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校园小说  »  乱伦交响曲全本完
乱伦交响曲全本完

乱伦交响曲



字数:8113
2013/09/20发表春暖花开


    丹萍雪白如凝脂般的肌肤微透着红晕,修长白嫩的身体有着美妙的曲线,饱满诱人的玉乳高挺着,顶着一粒熟透的葡萄般的红乳头,下面是平滑的小腹,阴阜上一片倒三角形乌黑发亮的屄毛,柔顺的微微卷曲着。两片丰隆的大阴唇上生着一层薄薄的细细的茸毛,一条肉缝紧紧合拢的一起,真是美妙无比,我张开嘴便将一只鲜红的乳头含住,用力的吸着舔着。舌尖在乳头上上下下,左左右右的拨动着,一手把另一边的乳房抓住,大力按了下去,在白嫩坚挺肉乳上一阵的揉弄,手指在乳头上揉捏着。

    丹萍的身体在轻吟中不停的扭动,我嘴里含着的乳头变硬了,我吸舔得更起劲,按住乳房的手,揉得更用力。丹萍全身似麻非麻非麻,似痒非痒,陶醉的娇喘连连,紧紧抱着我说:“公公好坏,这个样子玩弄你的儿媳。”

    我故意停止动作抬起脸说:“你嫌我坏我就只好老实点啦。”

    她把我的头按在她的肉呼呼的奶子上急切的说:“不嘛,人家就是喜欢你这坏样子嘛。”

    “哈哈,只要你喜欢我坏,我就继续坏下去。”说着将右手滑过光滑的小腹,
抚弄她毛茸茸的屄毛,舌尖也向下扫动,手上感觉温温烫烫,湿湿黏黏的。我用手指往屄眼中一插,在屄腔四周旋转摩擦,终于触摸到敏感点,屄腔里的嫩肉开始收缩,痉挛。丹萍满面通红,浑身轻抖,口中浪叫着:“哎呦,公公别扣了,啊啊,小屄屄痒,好痒哇。”

    我的手指稍微加力继续摩擦,丹萍的浪叫声更大了:“啊啊啊呀,痒死了!亲公公,好爸爸,我要我要。”

    “我的好儿媳,你要什麽?”我故意问她。

    她双腿弯曲大大的张开,从屄口涌出的骚水顺着屁股沟子玩下流,她扭动着屁股说“亲公公,好爸爸,你知道人家要什麽还问。”

    “我当然知道我的好儿媳现在最需要什麽,但我想听你亲口说出来。”
    “我要……我要公公的大鸡巴,我要公公用大鸡巴操丹萍的小骚屄,快,快呀,小骚屄受不了啦。”她的纤手握着鸡巴往屄口拉。

    看着儿媳淫态毕露的样子我按捺不住了。立在床边,两手抓住丹萍的腿架在臂弯上抬得高高的,早已坚挺硬的大鸡巴对准丹萍骚水汪汪的屄口操了进去,慢慢耸动屁股,鸡巴在她的屄里进进出出,“咕唧!咕唧!”的操动起来。

    “啊啊,公公,你的鸡巴好大好硬呀,把人家的小屄都撑破了。”
    我性致勃勃的看着大鸡巴在丹萍的小屄里抽插。插进去,屄口边缘的嫩肉随着鸡巴被塞进去,抽出来,屄眼里鲜红的嫩肉随着鸡巴翻出来。

    丹萍被我操的淫性大发:“你个大色鬼,老淫棍,骚公公,你知道你在操谁吗?你知道你的大骚鸡巴插在谁的屄里吗?我告诉你吧,你在操你的儿媳,你的大骚鸡巴插在你儿子老婆的屄里。啊,啊啊啊,你的大鸡巴好棒,小屄屄爽死了。操啊,操你的骚儿媳吧。”

    我的龟头明显的感觉被屄腔夹裹的越来越紧,插进抽出比刚才吃力许多,不由得加大操动的力度,突然有了要射精的感觉。我把鸡巴顶在她的子宫处停止操动,深吸了一口气,咬紧牙关,抑制住了射精。

    “啊——啊啊啊啊——,公公、爸爸,儿媳的小屄好痒呀,别停,快,快用你的大鸡巴使劲操我的小屄。快……快……快操呀。”

    我把她的双腿架在肩膀上,上身压在她的双乳上:“我操!我操!我操你个骚儿媳,小浪屄。”大鸡巴直起直落的狂操了起来,每一下都直顶着花心。这时,我感觉屄腔一阵紧一阵松,但又不不同于高潮时的收缩,鸡巴抽抽插插中,别有一番趣味。丹萍紧紧地搂住我的背脊,两个肉呼呼的大奶在我的胸下挤压、滚动,屁股配合著我的操动上下耸动:“啊——啊啊啊,美死了,操的好!好公公,不,我要叫你亲哥哥,啊,亲哥哥,你的大鸡巴操的丹萍妹妹的小屄屄美极了。用力用力操,啊啊啊啊啊,操的太美了。”丹萍秀发散乱,满脸涨红,淫语连连,骚水从屄口如泉水般涌出,温润着我的大鸡巴。我抽插的更加疯狂,大鸡巴在屄腔内左冲右撞。

    “哎呦哇!我的小屄好爽呀。亲公公,好爸爸,大鸡巴哥哥,你好棒,真会操屄,你把儿媳的屄操烂吧,你把女儿的屄操穿吧,你把妹的屄操肿操裂吧。”她的骚水愈流愈多,屄腔里更加的湿润温暖。

    为了控制射精,我放慢了抽插的速度,紧紧地搂着她说:“丹萍,我的好儿媳,你的小屄屄真美,操你的小屄真是舒服死了。”此时的丹萍已经淫欲大发,当然不容我缓慢,急切的喊着:“啊啊啊……真痛快,美死了。快,快操、操、操呀,使劲操呀!”“好丹萍,骚儿媳,浪妹妹,我操,我操,我操烂泥的骚屄。”我直起上身,双手按压在她的膝盖上,鸡巴又开始狂捣丹萍那淫水流淌的小肥屄。丹萍的屁股使劲的向上迎凑着我的鸡巴。肉体啪啪啪的撞击声、大鸡巴在屄里咕唧咕唧的操动声、淫荡的叫喊声响成一片。

    “啊——,骚鸡巴公公,你的大鸡巴好棒啊,操死丹萍的小屄屄了,美死了。
啊!啊啊啊……,我来了,我要上天了。”丹萍拼命的摇荡着屁股,我的鸡巴一下子滑出屄口,恰在这时一股骚水喷射而出,射在我的脸上、胸上。我把大鸡巴赶快插进屄里,立刻被剧烈收缩的屄腔紧紧夹裹住,一阵快感传遍全身,鸡巴更用力地抽插:“啊呀!丹萍,我也来了,我要射了。”“射吧,射吧,把你的骚精射进你儿媳的屄里。”丹萍抱紧我,屄腔更有力的夹裹着我鸡巴有节奏的收缩。一股股乱伦的骚精喷射在屄腔深处,淫荡的躯体疲惫不堪的瘫软在床上,渐渐疲软的鸡巴从屄口滑出,我们依然缠在一起搂抱着、亲吻着,享受那美妙的高潮余韵。

    太过瘾了,我终于操了丹萍的小嫩屄。我津津有味的回味着……我第一次见到丹萍时,心里就产生了一种莫名其妙的感觉。她那丰厚的嘴唇、圆圆的杏眼以及微微一笑露出的细小而排列整齐的牙齿。按照淫相学的说法,唇厚屄肥,眼小屄紧,齿如排玉,必有妙器。我暗暗品鉴着,淫邪的欲念在心中蠢蠢欲动。特别是她和儿子结婚后,经常穿着薄如蝉翼的真丝睡裙出现在餐桌上、客厅里,挺挺的乳房颤巍巍的挑逗着我的神经,更加激荡起我心中淫邪的欲念。

    儿子被派到莫斯科的分公司去工作,期限两年,每年可以回家休假两个月。丹萍三天两头回家住,我和老婆王晓霞趁她不在的时候又可以无所顾忌的操屄了。听着老婆淫荡的叫床,我脑海里总是浮现出丹萍的身影,操的就更疯狂。不知不觉十个月过去了,儿子应该回来休假了,可是,儿子打来电话呢说:“由于工作离不开,不能如期休假,按公司规定,一名家属可以前去,一切费用按公司员工出差报销。当然应该是丹萍去,可是不巧,丹萍手头也有一项工作要限期完成,而别人也代办不了。没办法,在儿子的极力主张下,老婆王晓霞去了莫斯科。
    家里就剩我和丹萍了。也许怕我孤单,丹萍不再回娘家了,每天下班回来,陪我一起吃,一起看电视聊天。她和往常一样,还是穿着丝睡裙,我的眼睛总是不由自主的盯着她那睡裙下的乳房,当她低头俯身时那对白白腻腻的乳房、红红艳艳的小乳头几乎完完全全暴露在我眼前,我不由得呼吸急促。当丹萍注意到我的眼神时便对我妩媚俏皮的一笑。我隐隐意识到我和丹萍之间要发生点什麽事了。一些本不该发生的事情却发生了,总有一个偶然的机缘。今天我操丹萍,就是出于一个偶然的机缘。不过后来我知道这个机缘是丹萍刻意制造的。

    今天晚饭后,我和丹萍照例一起看电视聊天。当我的目光习惯性的扫到她的前胸,哇!她没戴胸罩,半透明的丝睡裙下,圆滚滚的乳房轮廓清晰,鲜红的乳头直愣愣的峭立着。丹萍似乎不经意的打开双腿,一蓬黑黑的屄毛若隐若现。我的目光上下扫动,呼吸有点急促。丹萍却站起身冲我别有意味的一笑说:“我去洗澡啦。”说完,扭动着纤细的腰肢和浑圆的屁股进了卫生间。心猿意马在胸中冲撞,突然,哗啦啦的声响从卫生间传出,接着是“啊”的一声叫喊。出什麽事啦?我没及细想,立即冲进卫生间,只见地上散落着洗发液、沐浴乳的瓶子,丹萍赤裸着坐在地上“哎呦,哎呦”的呻吟,我蹲下身扶住她的臂膀,急切的问:“怎麽啦?”

    “地太滑,摔倒啦,哎呦,好疼。”她喃喃的说。

    “快到床上躺着吧。”我把她的一只胳膊搭在我的脖颈上,双臂把她抱起来,
她赤身裸体的依偎在我的怀里。我抱着她放到床上,本想用件单子什麽的给她盖上,突然心中一动,她那玲珑美妙的身体像磁铁般吸引着我的目光,这是一个绝妙的、理由充分而正当的机会。我暗自高兴:“摔到哪了?我看看要紧不。”我的眼睛不肯离开她的身体。

    她翻转身趴在床上,指着腰间说:“这地方好疼。”

    看上去不红也不肿,应该不会有大问题。我的手摩挲着她那柔滑的肌肤:“来,我给你揉揉。”

    我俯下身双手轻轻在她的腰部按揉着。“怎麽样,还好吧。”

    “恩,舒服。哦,在往下点嘛。”她娇声嗲气的说着,两腿大大的分开,一个毛茸茸的屄半隐半现。此时,我似乎有点明白了,手慢慢的向下揉,两片白白肉肉的屁股在我的揉动下张开、合拢。一会儿,她悄悄伸出一只手握住了我早已硬挺挺的鸡巴。我心头猛地一震。此时无声胜有声,心有灵犀一点通。我嘻嘻一笑,把她的身体翻转过来……,于是,自然而然的发生了刚才那一场翁媳乱伦的淫荡一幕。

    “爸爸,你在想什麽?”丹萍的头枕在我的肩上问。

    “我在想今天你是不是故意勾引我。”

    丹萍嘻嘻一笑:“是你勾引人家嘛。你色迷迷的眼睛总是在人家身上看来看去的。”

    “那你刚才是不是假装摔倒的呀?”

    “人家是给你制造个机会嘛。”她调皮的嬉笑,更显得妩媚可爱。
    “你个小骚屄,真看不出年纪不大倒蛮有偷情的经验呢。”说着我把她搂进怀里,嘴唇贴着嘴唇,欲望的舌尖搅动在一起。

    “丹萍,我看你是个小浪女,你和多少男人操过屄呀?”

    “你都操你的儿媳,不也是个骚家伙吗?咱们是骚味相投啦,我也就不隐瞒什麽了,我把我们家的事都告诉你吧。”接下来,丹萍的讲述让我惊奇不已……分享0 收藏15拍手1 嘘0 评分感谢340 感谢列表分享Facebook我觉得捷克论坛??
←谢谢您的肯定,我们会更努力。

    回覆使用道具举报jackymonky123 头香发表于 2012-12-18 16:25:11 |只
看该作者 |简繁第二乐章??世代相传的乱伦风俗丹萍的家乡,群山连绵,沟壑纵横,山高林密,几乎与外界隔绝。蚩尤的后裔世世代代在这里繁衍生息。生活在这里的人们千百年来一直延续着一个先祖们在穴居时代形成的家族成员之间乱交的风俗。解放后,当地政府曾严令割除这个陋俗,但是,遭到抵触。人们表面遵守着政府的禁令,但暗地里仍守着这个习俗。这种事自己家不外传别人也无从知道,所以,政府也只好睁一眼闭一眼了。

    丹萍的爸爸沈福贵18岁就结婚了,那时她妈妈丁彩凤才16岁。婚后一年,姐
姐丹枫出生后,她爸爸当兵去了。聪明能干,加上运气好,她爸爸第三年提了干,有了每年一个月的探家假,于是又陆续有了丹萍和弟弟丹杨。丹萍的爷爷、伯伯、叔叔经常在孩子们面前操家里的女人们。

    随着年龄的增长,她渐渐懂事了,从妈妈那里她知道了男人那个东西叫鸡巴,
女人那个东西叫屄,男人把鸡巴插进女人的屄里就是操屄,操屄是件很好玩的事情。

    有一年,丹萍的爸爸回来,晚上,丹萍被妈妈的叫床声吵醒,看见爸爸肩上扛着妈妈的双腿,大鸡巴在妈妈屄里使劲操,她爬过去对爸爸说:“爸爸,我也想操屄,你也操我的屄吧。”

    爸爸忍不住笑了:“我的小宝贝,你还小,不能操屄,等你长大了爸爸就操你好吗?”

    丹萍委屈的哭了起来。爸妈停止操动,过来哄她,她依偎的爸爸的怀里,小手抓着爸爸的鸡巴撒娇:“不嘛,我就要和爸爸操屄嘛。”

    爸爸无奈了,只好说:“好宝贝,爸爸和你操屄,不过不能用鸡巴操你。”
    “为什麽呀?”

    “你看爸爸的鸡巴这麽大,你的小屄屄那麽小,怎麽操得进去呀,爸爸用舌头操你吧。”说着张开丹萍的腿,用舌尖舔弄她的小屄。

    丹萍被舔弄的嘻嘻笑着:“好痒,好痒。”

    从此,丹萍就经常缠着爷爷、伯伯、叔叔舔她的小屄。

    爸爸当到了营长后,可以带家属了,妈妈、姐姐、丹萍和弟弟成了随军户口,
一家人搬到到城里住。爸爸和妈妈几乎每天晚上操屄,而且从来不避讳孩子们。那时,丹枫15岁,丹萍11岁,丹杨9 岁。过了两年,丹萍的爸爸转业了,她们全
家就来到这个城市。

    丹枫考上了上海的一所大学,临走前的几天,爸爸给她开了苞。那天晚饭后,
一家人在客厅里看了会电视,爸爸搂着丹枫说:“枫儿,你长大了,就要离开家了,你不是早就嚷嚷着要和爸爸操屄吗?现在爸爸就操你,你愿意吗?”

    丹枫激动的两眼放光:“当然愿意啦,我都等了好多年了,每天晚上你和妈妈操屄,大喊大叫的,人家的屄里就痒的难受,不停的流水,要不是想让爸爸操第一次,我早就和同学操了。”说着就急不可待的脱光衣服,仰靠在沙发上,张开双腿高高抬起,露出了毛茸茸的屄。

    丹萍和丹杨虽然经常看爸妈操屄,但却没看过开苞,一起凑过来。爸爸跪在沙发前,俯下身舔弄丹枫的屄,手掌捂住丹枫已经发育成熟的大大的乳房揉捏。丹枫发出愉快的娇吟,爸爸的舌尖从已经勃起的象黄豆粒大小的阴蒂顺着大阴唇内的沟槽上下舔弄,舌尖探进小小的屄眼旋转搅动,丹枫不由得叫出声:“啊啊啊,好舒服呀,啊啊啊啊啊,小屄屄里面好痒呀,好爸爸,快用你的大鸡巴操我,操女儿的小屄屄,快快,快呀,女儿要爸爸的大鸡巴。”

    爸爸把丹枫平放在沙发上,丹枫高高抬起大张着的双腿,湿漉漉的小屄等待着大鸡巴的操入。爸爸挺着坚硬的鸡巴在屄口轻轻摩擦,紫黑的大龟头沾满小屄屄流出的淫液,抵住屄口慢慢的插入,处女膜开始一点点的撕裂。“哎呀,疼。”丹枫皱着眉叫了一声。

    妈妈在爸爸背上重重的打了一掌:“你慢点呀,看把孩子操疼了。”丹枫见状说:“爸爸,枫儿不怕疼,挺得住,你使劲往里操吧。”爸爸附下身和丹枫亲吻,鸡巴继续向里插。丹枫轻轻咬着爸爸的嘴唇,屁股一下一下往上抬,想让大鸡巴早点插进去。丹萍目不转睛看着爸爸的大鸡巴渐渐整个没入姐姐的屄里,开始轻缓的抽动。“爸爸,你的鸡巴好烫好硬,枫儿不疼了,好舒服好舒服呢。”
    爸爸逐渐加快抽插的速度,丹枫的屄里面痒、麻、酸、涨,樱唇娇喘吁吁:“嗷嗷嗷,爸爸,操快点,再快点,枫儿好爽。”

    丹萍看着姐姐和爸爸操的起劲,心里升起强烈的淫欲,屄水流淌出来,立刻脱光衣服叫着:“杨杨,快给姐姐舔屄,姐姐的屄好难受。”

    丹阳把手指从妈妈的屄里抽出:“你们快看,妈妈的屄流了好多骚水。”
    妈妈嗔叫一声:“坏小子,敢调笑妈妈,快给你姐姐舔屄去吧。”
    丹杨嘻嘻一笑,把嘴凑在丹萍的屄上嘬着、舔着,一只手伸到丹枫的屁股底下扣弄屁眼。丹枫感觉屁眼发涨,刺激起更大的淫欲,连连叫喊:“杨杨,你真会玩姐姐,对对,插进去,插深点,用你的手操姐姐的屁眼。嗷嗷嗷,爸爸,使劲操,操我的浪屄、骚屄。”

    妈妈扑哧的笑了:“这小妮子浪劲还不小呢。”

    爸爸一边操一边说:“有其母必有其女嘛,这还不是你的遗传呀。”
    丹萍也介面说:“就是嘛,以前在老家,大伯、叔叔和爷爷一起操妈妈的时候,妈妈叫的比这可浪多了。”

    在一家人淫声淫语的戏谑调笑中,丹枫突然啊的一声大叫,身体一阵颤抖,达到高潮。爸爸把丹枫上身扶起抱在怀里,鸡巴插在屄里停止操动,享受着女儿娇嫩的小屄里强烈收缩夹的美妙感觉。丹枫酥软的依偎在爸爸的怀里,喃喃的说:“爸爸,你操的我好美呀,就像飘上天一样。”

    爸爸把她的身体放倒,轻轻抽出鸡巴,丹枫的小屄眼流淌出一缕鲜红的黏黏的液体。“爸爸,别出来嘛,我还要,我还要你操我的屄,我要你把精液射精我的屄里。”

    妈妈过来抚弄着丹枫的头说:“好女儿,第一次不能操的时间太长,好好休息休息,明天再让爸爸好好操你。”爸爸挺着沾满血丝的鸡巴,褪下妈妈的小内裤,妈妈默契的弯腰翘臀,爸爸抱着妈妈的屁股从后面操了进去,妈妈的两个大奶在丹枫的眼前摇摆晃动,丹枫抬起头嘬住一个乳头,手指按在妈妈的阴蒂上,一边揉一边感觉着爸爸的鸡巴在妈妈的屄里快速的进出。

    丹萍考上大学时,也是在临走前让爸爸开了苞。在爸妈大床上,她的头枕在妈妈的大腿上,享受着爸爸润滑滚烫的舌尖掠过她全身每一寸肌肤的酥酥痒痒的感觉,舌尖停留在乳头轻轻地拨动,火热的嘴唇含住乳头吸吮:“嗯,嗯嗯。”丹萍欢愉的轻吟。舌尖继续滑动,在屄毛间梳理探索,丹萍不由得张开腿,让舌尖顺利的找到那两片肥肥美美的阴唇,拨开微微开启的肉缝,挑逗那颗敏感的小豆豆。一股电流通遍全身,丹萍的身体微微一震,屄眼抽搐着涌出淫液。舌尖在大阴唇间的沟槽里上下扫动,在屄眼处旋转,嘴唇紧紧地按压在屄眼上,舌尖探进屄眼,丹萍全身的电击感一波一波的增强:“啊、啊啊啊……,好美呀。”丹萍扭动身体感叹着。随着嘴唇的吸吮和舌尖的舔弄,丹萍感觉一股股热流涌出屄眼,情不自禁的大声淫叫起来:“啊啊啊……,爸爸,我好美,我要,我要,我要爸爸的大鸡巴操我。”

    爸爸的大鸡巴顶在屄口研磨,淫水沾满龟头,爸爸稍稍用力,鸡巴慢慢进入。

    “爸爸,我不怕疼,快,使劲操进去。”丹萍急切得喊着,屁股向上抬起,爸爸迟疑了一下,屁股一耸,推动大鸡巴直插进去。丹萍忍着处女膜撕裂的疼痛说:“好啦,爸爸的鸡巴终于操进我的小屄啦,爸爸,你放心的操吧,使劲的操我。”爸爸开始轻缓的抽插,丹萍发出一声声欢快的淫叫:“爸爸,你的大鸡巴好棒好硬,操的丹萍太美啦,操呀,操呀,操丹萍的小屄屄。”

    爸爸逐渐加快速度和力度,丹萍已经感觉不到疼痛,只感觉一阵阵奇妙的快感从屄腔冲向全身:“啊呀呀,我飞了,我飞起来了。”屄腔开始强烈的收缩,淫液、鲜血随着鸡巴的进出而大量的溢出,流淌在床单上。她终于尝到了盼望已久的操屄的乐趣。

    弟弟丹杨没考上大学,爸爸给他安排了一个不错的工作。从这一年起,丹杨开始和妈妈操屄。在丹杨正式上班的头天晚上,爸妈把他叫到卧房说:“杨杨,你也长大了,从今天开始,你可以和你妈妈操屄了。”

    杨杨高兴的惊呼起来:“太好了,我终于可以操妈妈的美屄啦。”他急不可待的脱光衣服,妈妈褪下睡裙躺在床上,看着儿子健美的身躯,高高挺立的鸡巴,内心升腾着欲望的火焰。儿子很小的时候她就喜欢吸舔儿子的小鸡鸡,眼看着儿子的小鸡鸡一天一天的粗壮,她早就渴望儿子的鸡巴操进她的屄里,用那阳气旺盛的童子精液滋润自己的屄芯。这一天终于来了,眼前的这根鸡巴虽然还显得稚嫩,但已经是傲然暴涨,透出勃勃生机,妈妈的眼神有些迷离,浓密的屄毛下肥厚的阴唇微微张开,淫水泛滥:“来,儿子,用你的鸡巴操妈妈的屄吧,妈妈的屄都馋的流口水了,快用你的大鸡巴给妈解解馋吧。”

    “妈妈,我来了,我来了,儿子的大鸡巴就要操进妈妈的大肥屄了。”丹杨趴到妈妈身上,鸡巴熟练准确的顶着屄眼,屁股一努,扑哧一声,直插到屄腔深处。丹杨快速猛烈的操着,妈妈的双腿大张着高高抬起,屁股迎合著鸡巴的操动上下起落。丹杨直起身体跪着,抓着妈妈的脚腕高高举起,清楚地看着自己的鸡巴在妈妈的屄里操进操出,听着妈妈歇斯底里的淫荡叫喊,越操越快,越操越猛,妈妈“啊啊啊啊”的叫着,“我的儿呀。”突然一声嘶喊,身体剧烈的扭动,屄腔有力的收缩,丹杨也已到达顶峰,狠狠地往屄的深处顶了几下,鸡巴跳动着喷射了。

    从此,丹萍的妈妈开始享受这个生龙活虎般的鸡巴。

    丹萍的妈妈本就是一个淫荡的女人,而且又是从一个群交乱伦的环境中过来的,现在孩子们都大了,没什麽操心事了,又正是如狼似虎的年龄,性欲越来越强,当然不能满足于只是和老公、儿子操屄。于是和单位的一个处长尹中勾上了。开始是下班后在办公室操,但总觉得不过瘾,而且又怕被人发现。她干脆就把家里的事告诉了尹中,把他带到家里和老公儿子一起操。没想到还是被尹中的老婆发现了,并且和尹中离了婚。离婚后的尹中干脆就住到了丹萍的家里,丹萍的妈妈几乎每天晚上都被三个大鸡巴轮流着操。

    丹枫毕业后在临近的一个城市工作,周末回家,除了和爸爸弟弟操,自然也和尹中操。两人相差12岁,竟然情谊绵绵,操出爱情的火花。

    于是和尹中结了婚,通过尹中的关系调回本市。

    丹萍在大学里认识了我儿子刘强,她风姿卓约的身材,嫺熟的操屄技巧,深深地迷住了刘强。为了操屄方便,在学校附近租了一间房子。

    毕业后,丹萍不愿意远离她那个充满淫乱诱惑的家,动员刘强一起回来工作。

    听完丹萍的讲述,我的鸡巴还在高杆坚举的竖立着,插在她屄里的手也湿湿的黏黏的 .“爸爸,你不会鄙视我们家吧?”丹萍看着我说。

    “怎麽会呢?我都羡慕死了。”我把丹萍搂在怀里。

    “那刘强操他妈妈你愿意吗?”

    “要是以前我还真的接受不了,现在我倒真希望她们母子操上呢。”
    丹萍嘻嘻一笑:“是因为你想操我吗?”

    “是呀,如果他们母子也操了屄,咱们一家就能正大光明的乱伦操屄了。哈哈,乱伦,听起来丑,做起来还真美呢。”

    “爸爸,你这个愿望一定能实现。你明天就和我一起去我家吧,你可以操我妈妈,可以操我姐姐,你也可以亲眼看着你的儿媳和亲爸爸、亲弟弟、姐夫一起操屄。”

    “太好啦,一言为定。”

    这天晚上,我搂着丹萍进入美美的梦乡


【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