样的一种反应,但是想到这是自己的母亲,李则天将心中渐渐涌起的邪火给压 了下去,而是坐了下来,倒了一杯凉水,在那里欣赏着母亲的曼妙身材在自己的 面前晃来晃去给自己带来的视觉冲击。

张丽雅拖完了地,看了看时间差不多了,就进卧室去了,自己拖了一上午的 地,一身的汗,沾沾的有些难受,自己要好好的冲洗一下,再换身衣服,一会儿 自己的秘书就会来接自己了,李则天目送着张丽雅进了卧室,因为是自己的儿子 在家里,所以张丽雅也没有关卧室的门,而是拿了一套换洗的衣裤,进了卧室内 的浴室。

这样一来,坐在客厅里的李则天就可以清楚的听得到浴室里面传来的哗哗的 水声了,张丽雅在洗澡呢,她现在应该是一丝不挂了吧,妈妈的皮质保养得那么 好,那光着身子的她的肌肤一定是光滑如绸的吧,妈妈的身材那么好,脱得光光 的她的体态一定十分的撩人吧,她的退是那么的结实均称,现在一定充满了杀伤 力吧,想到光滑如绸的肌肤上挂满了水珠时的诱人场景,李则天不由的暗暗的咽 了一口口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