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乱伦小说  »  当个小留学生
当个小留学生
【当个小留学生】



到了美国这个陌生的国度已经叁个多月了,叁个月前我刚从台北县一所国中 毕业,父母送我到洛杉矶念书,当个小留学生,而我就寄住在明姨的家理,明姨 是妈妈的亲妹妹,今年叁十五岁,还未结婚。她叫陈明茹,所以我们都叫她明姨, 母亲都叫她小茹,听说明姨从小就被送到美国去念书,现在在洛杉矶的一所幼稚 园教书。

刚到那一天,我按了按电铃,开门的是一个极为美丽的女人,有一双大眼睛, 眨呀眨的,我马上认出眼前的女人正是明姨,她一看到我就说,(小风,好久不 见,长得这麽高,你妈已经打过电话给我了。这一段时间你就住在我这儿吧)边 说边向前给我一个美式的见面拥抱,我身高只有160,阿姨却有170,所以 接触到我脸上的是软绵绵的东西,混着一股乳香,这时我才注意到阿姨胸部好大 好挺,少说也有38D以上,我的视线往她奶上一放,原来她穿的是白色的薄T 恤,里面没穿胸罩,粉红的乳晕,高翘的奶头,隔者T恤向我打招呼,看的我裤 子理面的阴茎快炸了开来,还好我那时穿的是牛仔裤,这才没有失态。

接着阿姨带我进入我的房间,我的房间在二楼,阿姨在我前面上楼,楼梯是 出人意外的倾斜,我不经意的抬头一看,竟然然看到阿姨短裙内的白色内裤,一 撮黑色极为浓密的阴毛,映在阿姨半透明的性感内裤里,我不由的看的阴茎高高 的翘了起来。一股想冲上去抱住阿姨的冲动,在我脑中展了开来,我葚至想把她 强暴一番。不料後来却是我被她强暴,不过这也是後来的事。(小风,这是你的 房间,满意吗?)她对我亲切的笑着。(好漂亮,我从未住过这麽大的房间。)

我兴奋的跑上去躺在偌大的床上,一瞥眼,发现一见奇怪的事,为什麽床的 四脚柱子上,都绑着长长的尼龙绳,少说也有一公尺垂在床脚。正要开口问,阿 姨说到(等一下,洗完手下楼吃饭)(好,谢谢阿姨)。下楼吃了晚餐,帮阿姨 洗碗,她直夸我乖,还把我从後面抱住亲了一下。初时只觉阿姨,可能是因为美 国住久了,比较热情,不过总觉得怪怪的。原来阿姨抱住我的同时,她的手在我 的短裤上老二前面,有意无意的抚摸了几下。洗完碗,到客厅陪她看电视,不觉 已经九点了。(阿姨,我想睡觉了)(好,早点去睡吧)一丝淫偎的笑容在阿姨 的脸上泛了起来。

旅途的劳顿,让我没一会儿工夫就进入梦乡,不知睡了多久,忽然觉的有人 在脱我的内裤,通常我只穿内裤睡觉,一抬头竟然是阿姨,她双手抚弄着我的阴 囊,食指扣弄我的屁眼,嘴巴含着老二,快速的进出着,我人虽不高,但老二翘 起来却有八寸长,叁寸宽,一惊之下,才发觉四肢早已被尼龙绳困绑在床头,动 弹不得。阿姨发现我醒来之後,对我说,(小风,你的鸡巴真大根,又一股处男 的香味,真好吃)言毕,用舌尖,挑弄着马眼,一股精液差点射了出来。阿姨也 察觉到了,加快含弄大鸡巴的速度,很快的我的老二射出一股浓浓的精,她熟练 的拿起杯子,把热精接在杯里。阿姨站了起来,她穿着一件透明的黑色胸罩,小 小的罩杯,包不住她那硕大的乳房,黑色透明的高腰小内裤,似乎跟内衣是一套 的,浓密的阴毛大量露在内裤的边缘,我一看到这景象,顾不的被绑住的不舒服 感觉,鸡巴又硬了起来,(年轻人果然是年轻人,马上又翘起来了,老娘今天非 把你的精液榨乾不可。)霎时间,我的心理掠过一股寒意,但是那充满淫秽的场 面,仍让我的老二持续高翘。

阿姨爬上床头,双腿胯坐在我的脸上,她把内裤拨到一边,浮现在我眼前的, 是一处浓密的黑森林,中间伴着潺潺流水的小河沟,阴唇一张一开的像盛开的花 瓣,肥大的阴蒂暴怒的向前伸展着。从未过女人滋味的我,看的是兴奋极了。不 分由说,我把脸凑上去,舔弄着那腥骚的阴部,阿姨兴奋的抓着我的头发,(把 舌头伸进去!),一声令下,我把卷曲的舌头探进那蜜洞,忽然,一股腥液泊泊 流出,实在不甚好闻,我把头偏了过去。不料紧接而来的是一巴掌,重重的打在 我脸上,又辣又痛。(把我的水喝掉!),抓着我的头发,用力的靠向她的阴部。

我只好忍着腥臭,把她喝了下去。原以为这样总该结束了吧。正要把头转开, 不料又是一巴掌过来,比上次更痛。(小风,想跟我住,就得配合我,不然就把 你赶出去)。(好吧,那阿姨现在要我做什麽)我忍着脸上的痛楚问着她。(我 现在膀胱胀的紧,你就当我的尿桶吧!)话一说完,我还来不及反应,一股咸腥 的尿液,哗啦啦的射进我的嘴巴。阿姨抓紧我的头不放,以至於我的嘴离不开她 那淫秽得阴部。尿完之後。阿姨望着我那充满尿液的脸庞,不禁得意哈哈大笑。 弯下身来,亲吻我的嘴巴。

她伸舌探入我的嘴中不停的翻搅,不知是在与我接吻,还是在享受我嘴中残 馀的尿液。

她站起来之後,脱掉自己的透内裤,用力的砸在我脸上(尽情的闻吧)

,把自己胸罩那小的不能在小的罩杯,往下拉,两粒大奶弹了出来,还晃动 着,乳晕之大超乎我的想像,直径约有六公分,奶头高高的翘了起来,(小风, 渴不渴啊?阿姨你喝奶),她挤者两粒硕大的乳房,竟射出两道乳汁,在我充满 尿液的脸上,难怪我初见她时,靠在她身上有股浓郁的奶味。她在我眼前晃动她 的大奶,把坚挺的奶头伸向我的嘴巴,我不由的伸了头,想吃奶头。阿姨却故意 把身子往後移。四肢被绑住的我。只能吃看的到吃不到。阿姨见状,发出得意的 淫笑。打了我一巴掌,(小贱人,想吃我的奶是不是,老娘偏不让你吃)忍不住 脸上的疼痛,我的眼泪流了出来。阿姨看到,(男孩子,动不动就哭,真没用, 好啦,老娘你吃奶啦)。言毕,那硕大的肥奶挤近我的口中,我不停的吸吮着奶 头,奶汁泊泊的流入我的口中。舌头拨弄着奶头,看起来越发坚挺。

阿姨忍不住哼哼着(喔喔……yes……yes……好爽)。她反手过去握 住我的大鸡巴,上下套弄着。食指拨弄着我的尿道口,酥麻的感觉传遍我全身。 阴茎的脉动越来越强烈,阿姨倏的跳起来,把杯子拿过来,一口含入我的老二, 我和我呈69式,一方面闻着那腥臭骚味的阴部,一方面老二被阿姨舒服的含弄 着。

一股浓精射了出来。阿姨果然经验老到,算准射精的角度。把精液全部接在 杯理。

得意的笑容,浮现在她嘴角,(今天,可以喝童子精喝个够)。

弄了一会儿,阿姨站起来,解开黑色胸罩,把它放在我的老二上磨擦,虽然 已经射了两次,但是此从未有的性欲刺激,让我的老二在有点疼痛中又站了起来, 这回阿姨可乐了,(今天搞个五次不成问题啦),她抬起她的腿,用脚趾抚摸着 我的粗大老二,抠弄着我的马眼。脚掌按摩着我的阴囊,她一边弄着一边侧头看 我的反应。虽然觉的很脏。但性器的刺激,还是让我的老二高高的翘起。暴怒的 血管诉说着挑起阿姨的进一步行动。她走到她的房间,不一会儿工夫,又回到我 的房间。一看吓了一跳,她一胯下什麽时後多出了一根大黑鸡巴。仔细一看,原 来她是穿着,前面有一根假鸡巴的裤子。她走向我把假鸡巴塞进我的嘴里,要我 学女人为男人口交一样,舔弄那根黑鸡巴,恶心的同性恋感觉浮上我的心头,我 头本能的侧了过去。阿姨左脚一抬,踢了我的脸一下,天啊,真痛,脚掌硬压着 我的脸颊把我头转了回去。在她的淫偎之下我乖乖的把假鸡巴含了进去。阿姨看 到我开始舔它,觉的很有趣,性欲大发。

一脚踩在地上,一脚踩在我的脸上。拉起我的手去帮她手淫。我轻轻的拨开 她的阴唇。手指抠弄着她的阴蒂,食指插入又湿又滑的阴道,来回抽送着,(伸 ……两……根……进去……喔……喔)。我把中指也伸了进去,频律越来越快。

一股浓臭阴精,随着我的手指滑了下来,流的我整支手臂都是。紧随淫水後 面的,是一股强劲的水注,哗啦啦打在我脸上,熟悉的味道刺进我的鼻中。这次 阿姨尿的比上次还多。我的眼睛几乎无法睁开了!

阿姨似乎意犹未尽,她走到我的後面,把床後面两根柱子上的尼龙绳往上拉 起,绑住固定,如此我的双脚被吊了起来,整个屁眼露了出来,阿姨舔我的屁眼, 我第一次知道屁眼被舔是如此的舒服,她另一手按摩着我的阴囊,不时滑到上面 整根鸡巴来回搓弄着,舔了十分钟,我的屁眼一舒服,渐渐的松开了,阿姨插入 一根手指,有疼痛的感觉,让我打了一个哆嗦。不过随着她的抽弄,却也渐渐舒 服起来。阿姨见到我肛门渐松。站起来,吐一抹口水在手上,然後擦在假鸡巴上, 又吐了一抹口水在我的肛门里。忽然她腰部用力一挺,假鸡巴滑进肛门里,一股 电流传遍我全身,混杂着肛门撕裂般的疼痛,和我的尖叫。但这非但没有得到阿 姨的同情,她反而更用力奸我的屁眼。脸上露出了陶醉的表情。

抽插约末两百多下,我也渐舒服起来。阿姨一面奸,一面用手掌大力拍我的 屁股,两片屁股被拍的红肿高胀。在性奋与痛觉融合之下,我阴茎更加暴怒,偌 大得龟头似乎随时有炸开的可能。阿姨把假鸡巴拔了出来。解开尼龙绳,让我又 成躺平姿势。她跳上床。拨开大阴唇。往我的大鸡巴坐下去,只见大鸡巴被湿湿 的阴部阿整根含了进去。阿姨快速的上下套弄着,肥奶随着跳动的频律左右摇晃。

我只觉阴茎被湿热的东西紧紧夹住,那种感觉是前所未有的舒服和刺激。龟 头和子宫颈口不停的接吻着。我在也受不了了。老二又胀大了一公分。阿姨也察 觉到我老二的变化。

把我鸡巴拔了出来。一面套弄它,一面又把刚刚杯子拿过来。我的老二血管, 暴怒似的浮了起来,抽动几下。射出了更多的精液,力道太强以致射的有五公尺 之远。阿姨见杯子接不到。马上一口含住老二,一边套弄,後续更多的精液嗤嗤 的射入她的口中。甚至有一部分从嘴角流了出来。射完之後,她解开我的尼龙绳, 把我抱了起来亲我一下,(小风好棒,阿姨爱你)。我因为被阿姨折磨的太累, 以至於嘴中还残留着尿液就昏睡过去。

第二章淫肉地狱第二天早上,我睡到七点多,阿姨把我叫醒。

「小风,再不起床要迟到了」吃过早餐,她载我去上学。一路上和我闲聊着。

看着她那美丽的脸庞和和蔼的笑容。我几乎不能把她和昨天晚上淫虐我的那 个人联想在一起。

到了学校之後,我也无心上课,一方面由於语言的隔阖,另一方面屁眼的疼 痛仍困扰着我。上课的老师是一个黑女人,长的还不错。约莫二十五,六岁。穿 着一袭米黄色的短洋装。她对班上同学说:「大家好,我是你们班的导师,我叫 凡妮莎。主教数学,你们要乖要听话喔」

说话的语调像个小孩子似的,不时格格的娇笑,同学们也不时被她惹的轰堂 大笑。凡妮莎似乎注意到心不在焉的我。

凡妮莎:「现在下课,史帝夫到我办公室来一下」,史帝夫是我的英文名字。

我低着头,跟着她走进办公室,心想完蛋了,稳要遭她一顿骂。

她拉了一张椅子,叫我在她对面坐下。不料她对我的上课不专心一点都没有 责怪的意思。反倒问我:「你阿姨是不是叫Cynthia?」

我点了点头:「对啊!你怎麽知道?」Cynthia正是我阿姨的英文名 字。

她笑笑说:「我以前跟Cynthia是同事,那时候我也在她那所幼稚园 教书」

我这才会意:「难怪,你认识她」

她接着道:「我们今天早上才通过电话,她说她外甥来住她那里,而且在我 这一班念书,要我多照顾她,今天晚上她请我到你们家吃饭」

「听她说她很喜欢你,而且你们昨天晚上玩的很愉快」

说完,我双颊不禁红了起来,又想到那昨晚那令人窒息的淫乱场面,心理是 又爱又怕。

凡妮莎把二郎腿放下,由於她坐在我的对面,穿的又是短短的迷你裙,红色 的小内裤从裙子里露了一点出来,我视线与红内裤一接触,老二不安份的翘了起 来。

凡妮莎也发现我短裤的异样,反而将自己的裙子往上拉一点,此时我的鸡巴 暴怒了起来,恨不得马上把拉打开,套弄一番。不料,她伸手过来抓住我暴怒的 鸡巴,一面在我耳边轻说:「你阿姨说的不错,今天晚上好好等我,老师会把你 这根大鸡巴的饱饱的」

她说完,大力捏我鸡巴一下,我忘了被捏的痛楚,心里反覆龃嚼着她最後的 一句话,又兴奋又害怕的望着她渐渐离去的背影。

「我回来了!」回家一看阿姨正在准备晚餐,蛮丰盛的,还有红酒,蜂蜜等, 不等阿姨说,我早就知道这是为了老师的到访所准备的。

叮咚……叮咚……我赶快跑去开门,首先看到凡妮莎,我趋上前去,大声说 「老师好!」,她摸了我的头一下,说:「你好啊!史帝夫」

凡妮莎後面还站着一个人,约叁十初头,五官极为明显,算是个白人美女, 她拉着我到她面前说:「史帝夫,这是凯莉」我对她微笑了一下。接着转头对凯 莉说:「这就是我昨天跟你说的小帅哥,史帝夫」还对她眨眨眼,露出了一股意 淫的微笑。

我领着她们到客厅坐下,阿姨也从厨房出来了,叁人似乎是很熟的朋友,叁 人一见面,不但互相拥抱,还彼此在对方的嘴唇上印下深深的一吻。真不知是情 侣还是朋友。

「你们先坐一下,我去准备晚餐」阿姨又进了厨房。我则坐在靠厨房的沙发 上看书。

凡妮莎一进厨房,看见阿姨正在切小黄瓜,她从後面抱住阿姨,两手跨过她 的腋下,接过菜刀帮她切小黄瓜。两人不时发出淫荡的戏弄声,似乎在互相挑逗 着。我忍不住好奇往厨房一看,由於门并没有关,所以里面的情况,我看的一清 二楚。

凡妮莎边切边用她的大奶顶着阿姨的背部磨擦,阴部隔着衣服与阿姨屁股接 吻着。切了不到五分钟,阿姨嘴巴不停发出哼……哼……的叫声。

凡妮莎把菜刀放下,翻起阿姨的裙子,用手拨开阿姨得小内裤,两手指在肉 洞里来回抽送着。另一手把阿姨的低胸t恤往下拉,阿姨并没有穿胸罩,两粒大 奶蹦了出来,凡妮莎不停抚弄着阿姨的奶头。一面低下头吸吮那粉红的乳晕。

接着,凡妮莎把阿姨的透明白内裤扯了下来,还拿到鼻子前面闻了一下,忍 不住用舌头舔那内裤中间部份。

「Cynthia,你的肉洞味道还真香」凡妮莎淫偎的笑着说。

阿姨被凡妮莎挑起性欲,一反身把她抱起放在流理台上,裙子一翻,凡妮莎 的性感红内裤露出来,只见那高腰的内裤,中间的部份极为狭窄,还开了一个洞, 阿姨用舌头轻拨凡妮匙莎的阴蒂,两根手指不停在她的阴道中抽送着。亮白的淫 水从黑色肉洞中流了出来,在黑色皮肤上,看起来极为显眼。

凡妮莎禁不住阿姨的挑弄,把上衣扣子打开,露出一对黑色大乳,双手不停 抚弄着,时而低头吸吮自己的高翘奶头。

我在客厅见到这一幕,鸡巴再也不听使唤,胀的快把裤子撑破了,我把短裤 脱到膝盖,一边看着厨房的淫秽景象,一边快速的套弄我的阴茎。浑然忘了客厅 还有凯莉阿姨在。正在套弄的同时,忽然觉的鸡巴被另一支温柔的小手握住。转 头一看,凯莉似笑非笑的忘着我:「小风,你的鸡巴还真大根,你是故意掏出来 要给阿姨看的吗?」

说完,她一口把我的大龟头含了进去,舌尖不时挑弄我的马眼,弄得我阴茎 快炸开似的,她同时一手抚摸我的阴囊,一手轻拨我的肛门口,一股前所未有的 兴奋感觉瞬间传遍我全身。

帮我口交十分钟後,她站了起来,拉开她牛仔裤的拉,示意我脱去她的牛仔 裤,我二话不说,用力把它扯掉,露在我眼前的是一双极美的修长白腿,往上一 看,她的白色小内裤早就湿成一遍,淫水的臭骚味,激起了我的性欲,把她内裤 快速地褪到膝盖处,用力吸吮那多蜜汁的小洞,她一脚跨在沙发上,则用力用她 阴部奸我的脸。过了五分钟,蜜洞早已泛滥成灾了,她走到对面沙发,趴在上面, 屁股翘的高高地。我站了起来,挺着八寸长的大阳具,走进蜜壶,凯莉淫骚得摇 晃屁股,让我老二在她的屁股沟上下游走磨来磨去,我一把抱住那白肉大屁股, 鸡巴一顶,插入她那又湿又滑的阴道,快速的抽插起来,每一下都顶到她的花心。

凯莉:「喔……喔……我的大鸡巴哥哥,快干我……快点……快干我」。

抽插了两百多下,暴怒的阴茎随着博动的血管摆动着,越来越强烈,我拔出 阴茎,跑到凯莉面前,导入她的小嘴,没两下,白白的浓精嗤嗤的射了出来,射 的她满脸连头发,高挑的鼻子,深遂的眼框都是。她兴奋的拿起我射完精的肉棒, 舔着流在上面的精液。

我和凯莉姨稍微整理一下服装,阿姨和凡妮莎也从厨房出来,端着晚餐。

「凯莉呀,我想你的肉洞该吃饱了吧」凡姨格格的娇笑着。餐厅里充满着淫 欲的气氛。

晚餐吃的是潜水艇汉堡和牛排,热狗,坐在我一旁的凡姨边吃热狗,边舔着, 像在吹喇叭一样,斗的阿姨和莉姨娇笑起来。

阿姨命令道:「小风,把你的热狗拿给凡姨吃」。我乖乖的站起来,脱去内 裤,掏出大鸡巴,给凡姨舔弄着,由於没被黑人舔过,我特别性奋,老二很快从 刚射完精的状态又高翘了起来。

看着凡姨为我口交,阿姨附耳在莉姨耳朵上说,「跟你说吧,这家伙体力好 的很,等一下可以好好折磨他那根鸡巴,少说也要喝精液喝个饱」

说完,两人相视而笑,可怜的我,一点也不知道她们在打什麽主意。

吃了五分钟,凡姨说:「小风,谢谢你的热狗,真好吃,你的饮料喝完了, 阿姨帮你倒喔」。她拿起我的杯子,竟然不去装饮料,反而把自己裙子一撩,杯 子放在阴部下,内裤拨到一边,嘘嘘的一股尿液注入了杯子。满了之後,又换一 杯,连尿四杯才停止。

我望着腥臭的尿液,不禁呆住了,凡姨见状说道:「小风,你怎麽了,喝啊 」。

我还是不敢喝,她拿了一杯往我脸上泼,鼻间尽是臭骚味。她自己喝了一口, 含在我嘴里,硬是与我接吻,把她的尿液灌进我的嘴里。不知是不是昨天被阿姨 训练的关系,我竟不觉腥臭,还热情的用舌头探入凡姨的嘴巴,搜索剩馀的尿液。

莉姨见状说道:「看来凡妮莎的尿液还不够」,她站起来,牵我的手,命令 我躺在地上,嘴巴张开,接着她把内裤脱掉,跨坐在我脸上方约一公尺处,阴唇 一拨,渐渐滴下几滴尿液,越来越大,强力尿注,灌入我的嘴巴,我来不及喝下 那麽多,许多尿从我嘴角流了出来,莉姨见状,用脚我的右脸颊一下,「不准浪 费」。我只得大口大口的吃进她的尿。

忽然觉的,鸡巴上好像有热热的液体流了下来,一看才知道,原来,凡姨又 在尿了,而且对准我的老二在尿,她似乎喝完啤酒之後,尿液特别多 .大鸡巴受 了尿流的刺激,翘的更高更挺,紫青的龟头,和突起跳动的血管,似乎是在对这 群淫妇挑着。

阿姨似乎忍不住那老二的挑,打开自己的阴户,正对着我的脸尿了下去,如 此一来,两个女人在我脸上尿,一个女人在我鸡巴尿,我一时睁不开眼睛,又得 拼命喝尿,不然就会被莉姨 .过了一会儿,尿注停了,我挣开眼睛,抹去尿液, 一看叁个女人竟然下面都长了一根鸡巴。

我才知到原来她们叁人本来,就是同性恋性伴侣,常常在其中一人家中玩叁 人行的游戏。所以每个人家里都放着许多女同性恋的道具。基本上,男人对她们 只是玩具而已。她们不过想取男人精液来当脸部保养品,或是当营养品喝下去。

当我了解到这一层关系,我心里不禁泛起了一片恐惧。她们铁定不会珍惜我 的,今晚难逃她们的凌虐。

刚一浮起这念头。我的手被阿姨反手铐住,令我不能挣脱。接着。凡姨和阿 姨各抓住我的一条腿。用力张开并分开。莉姨挺着那假九寸大鸡巴,戳入我的屁 眼。

「哇,……救命啊」我叫了出来,换来的却是凡姨的一巴掌屁眼里,阴茎来 回的抽弄两百多下。竟然感觉假鸡巴射精在我的肛管里。

一阵阵的强力精液射在直肠中,我竟也性奋了起来,肛门一张一合的开着。

彷佛需要更多精液。原来莉姨的假鸡巴连着一个机关,有一个小瓶子挂在腰 间,手有按扭一按它就射出来,要多少有多少,源源不绝。

莉姨拔了出来,扑ㄘ一声。凡姨接着挺进,大根假黑鸡巴,不让我的屁眼有 休息的馀地。又抽插起来。

阿姨放开我的腿,把莉姨抱住,一手抚弄她的白皙大乳房,一手拆开假鸡巴 套,嘴中则含着莉姨的奶头,舌头不停的抚弄着尖挺的翘奶头。假鸡巴套被拆开 後,阿姨站在莉姨後面,成狗交式,一根大鸡巴,滑入湿黏的蜜洞。九浅一深的 干起来。

莉姨被干的嘴巴张开直叫「喔……喔……yes……yes」,我看着她们 两人做爱,老二一挺一挺的翘的高高的。凡姨伸手握住它。上下快速的套弄着。 仄另一手则捧着我的睾丸,揉弄爱抚着,在肛门和阴茎两边一同刺激下,鸡巴射 出了浓浓的精液,凡姨拿着餐桌上的纸杯,全数接住,流在老二上的残馀精液, 则被凡姨舔的乾净,凡姨把假鸡巴拔出,塞进我的嘴里,要我舔自己肛门的馀味。 一股肛臭冲入口中,真有点难以入口,无耐在凡姨的淫威下,不得不从。

阿姨干了莉姨约半小时,两人躺在地上的尿液中热吻着,莉姨的舌头伸入阿 姨的嘴中探索着,两人的舌头交缠在一起,彼此的口水交融着。

凡姨也脱下自己的假鸡巴套,趴在沙发上,翘起屁股。这种淫荡的姿势,看 的我的鸡巴又渐渐硬了起来。

「小风,给我过来舔我的肛门」凡姨淫威的命令我,我实在怕又吃她那火辣 的巴掌,只得乖乖走过去,脸一靠进她的屁股,她就拉着我的头发,让我的嘴贴 近她的屁眼。

我乖乖的伸出舌头,舔着那菊花蕾,一股咸味和淡淡的屎味,刺激着我的舌 头,凡姨兴奋的张口直呼:「爽……爽……小风……的舌头真棒」,那菊花蕾一 开一合,过了约十分钟,凡姨突然坐了起来,跨在我脸上,我还来不及反应,只 听的霹啪的声音,屎臭进入我的口中,原来她竟然拉屎在我脸上,还是流状的屎, 臭的我几欲晕厥,凡姨却满足的直喘气,直叫「yes……yes……」

阿姨和莉姨看到此种恶心的景象,不但不救我,还说「凡妮莎,你对小风真 好,给他吃你的精华,上次叫你大在我嘴巴,半天拉不出来」,说完,嫉妒似的 翘着小嘴。

此时,阿姨对我似乎有些敌意,拉起我尚有点硬挺的老二,套弄起来。

「今天,不让你射乾试试看」。

她对我的老二又吹又抚的,很快的八寸大鸡巴又翘起来,但是我一点快感也 没有,只觉的很痛。莉姨见状也加入战局,舔我阴囊,过了半小时,我早已忍受 不了,浓精又喷了出来,莉姨把它全数吞入,然後,再跟阿姨接吻,分享我的精 液。

一场淫乱的游戏告了一个段落,四人一起进入浴室洗澡,但此时的我已性趣 缺缺,老二还非常疼痛,只有她们叁个淫妇还在互相爱抚,亲嘴砸舌的,我先洗 完,直接跑上楼睡觉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