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武侠古典  »  大宅院一
大宅院一
作者:writer 字数:13437

*********************************** PS:咱没写过古代小说,这衣着用语啥的如果觉得有违和,将就点吧,嘿 嘿……随笔之作,不知道会写多长,所以请别问我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也请别挑 BUG,这是随笔作。

嗯,有情节有H型。是了,这第一章是没H的,先说一下。总体来说,本文 就是《回到明朝当王爷》与《金瓶梅》等什么的的合体版吧。当然,我不是指同 人。嗯……这么一说的话,角色方面,我目前打算以后出一个回明里的高文心, 然后其他的……估计不会出现。

简介:七品炼药师藤翎来到了一个古代社会里,套著明朝大框架却又有所不 同。然后呢,《回明》+《金瓶梅》的藤大少爷的性福生活就是了。 ***********************************

(一)斗宗药师初临大明,萧家心喜欲嫁爱女

在那阴曹地府当中,黑色似乎是天空永恒的主题。密不透光如同宇宙一般黑 暗,深沉比之黑洞要更甚。同样是黑色的地砖铺遍了数以万计的平方,暗红色的 光芒彷佛从更深的地下散发而出。

“我投诉!我投诉!”当一只只孤魂野鬼正排着队往奈何桥上通过的时候, 一声高亢的喊叫声却从地府的大门口那里传了过来。与此同时,在那牛头马面一 脸黑线的注视下,一名身着青色长袍的男子笑眯眯地飞向了奈何桥的方向。

“来了,这就来了啊!”孟婆看着那熟悉的身影,感慨地赞叹了起来。手中 的那碗汤没个准头地递给自己前面的一只小鬼去,直接把整个碗都塞进了他的嘴 里。

那是一名年轻俊朗的男子,看外表最多也就二十五、六岁的样子,作古时打 扮的他除了一身朴素的青袍外再无它物,如墨般的长发在地府的黑暗中更是显得 无比深沉,一步踏出便是十余丈的距离。

这位青年笑眯眯地来到了桥边的牛头马面之前:“二位好久不见啊,我的第 二次转生准备好了吗?”

说来也就是那么一回事,青年本是不该死的,但是,阳寿未尽的他却是出于 善心地救下了一名就要被汽车撞死的老太太,这才结束了那本应继续辉煌几十年 的一条小命。

本来吧,就算是救个老太太也没什么,但问题在于,这位老太太偏巧是地藏 王菩萨的一名至交好友的转世,这样一来,在地藏王菩萨大手一挥之下,补偿金 这就到了。

九次机会,九次转生。如果说每一次人生的死亡都是意外而死,那么青年就 会拥有下一次转生的机会,而且还可以主动地选择世界与基本的设定。

第一次转生,青年来到了一个全民修炼斗气的世界。成就了一个所谓斗宗级 强者的他还是一名同等级的炼药师,其风光可谓是相当的不一般。

但不管他究竟是斗宗还是斗粕,亦或者是什么豆子,死了就是死了,在渡过 了百余年的潇洒生活后,被自己炼丹时的异常剧烈的爆炸给要了小命。

事实上,那可真是一场剧烈的爆炸。在一个叫做蛋挞也不、丹塔也不的什么 玩意的地方举行炼药师的大会,青年本想炼制一个超等级的特殊丹药来着,结果 呢,一个不小心导致了连锁反应,他释放出的火焰把周围人的火焰都给揽到了自 己的身边,甚至还包括了一种叫做异火的劳什子玩意。

结果,在一场毁灭了整个比赛场地与数百条人命的大爆炸中,青年因意外而 回到了地府当中。当阎王老爷守着他那笨重的柜台瞪着牛眼看到青年归来时,他 的心里简直是乱作了一团麻子。

本来很省事的一件事,但是青年却是在转生的时候许了一堆的愿望,而这偏 偏是那不负责任的菩萨给出的福利之一,无法拒绝。幸亏那从天庭批准下来的电 脑威力十分强大,这才以因果律的技术把所有的条件都给凑齐了。什么出身于大 陆顶级世家、根骨奇葩都算小的,那全属性的炼药师属性和直接赠与的数以万计 的配方才是最坑爹的。

这一次,看到青年笑眯眯地站在自己面前,阎王老爷不由得打了个哆嗦。但 毕竟该干的活还是要干的啊,谁让这小子救了地藏王菩萨的好朋友呢!

“咳咳,欢迎回来,那么你打算再到一个什么世界当中去?”看着青年那笑 眯眯的样子,阎王老爷不由得暗自琢磨,这小子又会许下些什么乌七八糟的愿望 呢?

“这个嘛……你看啊老爷,我的第一次转世虽然有着无比强悍的力量,而且 还有七品炼药师的称号,但是有一点却是十分悲催啊!”青年作出一副十分倒楣 催的模样,哼哼唧唧地抱怨着:“女人缘啊,我在那个世界修炼了整三十年的时 间达到了斗宗的级别,而且还是七品炼药师,但是呢,找女人居然还得去那些风 月场所当中才行。而且更加令人恶心的是,我十次去那里,九次都会遇到有人找 茬,基本上就没有过夜过的时候!”

青年一把鼻涕一把泪地说道:“老爷您行行好,给我一个太平的社会去居住 吧!用不着什么高手遍地走,就一个普普通通的古代社会就可以。既没有面临对 外战争……其实面临也可以,只要把我这一身本领保留下来就可以了。嗯……所 有人都是普通人,可以有武林世家什么的,但绝对不要说斗宗斗尊遍地走,斗皇 斗王不如狗啊!”

青年本以为自己那直接穿越过来时就已有着斗宗级别的战斗力的身体与七品 炼药师的实力,在大路上绝对是横着走的。事实上,在最一开始的那个边陲小国 里,闭关锁门地一口气依靠转世福利修炼到这一程度的他的确是这么想的。

但自从去了那个叫做中洲也不中什么的中央地区后,青年就再也没过过多少 好日子了。虽然倒也不是说真的不怎么地,但当这位在边陲小国里呼风唤雨的主 一下子见到了数以百千计的斗皇和斗宗时,却是差点萎了。

“那种全民皆武,成天除了修炼还是修炼的世界,我算是过够了。阎王老爷 你给我架空一个纯粹的古代社会好了,繁荣昌盛且版图辽阔。最关键的是,一定 要都是普通人啊,最多就是一些武林人士而已。”

青年在哭天抹泪地抱怨了一番之后,紧接着又换上一副笑眯眯的模样,献媚 无比地对那正若有所思的阎王老爷说道:“然后再保留我的力量,您看成不?”

阎王老爷作为阎王老爷,自然有本事将青年的每一句话都像刻在心里似的记 住。保留他那身斗宗级的实力与七品炼药师的本领并不难,不过架空一个繁荣昌 盛的古代社会这种事,可又是一个大消耗啊!算了,反正掏钱的是地藏王菩萨, 咱只管执行就是了。

“咳咳……行是行,不过如果要保留你的实力的话,这具身体得缩水几年的 外表才可以。既然你要进入一个普通的世界的话,位面壁垒的承受能力可是有限 的。作为转生而去的你得在身体上做出一些改造才行,你的年纪……”

阎王老爷上下打量了这位约莫二十四、五岁外表的青年一圈,摸着下巴上的 大胡子说道:“回归到十七岁的模样吧!你不是说纯粹的古代世界么?早早独立 那是非常正常的,十七岁在古代不算多小了,可不会像你最一开始那样还在那劳 什子高中里呆着。”

青年显然不是什么好鸟,或者说是省油的灯。虽然在外貌上很是英俊潇洒, 而且天生就有着一股白衣青年挥洒长袖的飘逸美感,但是那眼睛在毫不掩饰地滴 溜溜一转的时候,就算是三岁小儿也会看出,这货不去当纨绔子弟太可惜了。

“极端的男权社会吧,就是古代那种女子如衣服的样子。虽然说古代基本上 都这样,但唐朝什么的却还是宽松了一点。嘿嘿,那可就真是享受了呢!”

阎王老爷这就立马掏出那一台标志着CPU为I227的一体机来,“啪啪 啪”地开始在上面打起了字。身边,牛头马面则是饶有兴致地观看着。

“喂,小子,男权过高的话,有很多女子是难以改嫁的哦!那你岂不是就没 办法欺男霸女了?西门庆把人害了再娶老婆那种事,你可就没法子干了哦!”不 得不说,阎王爷似乎也不是个好东西,竟给他出谋划策了起来。

“也是哦,那就稍微变通一下呗!来来,咱们慢慢来~~”

一串串将会决定一个世界观的字符不断出现在大屏幕上,60寸的显示器已 经不是第一次翻页了,不过都起了兴致的青年和阎王爷却是依旧打个不停。

这一番打字着实花费了不少时间,一个社会的设定可不是随随便便就能完成 的。等到最后阎王老爷把该输入的都给搞定了之后,他那双大手都感到有些发酸 了。

“好了好了,牛头马面,带咱们的麻烦主去投胎吧!真是的,累坏我了!” 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水,看着那轮回之门的洞开,阎王爷嘴上不停地抱怨着。

************

天空中是那散发著柔和日光的太阳,一朵朵洁白的云彩漂浮在蓝天之上。郊 外森林当中,一只只不知名的鸟儿正在树梢间欢快地鸣叫着,到处都是蝉鸣的声 音。郁郁葱葱的常绿林足有数丈高度,树干与枝叶加上地面上那柔软的森林土, 普通人相当容易陷入到其中。

虽不甚整齐,但的确只有在那人为打通的一条石路上才足以让行人们轻松地 通过。阳光柔和地照耀在那凹凸不平的路面上,遥遥的,一辆马车和那尾随的一 辆辆运货马车由远至近地向着它的目标驶去。

那是一辆颇为高档的马车,黑色的木头虽然并非达到了红木那一等级,但在 农商皆重的社会环境之下,身为地方豪绅的萧老爷可谓是万千人眼红的存在。身 着一袭乳白色的长袍,虽已年近四十却鲜有皱纹浮现于面庞之上,红润的脸色代 表着合理的调养,坐在马车之内的紫色毛垫之上,虽有些颠簸,但萧老爷却依旧 在稳当地品着茶水。

“德隆,快到杭州了没?”并未直接掀开帘子,只是轻轻吐出口音而已,但 那浑厚的声音却是清晰地传向了那正坐在马屁股后面的车夫耳旁。

“回老爷,咱再能有八十里地就好要到家了。小姐可是想煞了您呢,这几日 下来可没少用飞鸽传书。”

年纪与萧老爷相仿的德隆穿着一身朴素的庸人服饰,白净的脸上虽然有着岁 月的沧桑,却也比那寻常农民要好上不知多少倍。早就已经当了足足十年之久的 车夫,德隆自然早就和萧老爷有着不菲的主仆之情,是以能够轻松地和自己的主 子聊聊天。这要是换了那个昨日才刚被买回来的仆人的话,怕是就算不会被训上 一顿也难说。

“诚然,这一次买卖足足做了三个月的时间,从宁波那里赶回来着实花费了 不菲的工夫。呵呵,谁让咱大明的领土如此广袤呢,这两地之间的距离便是那足 足一千里地啊!”微笑着捻了捻自己的山羊胡子,萧老爷并未再多说些什么,而 是继续抿起了茶水来。

然而,只听得外界“嗖”的一声响起,还未等萧老爷把这一口茶水和入到肚 子里去,一根精致的箭矢便射穿了那黑色木材造成的马车。生铁做成的箭矢几乎 是擦着萧老爷的后脑勺射到了对面的墙壁上,那苇杆还在剧烈地晃悠着。

“不好,有贼人!”提起内力,一道悠扬的声音向着自己商队而去。萧老爷 自不是什么养尊处优的主,随手便抽出那放在马车之内的长剑,还未等德隆喊些 什么,便当先一步从门帘当中冲了出来。

一声声马匹嘶鸣的声音从管道两侧的密林当中响起,一批批长有红色毛发的 健硕马匹载着十余名黑衣男子从中冲了出来。手中的弯刀随着一声声吆喝而接连 从他们的腰间抽了出来,那明晃晃的刀片上闪耀着渗人的光泽。

“哼,是宁波苏家的人吧?做完生意之后在我等快要归来之时才开始伏击, 这份算计倒是不错。”

虽然在那自己的马夫们也跟着抽出弯刀的同时朗盛一笑,但是萧老爷的面色 上却是严肃得紧。功夫不弱,这是他给此次行凶的这十余名杀手们的评价。当这 些黑衣男子同自己的马夫们对拼上的时候,那挥舞起来的弯刀即便是碗口粗细的 一棵树都能一切两半。

“德隆,可得守好了这批货物啊,损失可不是咱们能够承受得起的!”

手中长剑挽着漂亮而凌厉的剑花,和自己的马夫并肩而立的萧老爷招招下着 死手。但即便如此,当三名马夫被砍倒在地的时候,这前来刺杀的十余名黑衣人 却是仅有一人负轻伤罢了。

“啊!”一声低吼从萧老爷的口中喊出,那一名矫健的黑衣男子在躲过了自 己的一剑之后,照着他的臂膀就是一刀砍下。虽然萧老爷已经把体内那为数不多 的内力尽量地运行了起来,但只是草草练过铁布衫的他依旧是被砍出了好一条豁 口来。

“小子找死!”看到自己一方的马夫们均是岌岌可危,怒极了的萧老爷当下 便是一剑刺入了那黑衣男子的胸膛之内。货物,一但货物遭受了什么损失的话, 自己可就完了。

但这黑衣杀手们的数量虽比不上自己马夫们要多,但功夫上却显然是相当精 锐。萧老爷也不知那宁波苏家到底花了多少价钱弄来了这些个杀手,但就这几下 子交手下来,自己的人已经迅速地陷入到了颓势当中。

“向内龟缩,所有人背靠马车做好防御!”手中长剑在德隆于一旁配合著的 同时,连同另一名马夫一起对付一名黑衣人。但即便是如此,三人联手也只能是 保证进退有序罢了。

又是两名马夫被黑衣男子砍倒在地,一扫那身上喷出的血柱,萧老爷便顿时 明了战局之危。若是就此下去而无援兵前来的话,自己这剩下的二十来人的死亡 不过就是时间的问题。

“噌!”就在又是两名身手不错的马夫以同归于尽的代价砍倒了两名黑衣男 子之时,只听得一道铿锵有力的声音忽的响起,一道白芒如剑一般地刺穿了足足 三名黑衣人的躯体。

“骗人的吧?”难以置信,当真是难以置信。当剩余的七名黑衣人因为被惊 吓住而动作停了下来的同时,萧老爷和手下的马夫们也是没想着去砍上几刀。

“那是……传说中的剑芒?”深知自己有几斤几两的萧老爷惊呆了,望着那 从树林当中缓步走出的白衣青年,他喃喃自语道。

************

藤翎简直是要郁闷死了。自己的身体被恢复到十七岁的外貌,这倒没什么, 毕竟作为一个帅哥的自己,年轻点也有着年轻点的魅力。

体内斗宗级别的力量和那作为七品炼药师的记忆,以及上万张各种各样丹药 配方的记忆,甚至是那装着大批的药材与药鼎,乃至于其它种种事物的戒指也都 在,这都没什么。但是,这才刚刚重生,刚刚在森林里走上两步,就遇到山贼拦 路抢劫商人算是什么情况?这是要有多么的狗血?

而且,明明是一个商贾车队,居然人人都有着武夫一般的身手算是怎么个情 况?由于对阎王老爷做出的那些改变并不完全清楚,藤翎简直怀疑,自己该不会 是遇到了传说中的富威镖局吧?

甩手就是一剑的藤翎索性做一把好人的了,反正自己也要熟悉这个世界,就 找那个商人做导游好了。虽然说对于阎王老爷硬生生把明朝的地图面积用比例尺 的方法给扩大了数倍不止的手法不以为然,更对那些细节的修改毫不在乎,但既 然自己来到了这个全新的世界,还是藉他人之口问上一问比较好。

“哼,没想到本宗刚刚出山,居然便遇到了这样一番事来。也罢,这就拿你 们这些个宵小祭我的长剑好了。”

身份认证是一个复杂的东西,好在设定的时候搞了那么一出,就是这世界有 着贼多的隐士强者所在。虽然在本领上绝对不可能达到斗宗的级别,甚至是斗灵 都未必能够达到,但却也可以给萧翎这个黑户一点遮掩了。

只待又是一剑挥出,压根就不打算,也不屑于在一些“武林人士”面前隐藏 实力的斗宗藤翎便是将那剩下的七名“山贼”轻松搞定。

而另一面,对于完全不知藤翎是异世界来客的萧老爷而言,看到面前的这位 未及弱冠的青年竟能如此轻易地施展出传说中的剑芒,心中顿时便大乱了起来。

“感谢少侠的救命之恩,不知阁下姓名为何?在下萧易生,是杭州府的一名 商人。”带着憧憬而感激的心情,看着面前这位英俊青年微笑的样子,萧老爷倒 也不太害怕这位超级武林高手。但自然,谨慎也是要有的。

萧医生?藤翎首先想到的便是,这货的名字是不是有些玩笑的感觉?

“小生藤翎,孤儿一个,有幸被一名隐士高人收做徒弟。才刚刚被自己的师 父给放出来,正打算去杭州……府那里玩一玩,结果却未想到遇到了如此一出事 儿来。不知您身体可好,可有负伤?”

身为“逗宗”的藤翎自然是一瞥眼睛就注意到了萧老爷胳膊上的伤势,便随 意地从口袋里掏出了一枚黑溜溜的药丸来,手也不动,斗气一吐,那药丸便直接 向着人家飞了过去。

看到这一幕,虽然连江湖三流侠客也未必算得上,但也算是练过不弱功夫的 萧老爷顿时便是一惊。下意识地接过了藤翎递过来药丸,只觉得一股清香扑面而 来,自己的身子骨便是那么一颤。

“这是……这药丸怕是不下千金之重啊!萧某实在是不敢收下如此大礼,还 请藤少侠将它收回,萧某自有些疗伤药物。”

虽然这套著明朝大框架的世界,在细节上是被阎王老爷设定出来的,但这高 度的忠义感和气节却在对于“穿越者”而言是相当有利用价值的。推辞了几番之 后,眼见这萧老爷直接就取出了他自己的疗伤药来,藤翎倒也没有生气,便也就 把“价值千金”的药丸收了回来。

这戒指可是能把他第一次转生之前,现世里的整个上海市给装进去呢!把第 一世转生的大陆好一阵搜刮的藤翎那可当真是没少炼药,像这种连一品都未必能 赶得上、却对普通人完全足够的疗伤药,那可真是成千上万吨的不值钱啊!

‘或许自己可以当一个兵马大元帅,然后靠着那九十多万颗这种存货征服世 界?或者是谋反?或者是……呀呀,真有意思。’

那些个会武艺的马车夫一共二十四人,一下子被“山贼”杀掉了七人之多, 也算是不小的损失了。在命人将尸体搬上一辆车子并盖上麻布之后,萧老爷深深 地叹了一口气。

“已经算是不幸中的大幸了,这批杀手是宁波苏家派来杀人越货的。毕竟这 一笔买卖的价值实在是高,而我要的价钱却有相当的低……哼,但既然是出这种 手段,那今日的损失必然会在明日算到他们的头上去!”

安抚了幸存的马夫们一番,萧老爷在稍微发泄了一番后,便又恭敬地邀请藤 翎上车。被萧老爷恭敬地请上了车来,貌似是一名超级武林高手,实际上更是一 位“逗宗”兼七品炼药师的藤翎,老神自在地坐在了萧老爷的对面来。

“感谢少侠救命之恩,萧某若无阁下相助,虽然也能够杀死那一两名贼子, 但却也绝对免不了一死。这些个马夫虽然也都是练过些功夫的人,但是却完全没 有那些被雇来的杀手厉害。今日虽有七人死去,但已经算是不幸中之大幸了!”

恭敬地给藤翎递上了一杯茶水,萧老爷丝毫不敢在这位年纪轻轻便荣登超级 高手的青年面前摆架子。看着藤翎很自然地接过他递上来的茶水,瞭知剑芒意味 着什么的萧老爷看着藤翎年轻英俊的面庞,肚子里开始打起了盘算。

“不知藤少侠今后有何打算?是来到杭州府逛上一圈住上一住,还是游历整 个大明?”盘算了一下藤翎的年纪,估计他应该是自小跟着那所谓的隐士高手练 武而没怎么来过外头,所以便如此说道。

“嗯……先在杭州府呆上一呆好了,去那客栈找个房间先住下,接下来的事 情接下来再说。”

早就在上一世的那“豆粕”大陆上逛了许久,藤翎自然不至于对于一个“纯 粹的古代社会”过于感冒。抱着放松心情和当种马而来到这一世的他这会儿想着 呢,等到玩够了以后,是不是要来个走火入魔作为意外,然后再转世呢?

听到这位年轻少侠似乎并未有一个明确的目标,萧老爷的心思顿时便扩张性 地活络了起来。一个能够轻易施展出剑芒、两招杀死十多名精锐刺客的强者,而 且还是如此的年轻,谁要是不想打他主意那可真是蠢到家了!

“对了,你那伤口给我瞧一瞧吧,我可以轻松地给你治好。”有心在萧老爷 面前卖弄,藤翎也不待萧老爷说些什么便是抓起了他的胳膊。虽然在上车之前便 已经做过了简单的包扎,但那伤口又岂是一时半会儿能够恢复的?

却见逗宗哥哥手掌一挥,一道白色的光芒顿时笼罩在了萧老爷的胳膊之上。 “啊!这……这是……这究竟是……”已经不仅仅只是震惊的问题了,当萧老爷 感觉到自己伤口处那麻痒的滋味,看到那刀痕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痊愈时,他的眼 睛已经完全瞪了出来。

“略施小计而已,不过疗下伤口却是完全足够了。”

虽然藤翎笑得十分淡然,但此刻的他在萧老爷的眼中已经完全不是一个简单 的绝世武林高手所能比拟的了,这近乎于仙法般的力量让他的心中充满了无比憧 憬的心情。眼见藤翎并未打算吐露这本领的来历,久经世故的萧老爷倒也没有不 知趣地去问。

“既然藤少侠暂时居无定所,也无甚计划,那么来我萧某这里小住一段时日 如何?在下好歹也算是杭州府数一数二的大富商,绝对不会亏待恩人的。最起码 尽一下地主之谊也是好的。”

虽然心中有着一定的利用情绪,但是毕竟对方救了自己性命在先。作为一名 重情重义讲究气节的“明朝古代人”,自然而然“着了”藤翎和阎王道儿的萧老 爷诚心诚意地邀请着自己的救命恩人。

藤翎干什么来了?就是玩来了。所以,他根本没有多少实质性理由来拒绝萧 老爷的邀请。作为一名逗宗而有着不知多久性命的炼药师,在这样一个“普通” 的世界里,“年方十七”的自己可以任意地做自己想做的事情,而不需要考虑几 乎所有后果。

“啊,那可真是要辛苦萧老爷了,在下的造访不会对您的家人造成什么影响 吗?”客套自然也是要客套的,萧翎忙做出一副礼貌而略带惶恐的样子来。

“无妨,无妨,以藤少侠的本领而言,无论将来是考取武状元、报效朝廷还 是游历江湖,都必然会有一番大作为。这等英雄若是能到我这小小商人的家中一 住,那可几乎是光宗耀祖一般的事迹啊,您就不必过于谦虚了。反正既然少侠打 算在杭州府停留那么一段时日,起码来说,总得有个地方入住不是?”

如此这番你来我往地几个回合,藤翎便受萧老爷的邀请去他家里一住。虽然 各人均有着自己的想法,但却也的确是一副和和乐乐的样子。

话说这杭州府却是和普通的古代杭州有着些许不同,阎王老爷可不仅仅只是 把地图的比例尺额外拉大了而已,这细节处的区别才是其魅力所在。随着路途的 一路行进,遥见那杭州城高耸而足有十余丈高的城墙,上头那一名名身着铠甲守 卫在墙头的精锐士兵,虽早已见多识广,但藤翎也是不由得暗自赞叹。毕竟那豆 粕大陆可没有杭州苏州这些个玩意,家乡情虽已耽搁许久但却也涌了上来。

一路上的确是一副繁华景像,不管那北边、西边、东边、南边是否有狼骑虎 豹存在,这杭州城内的确是一副太平盛世的样子。足足比得上现代杭州的杭州城 完全用高达十数丈的城墙包裹在内,上百万的人口居住在这里。马车走在那平整 石板铺成的路面上,将自己神念散发出去的藤翎轻松地掌握了周围的情况。

一声声叫卖的声音在街边的地摊上此起彼伏地响起,中央大道显然不是用来 居住的,两侧的房屋均是那一个个店铺与酒楼。街上的行人虽不至于密密麻麻地 沾满了地,但也绝对可以做到络绎不绝。虽然贫富差距比较明显,但即便是穿着 粗布衫的家奴也依旧有着一副良好的精神面貌。

虽然说马夫们足足死掉了七名之多,但总体的精神面貌却依旧是不错。当以 萧老爷的马车为首的车队行进在这街道当中时,周围的百姓们无不礼貌地迅速避 让开来,且人人面上均是那羡慕与憧憬的表情。由于特意地不是一个重农抑商的 社会,所以作为杭州城顶级富商的萧老爷自然是广受尊敬。

“不知萧老爷家中几口人?”

两人一路上都是在聊着一些在大路上的趣闻,这版图被比例尺地扩大了许多 的大明朝实在不菲,单是在面积上便足足有整片欧亚大陆之巨。虽然与此相对应 的,其它国家的面积也都有所增加,但对于一个当时世界上最强大的国家而言, 这份财富的比值可就当真是了不得了。

“说来惭愧,虽然萧某身为杭州城里的巨富商贾之一,但是却只娶了一房正 妻而已,且她不幸于三年前过世,暂且尚未另娶。膝下一女名曰若曦,今年刚满 一十五岁,正是如花似玉的年纪。虽然说人丁是单薄了一些,但好在练武之人寿 命也算是长些,倒也不急于这一时。”

听到萧老爷说到自己有一个十五岁的女儿,作为一名色狼的藤翎顿时心中一 动。这萧易生年约四十且颇为英俊,作为一名富商的他想必也会娶一名好看的女 子,那么他们女儿也就应该是一位典型的大家闺秀了。想到这一点,抱着种马思 想而来到此世的他按捺住心中的遐思,装模作样地继续和萧老爷唠着各种各样的 话题。

“老爷,咱们已经回萧府啦!”不一会儿工夫,等到藤翎正跟萧老爷探讨着 当今皇上的时候,坐在马车外头的德隆打岔地开口说道。而与此同时,这马车也 是停了下来。

“来来,藤少侠请,咱已经到地方了。”丝毫不敢怠慢这位年轻人,萧老爷 殷勤地替藤翎拉开门帘来。而藤翎自然也是没有客气,迈着步子走下车来后,便 往向这杭州府数一数好的豪宅。

藤翎并没有随时随地以神念充当扫描仪,毕竟这样才有那种对生活的享受。 当他第一眼看到那萧家大宅正门之时,赞叹声便是不绝于耳地不要钱的往外扔。

两丈高的砖墙上粉刷着一片青灰的颜色,红木质地的大门当真是又宽又大, 光是那敲门的家伙事就有藤翎的脑袋那么大。两头威武的石狮子摆在大门两侧, 当藤翎与萧老爷向大门走去的时候,门口两名身穿青衣的家丁快步地迎了上来: “老爷,您可算回来了,小姐早早便算出了您大概的归来时间,这就已经在厅堂 内等着您与客人呢!”

在萧老爷与藤翎并肩走入萧家大门的时候,迎面而来的一位长袍老者快步地 向着二人走来。虽然头发已是一片花白,但作为家丁总管的王景辉却依旧能够称 职地完成自己应做的职责。

早先的鸽子上那寥寥几语实在是让小姐惊得不得了,十余名精锐杀手围攻车 队,七名马夫转瞬即逝,这种惊悚的事件居然出现在了自家父亲的身上,如何不 叫那黄花闺女心惊胆战?虽然事情发生得匆忙,但大小姐却是早早穿戴整齐地准 备迎接父亲与那恩人。

一袭橙红色为主调的华丽长裙尽显大家风范,身上同色的褙子保守地竖着那 紧扣着的高领。绣着华丽花纹的服饰掩饰不住那坚挺的酥胸,莲步轻移,一名乌 丝披肩的高挑少女开心地向萧老爷与藤翎走来。

“爹爹可算是平安归来,这可当真是甚好,女儿当真是心急得很啊!”

萧家唯一的一位女儿,萧若曦当真不愧是整个杭州城百万人口当中的角色。 在那张似鹅蛋的俏脸上,弯弯细眉与温柔似水的眼眸似是在诉说着无限的温柔, 那俊俏的鼻子与小巧的樱唇更是在日光下闪过一道光彩;酥胸饱满而腰肢纤细, 虽然这橙红色的丝绸褙子典型的保守,但却完全无法掩饰住她的美丽。

“若曦,这位便是救了你爹爹一命的藤翎藤少侠了。藤少侠,这位便是爱女 若曦。自她母亲去世之后,一直便是我二人相依为命啊!”

这话显然是说得重了一些,不说他家是那大富大贵,光是这位萧若曦身旁那 俏丽着的丫鬟便也是一个小家碧玉的美人,又如何是什么相依为命?却说这副食 大小姐的婢女云儿,身材娇小而稚嫩,虽然身材尚未发育完善,但穿着那翠绿长 裙的姑娘家也是别有一番风味。

“感谢藤少侠对家父的救命之恩,小女子若曦给您行礼了。”典型的大家闺 秀便是如此这般,面带矜持而感激的微笑,萧若曦微微屈膝向着藤翎便是行礼。

“客气了,萧小姐这番大礼倒是稍重了一些,在下不过是顺手为之罢了。” 入乡随俗地咬文嚼字着,藤翎虚抬手掌请萧若曦站起。

青年俊朗而颇具儒雅风范,一袭白衣衬得他一股道家仙风般的气质。已从飞 鸽传书中得知这是一位绝世武林高手,萧若曦在陪着二人步入厅堂之时,也不由 得偷偷打量起了藤翎来。

腰肢轻摆,莲步缓缓,身畔有着那身材娇小的婢女跟随,看着自家父亲与青 年礼尚往来的对话,萧若曦已知家父的打算。

“不知藤少侠家师究竟身为何人,小女当真是好奇得很。能以未及弱冠之年 施展剑芒之技巧,这岂不是非人般的手段?”

正所谓尊卑有别,对于能够施展出剑芒的侠士而言,不过是寻常富商百姓家 的千金,怎可直接要求对方施展此等绝技,那可以说是相当的不敬。因此,当三 人于厅堂内落座之后,在婢女云儿沏茶的工夫里,萧若曦便是语气轻柔而礼貌地 问道。

却说这十五芳龄的少女虽较之那早前现世的女子而言尚幼,但在这古时却也 是一个大姑娘了。这萧若曦作为那杭州城内最负盛名的千金小姐之一,其一举一 动自是充满了大家风范。但见那如墨般的乌丝秀发柔顺地披散在脑后,一个燕尾 发式发尾却是长至后背。那一张鹅蛋似的脸庞上貌有着些水粉,显得肌肤白里透 红,品茶谈吐间的一举一动均是充满了知书达礼般的高雅气质,显然绝非那寻常 人可以匹配的。

萧翎对这富家小姐那是相当的有兴趣,虽然自己颇为好色,但毕竟斗宗的修 养放在那里,自不是什么时刻精虫上脑的人物。百年时光几乎均在与人争斗当中 渡过,这使得那忽然来到太平之地的藤翎当真是勾出了那沉寂了更久的心思。

“师父他老人家住在一个叫做中洲的地方,在大明的西侧还要西侧的一个位 置,想要一去当真不是什么轻松的事情。他老人家功夫高强可来去自由,但我等 平凡人可就没有这份神通了。”

自谦着如此说道,藤翎不着痕迹地打量着面前的美人。但见这正值芳龄的少 女举止优雅、行为得体,也是越看越满意。心中便是盘算着,是不是能和她发生 些什么比较好?

“萧小姐岁年纪轻轻却如此精通诗词歌赋,实在是让在下略感惊讶呢!不如 让我也稍稍来上一首,略做表示如何?”

宾主尽欢,聊得起兴的萧若曦从容淡雅地念了三首古人的诗句。好胜之心稍 起,藤翎便也迅速地从那脑海当中取出了一首古诗朗盛念出。

那豆粕大陆上虽说习武成风,但诗词歌赋也是并不缺乏。早已在那大陆上游 历百年的藤翎随口边说出了一首在那里脍炙人口的名诗来。

“藤少侠,您那诗词的韵律虽有些特殊,但却也的确有着一番别样的魅力, 当真是好得很。”美人发钗轻颤,听着那来自于异世界的诗词,品着杯中上好的 茶叶,萧若曦虽显然是在尽量保持自己大家闺秀的形象,但却难以掩饰住自己的 兴奋之情。

‘看爹爹对这位少侠如此的憧憬,招我来待客而自己甚少发言,自然便是想 要纳他为婿了。虽不知那所谓剑芒究竟是真是假,但才华却也的确是不错。如此 一个优秀的人才,即便我对他颇为欣赏,他又会如何看我呢?’眼见面前这英俊 青年淡然从容的微笑,久居深阁之中的萧若曦也是不免春心四散,虽然表面上未 动些许神色,但心中却是不断地琢磨了起来。

‘若是爹爹要我嫁于这位公子哥,我自是须得听从。但这位……他又是会如 何是想呢?’虽说萧若曦心中存着心事,但好在正也忙着和萧老爷聊上几句的藤 翎未多注意。事实上,他在很大程度上本就是个粗心大意之人。

当时是,一阵急促的脚步声迅速传了过来,这萧府的管家带着恭敬的神色走 入了厅堂来:“老爷,那货物……”三人入门之后,那七具尸体的安排和货物的 安放等事便是交到了管家身上。但毕竟决策者还是在这头,虽然此时正在待客, 管家却也得稍稍打扰一下。

“藤少侠这就入厢房中小憩一会儿如何?待得晚饭之时我二人再行叙过?” 眼见如此,悄悄递给自己女儿一个暗示的眼神,萧老爷便在对着藤翎施了一礼后 走向了外头。

藤翎不知道萧老爷有着什么样的打算,他既不屑于猜测,也不想去猜测。斗 宗的他若想了之这凡人的一切实在太过轻易,是以藤翎既不去使用什么读心术, 也不想用什么神念去观察。眼下的他,除了的确可以随时随地爆发出斗宗级毁天 灭地的战力之外,与常人实在无异。

而既见这中年人退去,藤翎便是看向了那知书达礼的萧大小姐,问道:“请 问小姐可否为我带路?”

瞧到藤翎拽着的那半白话半文言的别扭语句,萧若曦心中淡淡一笑,温文尔 雅地起身之后便向藤翎行了一礼,道:“少侠……公子请跟我来。”

袅袅婀娜的身姿虽非刻意如此,但当那曼妙腰肢在藤翎面前释放着萧若曦本 人的魅力时,本就很少和女人有过肌肤之亲便是有些看得呆眼:‘好吧,老子绝 对要把这姑娘给搞到手。啧啧……大美人附加一套豪宅,这种便宜事我可不能不 占。’

自不知那萧老爷本也在打着同样的主意,当这“一表人才”的藤翎心中意淫 的同时,所有人却是都想到了一块儿。

“爹爹这显然是想要让我嫁于那位少侠啊!”四下无人,轻抿着茶水的萧若 曦眼波流动,语气温和而音调委婉动听,那白玉般的手指缓缓地在被盖上抚摸, 像是在思考着什么。在将藤翎送入那厢房之后,萧若曦便是带着自己的婢女回到 了厅堂之内。眼见家父尚未忙完,便是和那云儿聊了起来。

“奴婢觉得,这位藤少侠的确是一表人才,相貌英俊而知书达礼,武艺高强 而前途无量。小姐若嫁于此人,只要他并非是薄情寡义之人,那边必然会……”

正所谓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在这“大明”里,既然主事的爹爹已然是作出 了嫁女的决定,那萧若曦自然是不可能有着任何选择可言。却说这伦理礼制在这 世界当中的确是贯彻得极为彻底,是以这一主一仆在先天上便首先选择了认命。

“若曦,”那婢女云儿的话音未落,快步走入厅堂的萧老爷便一屁股坐在了 那太师椅之上:“这藤少侠不但是你爹爹的恩人,更是一名足以施展出剑芒这种 传说中的本领的人物。若是走上仕途,将来的他必然会达到位极人臣的地步。剑 芒啊……即便是国师也无法施展出那……长度达到十多米的剑芒啊!”

心里想着当初的那一幕,萧老爷的心中充满了无限的憧憬。

“藤少侠自是一表人才,相貌英俊、武艺超强,有礼有才、儒雅从容,女儿 也的确很是喜欢这样一位优秀之极的人。但是爹爹,他又能否看得上若曦呢?”

柳眉微皱,萧若曦岁年纪轻轻不过十五,但毕竟是那杭州巨富的独女,眼界 心思自然是不会少的。萧老爷做成的评价自是清楚,而更清楚自身水准的萧若曦 却是没有自信。

“呵呵,你没瞧见那藤少侠总是不自觉地瞧着你么?显然是被你的魅力所吸 引。待得晚饭之时再作其它打算吧,先看着能否将他多留一些时日再说。毕竟, 总不能很是堂皇地便嫁女吧?呵呵。”

面对自己爹爹那有些孟浪的发言,萧若曦善意地白了萧老爷一眼,娇嗔道: “就算那藤少侠的确是一表人才,有您这么说话的吗?爹爹也真是的,您可就我 这一个女儿,就那么着急吗?”

微笑着抿了一口被子的茶水,在身侧的云儿不声不响地续上一杯的同时,萧 老爷微笑着说道:“自古才子配佳人,这藤翎不仅年轻英俊、武艺高强,就刚才 那迅速作出的诗来看,文采也是相当不俗。作为隐士强者的徒儿,先天就在这大 明的户籍制度中可以与上品官员们比拟。这等无瑕般且前途近乎无量之人,几乎 没有哪个……商人之家的女儿不会对他动心啊!”

何止如此?须知即便是那超品级的、皇帝见到了都得极度恭敬的国师们,也 是在白发苍苍之时才得以修炼出剑芒来。这青年未及弱冠便可如此,将来的事还 用说?

“好好把握住这个机会,将来的他必然是妻妾成群,而你若是当真可以…… 得正妻之身份,那我们整个萧家也当真算是光宗耀祖了。”

听着自家爹爹口中的絮叨,想着那俊美男子的种种,不单是那云儿早早便乱 了心弦,萧若曦自己的心中也是一片小鹿乱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