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校园小说  »  好莱坞催眠师
好莱坞催眠师


字数:12319

***********************************  这篇文是因为看了ruach兄的《美国丽人们》而生出的想法,虽然平时对催眠文不怎么感兴趣,而ruach兄在文字上也还需要努力,但特别有感觉,大约是因为我喜欢YY好莱坞。于是特意和他讨论了不少,在ruach兄的帮助下产生灵感写下了这些。

  不过那都是几月之前的事情了,因为一直在忙,所以写到一半就停住了,直到现在了才补上,所以前后的质量可能有所差别,请见谅。
***********************************

  好莱坞,世界上所有演员都向往的地方,只要能在这里成名,就意味着将拥有巨大的名气和数不清的财富权势,以及——光鲜亮丽的生活!

  只是,人们在向往和崇拜的时候,并不会注意这光鲜亮丽后面的东西,那些黑暗的肮脏的淫秽的东西。

  我注意到了,而且我很喜欢这些阴暗的东西,因为这很有趣。如果说以前我只是在空余时间意淫的话,在拥有了现在的能力后一切都不同了,比如像现在这样。

  " 我喜欢那个看门人,虽然他的鸡巴比较短小,但是,你们知道,之前肏我的男人基本上都是剧组里的熟人,所以当一根完全陌生的鸡巴插进我的肉屄里,那种美妙的,彻底顺从肉体渴望的快感真是无与伦比。" " 对我来说,一周前在摄影棚里的群交是最刺激的,我岔开双腿,一只脚踩在椅子上,将湿淋淋的肉屄和屁眼亮出来,让大卫、马修、马特以及整个剧组的男人从前后两个方面夹击,轮流用他们的鸡巴肏我的两个洞,然后将精液全部射进去。不过这还不够,我现在非常希望找个能真心爱我的男人,然后和他结婚,再让大家当着他的面轮奸我,那样我才是一个真正的淫荡而又下贱的女人!" " 至于我,我更乐意跪在男人的面前,将我的口水涂满他们的鸡巴,把他们的两个卵子含在嘴里吮吸,用舌尖划过上面的每一处皱褶,最后将他们射出来的精液和尿液全部吃下去,只有这样,我才会感受到真正的快乐。" 面前的三张躺椅上,三个风姿各异的女人正躺在上面,面带兴奋的神色说着下流而肮脏的话语。左边的是个留着染成金色的长直发的约莫三十多岁的女人,眉宇间带着荡漾的风情,她叫丽莎·库卓。而右边的则是一个有着黑色卷和丽莎差不多大的女人,同样一脸的欲求不满,她是柯特妮·考克斯。

  至于中间的,最漂亮的这个,一头大波浪的棕发,不到三十岁,有着三个女人当中最好的身材,不时瞄着我的胯下舔嘴角,仿佛饥渴的荡妇,是著名的美国甜心,詹妮弗·安妮斯顿。

  没错,坐在我面前说着自己淫乱经历的三个漂亮女人,正是目前最火的电视剧《老友记》的三位女主角,也是全美国最知名的三位女明星。

  " 干得好,女士们,你们基本达到了我的要求。" 我翻看着手中的照片满意的点了点头,这些都是她们淫乱的照片,从口交、肛交到多人群交应有尽有,而且张张都是高清,角度什么的都拿捏得非常好,随便流传出去一张都会引起轩然大波。

  我最喜欢的还是她们三个坐在中央咖啡馆的沙发上,穿戴整齐后,一群男人套弄着自己的鸡巴,然后将精液射到她们身上的。从头发到脸蛋,再到衣服、裙子和大腿,还有手中的玻璃杯,到处都是,而她们都带着饥渴而淫荡的神色,沐浴在男人们的精液里,充分说明这三个大明星已经被我彻底催眠成了下贱的婊子。
  " 你们已经做得很不错了,那么接下来可以接受进一步训练," 我抬起头来打量着她们笑着说道," 我会通知辛迪·克劳馥女士,她会安排你们以妓女的身份去接待各种各样陌生的客人,让各种各样陌生的鸡巴肏你们。" " 我们要去做妓女了吗?" 丽莎·库卓当即坐了起来,身体因为激动而在发抖," 是以匿名的方式,还是光明正大的以现在的身份。" " 是啊," 詹妮弗也坐了起来,一脸的
兴奋,胸口起伏不停," 一想到明天的报纸刊登,好莱坞著名的美国甜心瑞秋·格林自甘堕落成为妓女,然后所有粉丝都唾弃我,所有人都用看不要脸的贱人的目光看着我,哦,光是想想,我都要高潮了。" " 很遗憾,暂时还不可能," 我
耸了耸肩,打断了她们的妄想," 虽然克劳馥女士创建明星妓女公司,但对外宣称的都是整过容的,所以你们想要以真实身份去做妓女,还需要很长一段时间的。不过我相信你们很快就能适应,而且在那里,你们会看到很多熟悉的面孔。" 三个女人顿时都露出失望的神色,我随即笑了起来:" 不过不用担心,还记得我对你们说的话吗?" " 哦,当然,我一直都记得很清楚,作为女明星,我们天生就是下流淫荡的婊子!" 詹妮弗双目放光的抢着说道。

  " 所以我们应该将本性表现出来,做一个真正的不要脸的婊子。" 柯特妮跟着接腔。

  " 只要想到一方面我们是光鲜的大明星,而另一方面我们又是没有廉耻之心的人尽可夫的妓女,那种直面欲望的快乐什么都比不上。" 丽莎赞叹的说道。
  " 很好,那么继续努力吧。" 我满意的点了点头,她们三个算是目前来说,比较完美的作品,每次一边看着电视上播放《老友记》一边挨个肏她们都是一种满足。

  " 那么,教授。" 詹妮弗忽然走近了几步,扭动着详细的腰肢贴我的面前,笑容变得妩媚起来," 你是不是应该奖励点什么给我们呢?" 她说着抓起我的手放到自己的乳房上,里面没有文胸,隔着两层薄薄的衣服,坚挺而柔软的乳房的触感随即从手心传了上来。

  " 你好久都被肏过我们了,虽说……不断让陌生的鸡巴肏我们,才能让我们感觉自己是下贱的,但你的鸡巴却是我们的最爱。" 詹妮弗舔着嘴角说道,一副渴求的模样,旁边的丽莎和柯特妮也跟着对我摇摆起身体来。

  毫无疑问,只要我点点头,三位在外面正火爆知名女明星,立即就会像母狗一样爬在地上等我干。

  " 虽然我很乐意尝尝你们的身体,看看你们现在被开发到了什么程度,不过很可惜,下午我还有个约会。" 我叹了口气,但抓着詹妮弗的乳房揉捏了一阵后,马上笑了起来:" 对了,你们知道萨林斯区的棒球场吧?晚上我们可以在哪里见面,将棒球场的灯光开得大大的,然后你们就在草地上和灯光下尽情向我展示你们的淫荡吧。" " 没问题!" 三个女人当即高兴的说道。

  不过她们并没有完全满足,詹妮弗继续媚笑着,将手放到了我的胯下,然后用撒娇的口吻说道:" 你总不可能一点东西都不给我们把。" 看来之前的培训效果非常好!我在心里称赞了句。

  " 虽然时间有些紧,不过……" 我笑了下,对她们做了个跪下的手势。
  三个女人顿时随即眉开眼笑的在我面前跪下来,最前面的詹妮弗更是熟练的解开我的皮带来开裆部的拉链,将我半硬的鸡巴掏了出来。

  " 不用,直接放进你嘴巴里。" 在她准备套弄的时候,我这样说道。
  詹妮弗会意的仰起头来,将我的鸡巴含在了嘴中,就像被吊住的鱼儿。我深深的吸了口气,尽管她湿润的口腔还有这淫荡的姿势让我很有感觉,但鸡巴依然被控制在半软不硬的程度上,然后,慢慢的,尿液就这么排泄了出来,直接浇在了詹妮弗的嘴里。

  她的喉咙随即开始起伏,不断将我的尿液往下咽着,但我之前喝了不少水,又一直没去洗手间,正好积攒了不少尿液,所以当她的下咽速度和我的排泄速度无法成正比后,最后不得不将我的鸡巴从口中吐了出来。

  滴滴答答,源源不断的尿液从马眼里喷出来,洒在了詹妮弗的脸蛋上,将她化的妆都冲下来了不少。詹妮弗没有任何不合的感觉,依然带着渴望的表情,闭着眼睛,仰首任凭我将尿液排泄在她的脸蛋上。

  不仅如此,跪在两边的丽莎和柯特妮随即凑了过来,伸出舌头勾着我的尿液。我当即扶着自己的鸡巴,将尿液同样往她们脸蛋上洒去,同时彻底放松,尿液也变粗了不少。

  丽莎、柯特妮的脸蛋也都像詹妮弗那样很快被浇湿,在和詹妮弗嘴对嘴的分享了她口中残余的我的尿液后,三个女人干脆在我胯下仰首成品字形,尽情承受剩下的羞辱。

  终于,扶着鸡巴抖了两下,将最后几滴尿液滴落在她们的脸蛋上,我的排泄也完了。

  而她们,脸蛋完全被尿液打湿,下巴不停的往下滴着水珠,还有不少顺着脖子往里面流去,衣服上面也溅起不少,尿液带着化妆品在她们的脸蛋上划出一道道的痕迹,让我异常的快意。

  " 好了,暂时就这样吧,下流的婊子们,等到了晚上我在尽情的羞辱和肏弄你们吧。" 我这么说道,收起鸡巴重新上好皮带,也不等她们有所反应就离开了房间。

  直到我关上门之前,詹妮弗、丽莎、柯特妮这三个《老友记》的女主角,都还跪在地上靠在一起喘息着,摩擦着彼此的脸蛋,带着媚笑,似乎非常回味。
  你看,有一项异能就是好,可以轻而易举的玩弄甚至践踏这些漂亮的女人,比如强力的让人无法抗拒的催眠。

  我是在差不多三年前……大约95年中旬得到这项能力的,我忘了是怎么得到的,仿佛自然而然就有了,等我发现自己的能力后已经无意催眠了好几个人,还好他们没做什么出格的事情。

  这项能力很强大,强大到超出人的想象,但一不小心也很容易引起无法收拾的后果,比如我曾催眠一个女助理做实验,本来只是想让她做一些非常出格的事情,但不知道哪里出了问题,她居然在医院的草地上裸奔,还在众目睽睽之下将一个清洁工人按在地上强奸。

  医院开除她的时候,她居然以自己在做研究为由,威胁着要起诉他们,真是让人吃惊。所以,到现在为止我虽然摸索出了一些使用的方法,但还能做什么以及做到什么程度,却始终没有尽头。

  哦,忘了说,我在这之前是个心理咨询师,在得到这项能力后,短短三年就让我成为了全美瞩目的心理学教授,当然,还获得了大笔财富。

  在度过最初的惊讶、震撼和惊喜,以及迅速赚取了财富和名声后,我决定用这项能力来做一些自己真正想要做的事情,让那些女明星们展现出自己的真面目。
  我在洛杉矶呆了这么多年,又做的是心理咨询师,即使因为资历没有过明星客户,但要接触到一些内部心理评估还是易如反掌,这就是为什么我前面会说对这些阴暗的东西很感兴趣。

  从这些东西可以看到那些光鲜亮丽的女明星们的另一面,看到她们心灵深处潜藏着怎样的肮脏欲望,在好莱坞这个物欲横流的名利场中,几乎每一个成名的女人都是如此。

  以前我只能在心中幻想着,将她们那层高贵优雅的皮扒下来,让她们变成下贱的婊子和妓女会是多么的快意,现在嘛,自然是要付之行动了。

  " 斯科特,我要离开了,剩下的事情你处理一下。" 从房间出来后,我径直来到助理办公室门口敲了敲,然后皱起眉头," 不要总是玩这个肉便器。" 不大的房间里,我的助理,雷恩·斯科特,一个二十多岁的年轻人,正坐在沙发上从后面将一个全身赤裸的和他差不多大的年轻女人托起,然后用他的粗壮鸡巴插进她的肉屄里,不断啪滋啪滋的上下抽插着,女人那坚挺的乳房也随之跳动不已。
  " 啊?是的,老板。" 吓了一跳的雷恩当即将鸡巴拔了出来,并将身上的女人丢到一边,对方似乎被肏得很爽,不打算就这么结束,当即啊啊叫着扭动身体又爬了上来。

  可惜雷恩毫不客气的一脚将她踹了下去:" 一边呆着,老实点,你这母狗。" " 汪!" 赤裸着身体的女人掉到沙发下面,四肢着地的委屈的学狗叫了声,然
后又爬到了我面前,用脸蛋讨好的蹭起了我的裤脚。

  这是一次催眠失败的产物,趴在我脚边的这个像母狗一般的年轻女人叫安吉丽娜·朱莉,好莱坞大名鼎鼎的强·沃特的女儿。

  和所以出生在好莱坞演员家庭的孩子一样,她从小就没有从矛盾尖锐并最终离婚的父母获得多少关爱,进入叛逆期后更是处处和他们作对,喝酒、吸毒、滥交,什么都来,甚至还和母亲抢过男人。哪怕以后做了演员也没变过,私生活一片糜烂,而我正需要这些精神不稳定的女人做实验对象。

  最开始还没什么,本来就滥交的安吉丽娜·朱莉很快就接受了群P,而且玩得非常开心,但当我急切的想要进一步,让她以明星身份去做妓女,甚至再在公共场合交媾时,她内心就开始了抗拒。当我要求她和父亲、哥哥乱伦时,这种抗拒就更明显了,可惜在我强大催眠能力的作用下,再不情愿也必须去做。

  所以朱莉在这种情况,与自己的父亲和哥哥在片场的拖车外,在众多工作人员的注视下来了次3P,强·沃特和詹姆斯·沃特都将精液射在她身体里面。
  再然后,她就完蛋了,具体来说就是人格崩溃,以粗暴手段强行扭曲一个人的三观,必然会在她的心里造成激烈的冲突。如果能坚持过去倒还好,坚持不过去那就会变成白痴,朱莉属于后者。

  虽然如此,但也不是全无收获,通过在朱莉以及还有其他几个女人身上进行的试验,我能更好更快更有效率的催眠和引导想要对付的女人,让她们完美的表现出自己淫荡下贱的一面,比如《老友记》那三个女明星。

  朱莉的结果也不是太糟糕,本着废物利用的原则,我将崩溃之后变得痴痴呆呆的朱莉洗脑成了肉便器,变成了没多少自我意识,一只彻头彻尾的,只要看到男人的鸡巴就会流淫水,就会汪汪叫着求肏的母狗。

  而且,我心里也有几个讨厌的连肏都懒得肏的女明星,将她们洗脑成母狗一定很过瘾。

  " 看你这个样子,所有东西都准备好了?" 打量了下雷恩,我又这么问了句。

  " 当然,老板,杰森已经在车上等您了。" 雷恩点头哈腰,笑得有些谄媚。
  " 很好," 我再看了一眼爬在地上的母狗朱莉," 这条母狗有什么好玩的,
肏她还不如不如牵出去遛遛,看她排尿。不过,你要真想玩的话,我办公室还有三个饥渴的婊子,不担心被榨干的话,可以去尝尝她们的味道。" " 真的?" 雷
恩的眼睛亮了起来,显得很是兴奋," 这太好,我早就想干那三个婊子了。" "记得将事情先处理好。" 我并不在意他这副模样,又叮嘱了几句后就离开了。
  来到了门外坐进车内,我对司机杰森道:" 开车吧,我们必须在三点钟准时抵达。" " 没问题,老板," 杰森·墨菲点了点头,一笔那发动了车子一边看着
后视镜有些猥亵的笑了下," 你要对她下手了吗,老板?" " 闭嘴,杰森,这些
事情不需要你管。" 我虽然这么呵斥了句,但和之前一样,并没有太放在心上。
  我的事务所的职员并不多,但个个都是接受过长时间的持续性的,又难以觉察的催眠和暗示的,加上时不时赏赐几个女明星让他们玩,所以都非常听话,口风也相当的紧。可以说,如果我要他们去死,他们都会毫不犹豫去死,因此不需要在意他们的态度。

  半个小时,汽车驶进了贝弗利山的一栋豪宅,虽然时间不是很长,但我也已经调整到了最好的状态,让杰森等在外面后,旋即跟着佣人进了房子。

  房子内部装修得富丽堂皇,很是奢侈,不愧是好莱坞最有吸金能力的巨星的居所。

  女主人此时已经等在客厅了,一头大波浪金发和湛蓝的眼眸让她很有吸引力,秀美又带点英气的五官相当有味道,尤其是高挺的鼻梁,宛如刀削过了一般,银白色的丝质长袖上衣和黑色的窄筒裙将她的气质和曲线都表现得很完美,真是个性感的美人儿。尤其是那充满的诱惑的烈焰红唇,真想让人将鸡巴塞进去,让她好好舔弄一番后再射到里面。

  " 你好,莱纳德·李先生,我是妮可·基德曼。" 她微笑着对我伸出了手。
  " 你好,基德曼女士,很高兴能为你服务。" 我不动声色的和她握了握。
  是的,这次的目标正是大名鼎鼎的汤姆·克鲁斯的妻子,来自澳洲的可人儿妮可·基德曼。处在女性黄金年龄段的她现在是最可口的时候,当初在《永远的蝙蝠侠》里的漂亮模样可是让我口水直流,加上又是人妻,还是汤姆·克鲁斯的老婆,如果能让这么个女人像狗一样爬在地上轮流让不同男人肏,光是想想都让人畅快。

  我在心里如此想着,却一点都没有表现出来,始终礼貌的和妮可·基德曼寒暄着。妮可同样保持着礼貌,但那张漂亮脸蛋上隐藏着的犹豫和心不在焉根本瞒不过我的眼睛,毫无疑问,现在正是最好的时机。

  " 卡梅伦在推荐你的时候,说你是洛杉矶乃至全美最好的心理医生,我查了下才知道原来你是如此的出色,连总统先生都向你咨询过," 妮可·基德曼这么说道,眉宇间带着希冀的神色," 我真的希望你能开解我。" 她的口中的卡梅伦就是靠《变相怪杰》成名的,这年两年在喜剧电影中风头比较劲的新人女星卡梅伦·迪亚茨,有人甚至觉得她和同样以喜剧成名的茱莉亚·罗伯茨相提并论。
  的确,卡梅伦比茱莉亚更年轻,身材也更火辣,不过要说到口活,却还是茱莉亚胜出一筹——无论卡梅伦还是茱莉亚我都没放过,甚至连第一夫人希拉里·克林顿都玩过,可惜稍微老了点。

  " 能为你服务是我的荣幸,女士。" 我微微欠了欠身," 如果你愿意,我们
现在就可以开始——当然,不是在这里。" " 这里不方便吗?" 妮可环视了下四
周。

  " 是的,女士,客厅太过空旷,而过于空旷以及过于狭小的空间,对人的影响都很大,所以我需要一个略小的,同时能让人感到舒心的房间。" 我解释的说道。

  " 好的,请跟我来。" 妮可当即点了点头,起身领着我往楼上走去。
  看了几个房间后,我选中了她的卧室:" 这里有阳光斜照,可以给人一种温暖的心理暗示,而且落地玻璃窗外就是花园,面对自然,人会不由自主的放松自己。" " 好的," 妮可·基德曼没有想太多," 那就是这里吧。" " 另外,基德
曼女士,你可以换一身宽松点的睡袍," 我旋即又道," 这样能让你更加放松,正好我也可以用这个时间布置下环境。" " 是吗?" 妮可眨了眨眼睛,但还是按
照我的吩咐去了里间,然后我也开始摆弄起一些东西,一些……很有趣的小玩意儿。

  不多时,妮可·基德曼再次出现在了卧室,她已经换了一身银色的丝质睡袍,里面什么都没穿,几乎可以看见她那对不大却坚挺的乳房在衣服下面滚来滚去。
  即使是已经干过许多女明星的我,也忍不住暗自吞了口口水,不过依然控制着情绪没有表现出来。妮可也显得很平淡,显然通过那些推荐我的人之口,对我有个很好的印象,加上我特意表现出来的专业素质,外表收拾打扮后也还算不错,她肯定不会多想。

  " 请在这里躺下。" 我指了指身边的长沙发,然后绕过去做到沙发后背的椅子上,等她躺下去后才有道:" 现在,请你闭上眼睛,深深的吸口气,然后慢慢吐出来。然后,如此反复做上几次,并放松自己的身体,当你认为可以了,就请开口吧。" 很快,几次悠长的呼吸声过后,妮可·基德曼开始讲述起自己的事情来了。

  简单来说就是,她正和自己的丈夫汤姆·克鲁斯以夫妻档的形式出演一部电影,一部由英国著名导演斯坦利·库布里克制作的电影,其中有段情节是他们夫妇俩要在镜头前全裸,还有段情节是她对丈夫坦诚曾幻想和一位海军军官出轨,然后丈夫幻想她和海军军官做爱。

  作为一个演员,又是和著名的库布里克导演合作,妮可并不介意在镜头前裸露自己。但是自己的丈夫却似乎不太情愿,尽管当初他一口答应了库布里克的邀请,两人之间因此产生了一些不好名言的矛盾。

  这样的矛盾困扰着妮可,但又偏偏说不出口,生活也因此难免有些摩擦,以至于她现在无法安心为电影做准备工作,尤其是出轨的那一段镜头。现在,趁着电影已经开机,克鲁斯去英国拍摄,而自己还要再过一段时间再过去,情绪不稳定的情况,她希望能找一位出色的心理医生,帮助自己在短时间里调整好心绪。
  怎么说呢,她的描述基本正确,只不过和我收集到的情报在细节上有很多初入。你知道,凭我现在的能力,只要有足够的时间和精力,很多东西都可以打听到,更何况只是区区一部电影。

  事实上,他们夫妻之间的矛盾要比妮可说出来的严重许多,因为电影的导演是库布里克那个为老不尊的老东西。我拿到最为详细的剧本看过,对妮可所说的那些镜头都非常了解,后面的上流社会的群交派对就不说了,但是开头作为妻子的妮可差点被一个老头所勾引,以及和丈夫想象中妻子和海军军官做爱的镜头,剧本甚至详细描写要海军军官的那个演员,将手伸到她的阴道里去。

  这些,再加上有几个大尺度镜头已经试拍过了,可以想象汤姆·克鲁斯对这部电影带着什么样的心情。而妮可显然不是什么安分的女人,她大概也做够了花瓶,想要通过这样一部电影踏上新的高度,所以夫妻之间的摩擦或许强度不高,但持续时间肯定很长。

  对我来说,这真是太好了,这部电影真是太及时了,让我有了个绝妙的主意,现在,就是实施的时候。

  " 好吧,我大致上明白了。" 等妮可说完后,我不紧不慢的开了口," 现在,
我有几个问题,希望你能诚实的回答我。" " 好的,李先生。" 她在沙发后面松
了口气的回答道。

  " 请你告诉我,基德曼女士,你们一周平均几次性生活。" 我问出了第一个问题。

  " 大约……三到四次。" 沙发后面传来她犹豫的声音。

  " 你曾背着你的丈夫出过轨吗?" 我继续问道。

  " ……不,没有。" 停了两秒声音才响了起来。

  " 那么,有过这样的想法吗?" 我追问。

  " ……也没有。" 有停顿了两秒,而且声音里隐约带着一丝不悦。
  " 很遗憾,你在说谎,像你这样年轻美貌的,和丈夫一周只做三到四次爱的女性,不可能没有背着丈夫和别的男人约会过。" 我的嘴角浮现出一丝笑意。
  " 什么?你凭什么怎么说!" 妮可的声音顿时变得有些激动。

  " 因为你是电影明星," 我悠然自得的说道," 我有个理论,那就是,你们
这样的好莱坞的女明星,天生就是下流淫荡的婊子。" " 你怎么可以这样说话!" 妮可猛的从沙发后面坐了起来,愤怒的瞪着我。

  " 我只是在陈述一个事实。" 我好整以暇的摊开手。

  她的胸口明显起伏了几下,显然被气得不轻,当即下了沙发,伸手往门口一指:" 请你离开!我原本以为你是一位出色的心理医生,没想到却是这样的人,真是太失望了!" " 基本上,我所服务过的对象,无论是詹妮弗·安妮斯顿,还是茱莉亚·罗伯茨,又或者推荐我给你的卡梅伦·迪亚茨,她们都是不折不扣的婊子,而且她们也都承认这点。所以,你怎么会例外呢,妮可·基德曼女士?"我依然是那副可以气死人的语气。

  妮可浑身发抖:" 给我出去,否则我就要报警了!" 说着她作势就要往外走,
同时还喊了一声女佣的名字。

  " 基德曼女士!" 我忽然提高了声音,带着一种魔力,顿时让女人停了下来。

  " 你想要完美的饰演这个角色吗?你想要改变自己,让自己更有名气,让自己享誉全世界吗?" 我继续问道,声音既宏大又飘渺。

  妮可·基德曼缓缓转过身来,眼中带着茫然,有些迟疑的回答:" 当……当然。" " 那你就应该多听听我的话," 我看着她的眼睛,一个字一个字的说道,
" 我是专业人士,我可以帮你达到目的,我可以解放你的内心,所以你应该尊重我,按我说的去做,一丝不苟的去做,明白吗?" 当一个人愤怒的时候,或者说情绪波动最大的时候,就是最适合下手的时候。

  妮可迟疑的茫然的看着我,身体扭动了两下,似乎不能接受,但很快平息了下来,眼睛也恢复了清明,然后皱眉问:" 你刚才说什么?" " 你应该尊重我,
并听从我的意见。" 我站起来笑盈盈的扬了扬双手。

  " 听从?" 妮可嗤的笑了声,仿佛听到了世界上最好的笑话," 你不觉得自
己很无耻吗,李先生,好莱坞的女明星天生就是下流淫荡的婊子?还有比这更恶心的话吗?" " 我说过,我说的是事实。" 我微笑着走到她面前,伸手抬起她的
下巴,勾到了面前," 我已经从你眼中看到了……淫荡的气息。" " 胡说!" 妮
可挣脱开我的手指,再次用恼火的目光瞪着我,但丝毫没有想要离开或者叫人的意思。

  " 我可以证明你也是个淫荡下流的婊子,妮可。" 我直接叫起她的名字。
  " 是吗?你打算怎么证明?" 妮可冷笑了声,毫不退让的看着我。
  " 很简单……" 我笑了笑,绕到她背后,然后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将手伸进她的衣领当中,一把抓住了她坚挺的乳房,同时另一只手啪的捏在她的浑圆的屁股上,并伸出舌头从她的后颈舔到了耳根。

  " 你……你干什么?!" 惊慌的妮可挣扎了下,但并不怎么坚决。
  我没有说话,只是继续亲吻着她的后颈和耳珠,捏着乳房的那只手在搓揉的两下后旋即捏住了乳头,下面那只收则很快往前滑,往她的双腿之间伸去。
  " 给我住手!否则我就报警了!" 妮可声色俱厉的说道,但眼中却泛起一阵迷离的神色,语气当中也夹杂着一分酥软,呼吸同样有些急促。

  女人的敏感点各有各的不同,但很多地方还是差不多的,比如乳头,又或者大腿内侧。对于在无数女人身上做过实验的我来说,要将她挑逗起来一点困难都没有,只是两三下,妮可的乳头就硬了起来,同时随着在她大腿内侧贴近根部的搓揉,双腿之间已经隐隐有湿润的感觉了。

  " 感觉到了吗,妮可?就这么几下,你的乳头已经硬了,你的渴望已经喷发而出," 我咬着她的耳垂,用得意的语气说道," 我相信你现在无比想要一个男人的鸡巴,一个你丈夫之外的,陌生男人的鸡巴,插进你空荡荡的小穴里面,将你狠狠肏弄一番。" " 不……我没有……" 妮可的喘息声变得明显起来,虽然她
将脑袋扭了一边,看不见神色,可惜耳根已经红透了。

  我的手当即伸到了你双腿之间,即使妮可拼命夹住腿,拼命往下弯腰也无法阻止。她的阴户胀鼓鼓的,才按上去就能感觉其中的湿润,即使隔着睡衣和内裤,里面毫无疑问已经是泛滥成灾了。

  " 还说没有,要我伸进去吗?" 我得意的笑着,开始隔着睡衣和内裤在她阴唇之间抚弄着,还不时拨弄几下那颗已经挺起的阴蒂。

  顿时,手指上传来的湿润感觉更盛了,不用看我也知道,她里面应该湿透了。淫水如此之多,果然是个淫娃荡妇,就算没有之前的暗示,恐怕来个长相不错的男人稍微挑逗一番,再喝上几杯,她就会倒进对方的怀里。

  不得不说,汤姆·克鲁斯真是个蠢材,这样的女人居然不彻底开发,不让拿出来让更多的男人共享,简直是暴敛天物,还是我来帮忙。

  " 快……住手……" 妮可的挣扎稍微加剧了点,喘息声也越来越大,除了下面那只手在她阴户上的抚弄之外,上面那只手也不停的揉捏着乳房和乳头,我更是一刻不停的时而舔弄时而吮吸着她的颈项。

  同时,她丰满而性感的屁股因为挣扎而不断摇摆,又紧贴在我的胯下,因此不断撞击摩擦,如果香艳刺激,我的肉棒轻而易举的抬了起来。

  " 要我住手?没问题,只要你承认,你和那些女明星一样,是个淫荡下流的婊子,我就住手。" 我继续呵呵笑道,下面的手摩擦得更深了,还稍微往里面挖了几下。

  " 哦……哦……" 妮可的身体猛的颤抖了即系,浑圆的臀部在我胯下狠狠蹭了几下,忽然发力从我怀里挣脱开来。

  " 休……休想!" 她往前冲了几步,深吸了几口气后才转了过来,依然是那副愤恨的模样,只是脸蛋绯红,反而显得异常娇媚。

  " 我绝对不承认……你这个无耻的混蛋,我认为你最好离开!" 妮可恨恨的说道。

  非常好,就是这个样子。我在心里称赞道。任何事情都不是一蹴而成的,如果想的话,我现在完全可以将她按在地上强奸了,而且还将她奸得欲死欲仙——刚才只要稍微有些力,她就不可能挣脱得了。

  但如果现在逞了一时的欲望,再想将她调教成婊子,那就得好费一番手脚。这样反而得不偿失,再说计划都已经定好了,也就两三天的事情,不用那么急。
  " 这样吧," 我搓了搓手指,用略带轻蔑的眼光看着她," 我们赌一把吧,
妮可,看到我下面的东西了吗?如果你能在用手让我射出来,并从头到尾保持冷静,我认输。" 我指了指自己胀鼓鼓的胯下,妮可看着那里,目光再次变得有些迷茫,似乎还有些挣扎,大概因为我这番话存在着逻辑漏洞。

  不过没关系,这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任何话都会有漏洞,没人能摆脱我的暗示,所以几秒钟之后妮可·基德曼再次用那种愤恨的同时又带着挑衅的目光看向我,然后挺起了胸膛:" 那就赌吧!" 我旋即重新坐到了椅子上,但妮可没有马上过来,而是走向了里间。

  " 先让我换件衣服。" 她这么说道。

  对此,我只是耸了耸肩,然后过了几分钟,她再次出现在了面前,这时的她已经换上了一身比较正式的女式西服,颇有OL的气质,又有些像《永远的蝙蝠侠》中的女记者。

  但最大的改变还是冷着一张脸,显得非常冷艳,看起来,之前去换衣服实际上是为了控制自己的情绪。不过,我喜欢,光是想想这么一个冷若冰霜的女人,坐在自己面前,一脸骄傲的为自己打手枪,就足够让人兴奋了。

  我什么都没说,只是指了指自己的胯下,妮可冷淡的在我面前坐下,深吸了口气后,麻利的伸手拉开了我的拉链,进去将我的鸡巴套了出来。

  那有些冰凉的手指握住我的肉棒时,我忍不住吸了口气,看着她那可以装出来的骄傲的甚至高傲的模样,半软的东西当即开始勃起。

  妮可·基德曼的呼吸微微有些急促,但很快又平静了下来,虽然看着我的鸡巴露出厌恶的神色,但还是转动起手指来。

  感受着她手指上的肌肤,只是两三下的功夫,我的鸡巴就变得又粗又大了,而且还有15英寸长,以至于妮可忍不住发出了声小小的低呼。

  " 怎么样,我敢说,没有男人的鸡巴能比我的更粗更硬更大了。" 我略带得意的说道,在得到异能之前,最能让我得意的就是这个了,那时没什么用处,不过现在却格外有用。

  妮可哼了声,也不说话,绷着脸,握住我的鸡巴开始套弄起来。她的右手不断上下摩擦着我的鸡巴,左右则伸到下面去拨弄我的两个卵子。本来在她的套弄下,我就特别的畅快,再加上手指指尖在卵子的皱褶上不断划过,电流一股股的往上窜着,让我极其兴奋。

  看样子,妮可是想要速战速决,可惜的是,她虽然很卖力,我也很享受,但这点技术还不足以让我射出来。

  修长的手指不断在我的肉棒上摩擦着,时轻时重,时快时慢,时而螺旋着上下,时而像夹烟那样夹住肉茎,并从上方握住龟头,用掌心研磨着马眼。除此之外,指尖不时在沟冠和上划过,加上下面捏着卵子的手的配合,让我的鸡巴在套弄之下越发的粗壮狰狞,一条条的青筋在肉茎上盘旋着,似乎随时都可能爆发出来,充血的龟头散发出紫红色的光芒,随着上下套弄而微微晃动。

  最开始,妮可还是一副骄傲的、冷艳的、不情愿的模样,但随着十多分钟的套弄,她的鼻尖开始冒出细小的汗珠,目光也开始变得有些迷离,有那么十来秒钟,她死死盯着我那微微上下挑动的龟头转不开目光。

  同时,双腿也夹紧了不少,还轻轻上下摩擦,从轻微收缩的小腹可以知道,淫水正在从双腿之间的肉缝源源不断的往外渗着。随着呼吸变得有些急促,妮可不自觉的用舌尖舔了舔嘴角,渴望的神色在脸蛋上一闪即逝,跟着又变成了犹豫和抗拒,随之又被迷茫替代。

  几种神色就这么毫不掩饰的在漂亮的脸蛋上变来变去,让我大为快意,看着她们如此在欲望和理智之间挣扎再美妙不过了,这是生理上和心理上的双重享受。
  终于,当妮可·基德曼再次为将抓住我大鸡巴的手撸到龟头附近时,因为挤压的缘故,马眼一张一合,宛如干渴小鱼的嘴巴,她就那么突然而然的爬了下来,一口将龟头含进了嘴中,用舌头滋滋舔弄了起来。

  而且她是如此的饥渴和迅速,仿佛许久没有被男人肏过,将龟头吞下更是满脸的喜悦和满足,好像终于得偿所愿,湛蓝的眼睛里带着狂乱的神色,一遍又一遍的吮吸着龟头。

  感受着妮可温润的口腔还有那巨大的吸力,我当即哦哦叫了起来,本来鸡巴在她的套弄下就已经到了一个敏感的地步,我又没怎么刻意控制,如此一来,当即开始抖动。

  不知道是因为鸡巴在妮可嘴里扭动还是别的什么原因,她忽然又清醒了过来,当即惊呼了声,将龟头从口中吐出,呼的坐直身体。

  然后,还没等她说话,噗嗤一声,随着鸡巴的抽动,一条乳白色的精液从马眼中猛喷了出来,高高在空中划过一道弧线,最终啪的落在了妮可·基德曼高挺的鼻梁上。

  她顿时睁大了眼睛,有些不知所措的看着我,握住鸡巴和卵子的两只手也停了下来,跟着又是噗嗤噗嗤几声,数条粘稠的精液在强劲的喷射出来,而妮可仿佛惊呆了似的,仍凭精液啪啪啪的一条条打在自己那漂亮的脸蛋上,然后顺着慢慢往下流去。

  如此之后,随着鸡巴抽动力度的降低,剩下的精液没能再喷那么高——但也不低,于是依次落在了她的领口上、腰际处以及裙摆上面,然后,剩下的在马眼的张合下缓慢挤压出来,顺着肉棒淌到了妮可的手上。

  " 啊!" 妮可这时才尖叫了起来,她慌慌张张的跳起,拼命甩着手想要将上面的精液甩掉,然后又去擦自己的脸蛋,结果将精液抹得到处都是。

  " 滚出去!滚出去!" 她对我这样大吼道。

  " 你应该给我弄干净之后,再让我出去。" 我好整以暇的指了指还残留着不少液体的,高耸着的尚未有软化迹象的大鸡巴。

  对于这样的命令,她是无法拒绝的,所以在停顿了两秒后只能老实坐下,用手擦拭起我的鸡巴来,并用愤怒的目光看着我,可惜脸蛋上的精液被抹得到处都是,还有一只眼睛只能微微睁开,真是让我非常快意。

  要知道,对于男人来说,颜射是最能体现征服女人的姿势了。

  很快,妮可·基德曼将我的鸡巴清洁好了,然后再次指向大门让我滚出去。我耸了耸肩,对她的声色俱厉毫不在意,种子已经种下了,到时候她会求着让我回来干她的。

  等着瞧好了,一切都才刚刚开始。

***********************************  PS:这是第一章,第二章可能要花点时间,在此征求大家的点子,用什么样的重口味的方法玩弄女明星更有快感。不过粪便什么的就算了,排泄物的话最多就是尿了,在下的口味还没到ruach兄那么重,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