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强暴小说  »  生活拾趣篇之隔壁女人
生活拾趣篇之隔壁女人
生活拾趣篇之隔壁女人

又是一个舒适的早晨,手握着因春辰而起而蠢蠢欲动的小弟弟。

那微微将手心湿润的液体,透彻着整个身心的舒畅。

这些是为谁流的了 ,为自己?那太……不过却也是自己手的杰作啦。

十四岁时从撸动阴茎中寻找到一种特别的快感后,就深深迷恋上这种感觉。

当夜里握住它的时候,心象刚飘到云端。当 上下开始抚摸时,心就开始在空 中飞翔。当心脏负荷提高时,手中的动作加快时那种感觉……只能体会不能说出 来。

以后的我慢慢了解到,这些年夜间做的事情叫做“手淫”。对此书上解释说 对人的身体和精神并没有伤害,并且从书中了解到性爱的一些知识。

女人!

虽然我十六岁了,而且同桌就是个女生,但我却很害羞,多年来同桌的她和 我从没说一句话。

也许我的心一直生活在阴暗中,记得班上的男同学们都和女生们打成一片, 而我却躲在角落里用另一种眼神观察着。

记忆起大家都喜欢的政治老师。

她是个女老师,年轻的!漂亮……时髦!让人有种占有欲望的女人!

性格开朗现代的 的她,不象其他老师那样对着我们一本正经、高高在上的样 子,而是轻松的与我们一起。

每次看着林老师和班上男同学聊天的时候,我的心也有着和她说话的冲动。

但很快被自己压抑下来,留下我那从书本里看过女性乳房的眼神 ,偷看着她 微鼓的胸脯。

夏日。火热严酷的季节,也是展示女性美丽的季节。

单薄的上衣很难将老师那曼妙的身体完全包容住,那隐隐而现的胸罩形状, 激起一个男人本能的欲望,还有后面传来几位男同学轻声的嘀咕。

“嘿……林老师的胸好大啊!”

“对哦……刚才在黑板上写字时,你们注意没。”

对于身后 肆无忌惮的淫聊,我心中有股想回手一拳的冲动。但是想起林老师 抬手写字时,短袖被手臂狠狠的拉起,那白洁玉臂下那黑黑的腋毛……想到这胯 下的阴茎不听使唤的硬了起来,在裤子里面激烈的跳动着。难过的涨热令我立即 将其握住。

那时的自己很天真,以为只要将裤子口袋弄出个破洞后,就可以安心的在任 何场所去安慰我那饥饿的弟弟。而且是那么肆无忌惮的,不顾那套动而产生的声 音和屁股下吱吱作响的板凳。

呵呵……现在想起,才明白政治老师为什么会面色变红,并且要我起来回答 问题。

“杨军,今天的政治课中,你有什么启发?”

对于林老师的问话,我自然是一问三不知了,最后在她微皱的眉头下坐了回 去。而我还是不了解自己的动作被成熟的老师注意并且发现,还是一如往常的套 动着,速度也加快了,因为我要赶在下课前,将东西喷出来。

“叮铃铃,”下课钟响了,我也喷发了,喷了一手一短裤!怪异的味道引得 同桌女孩微皱小鼻子。她立即起身去进行十分钟的课外活动。

而我则靠在后面的桌子,舒服的嘘着气。想起政治老师那白色的吊带,和黑 色短裙下白圆的大腿,黑黑的腋毛……一切都是那么的诱惑。

放学了,我背起书包,拖着悠闲的步子。一路欣赏着夏日女人的魅力。

前面有一袭粉红,而且走路扭得特别 欢快,那两瓣多肉的屁股上下跳动,勾 勒出各种形象,简直是天生荡妇哦。

还有左边,右边……令人目不暇接的春色总是侵入我的眼中。

她穿着蓝色花套裙,黑色丝袜,算是普通的一种装饰了,可是穿在女人 ,一 名少妇的身上,却是那么令人心念横生。蓝色的花朵衬着圆鼓的双峰,蓝色的花 间丰满的圆臀,裸露出来的肌肤是那么白皙,短裙下那黑色的丝袜,将圆润的大 腿包裹得那么……

又是一个难熬的夜晚。

日有所思夜有所梦啊……白天各色女人的性感和不巧的露点,全然印在我这 萌动中的脑袋里。

一次次的手动高潮,却安抚不了我那寂寞的心。

膨胀的欲望开始向外腾飞,像拥有了一双能透彻万物的眼睛,透过墙壁,隔 壁那张大床上,张伟的爸妈正在那里狂欢。

张叔叔赤裸身体,在久违的肉身上,翻江倒海,并且唱着我一直很烦的洪湖 水浪打浪!

丰满感性的张婶,在丈夫荒诞的侵略下,浪语连连。

那双我白天看过的大腿高高的撑着,撑得很高很高。并且如水中芭蕾舞一样 的,在水面上舞动着,口里高声的浪叫着迎合着张叔叔,那根大得吓人而且又黑 又难看,正在……

停……当梦境到这时,我才发现隔壁男人努力侵入的地盘是片空白,那里什 么都没有,只是一块、一整块白肉。

哎……当明白一切都是虚幻的时候,年轻的我只能望着天花板长叹。冷冷的 想着,女那里到底是什么样。为什么书中看到的却无法加载在脑海里。

一个黑白女性的性器出现在脑海,那么的单调,而且还标明着字体。

尿道……大阴唇……小……

淅沥哗啦一大通,一切的标点出现在阴道两字那时,一个问号终于出现了。

女人接受弟弟的地方真的是那样子的么,看起来很小,怎么可以……想着看 看自己勃起的小弟,虽然不知道它的大小威力,但是怎么看也有十几厘米长,四 个指头粗。

对了,隔壁的阳台很容易翻过去。

想到这,再想想幻想中男女性爱的图片。杨军最后决定冒险探宝。

于是少年郎只穿着一条短裤就敏捷的翻过阳台 ,朝隔壁张伟家进发。

夜12点,当经过张伟的卧室时,窗内的张伟正呼呼大睡。看着睡得猪样的 张伟,我想着,张叔叔和张阿姨现在估计也睡了!可能没好戏看了,不过他们的 卧室里还有灯光。

虽然有几分怕失望而回,但再一想,这么晚,就算没做也能看到张阿姨几分 裸体,这炎炎夏日里,肯定穿得不多!

有了自我的保险,杨军最终扒到张伟父母的卧室外,悄悄的探头观望着。

咦……不见张伟老爸!不过张伟妈妈却在卧室里面,而且 满头湿透,象是刚 淋浴出来。哦……就是刚淋浴出来。

妈呀!看来自己的运气不错,刚来就看见……

女人的背影对着我,一手撩起波浪形的发丝,轻轻的在梳妆台前吹弄。身穿 着银色的睡衣,是短裙那种,白而圆润的大腿叉开伸出,几滴未干的水珠顺着大 腿游动而下。

接着将头轻摆几下,那波浪秀发迎空甩在另一边,露出白皙丰嫩的脖子,顺 着白皙处一直向下,白皙的肩膀,还有那半露的圆峰。

鼻子开始发酸,手开始颤抖。那里就不用说了,自然是♂擎天!

呼呼的鼻息粗重的喘着,屋内的女人又不是聋子, 自然能感觉到。

随着她便惊慌的试探轻喊声:“是谁!”

傻傻的我不懂得逃离现场,而是傻呼呼的应道:“是我。”

果然有人,显然女人也有些害怕,但却努 力的问道:“你到底是谁?”

“我是杨军,隔壁的。”笨笨的我这时完全将家数全部告知。

“杨军?”听到是隔壁的小孩,张伟他妈心中安定不少。毕竟杨军是个十六 岁的小男孩,没什么可怕的。想到这她来将门打开,将傻愣愣的我请了进来。

“小军,你这么晚到我家来干什么,难道你是来偷东西的?”

听到张婶的质问,我连忙摆手 道:“不是的,张阿姨我不是来偷东西的!”

看着少年惊慌的样子,加上平时认识我那么久了,凭自己多年来的观察力, 张婶觉得我不象在说谎话。于是没再逼问,而是等待着我的解释。

与小偷相比,偷窥的罪名是大是小,那时的我可分不清楚,但明显知道一样 不能说假话,于是告诉此行来的目的。

“哈……”听完我的解释,对面的女人目瞪口呆,她不能想象对面的男孩, 个子还未到她肩膀,人也老实兮兮的,完全一副乳臭未干的模样,怎么能?

想到这心里虽然感叹着,但眼睛也就自然的朝我那望去!

此时我那里剩下的半软阴茎,依旧将 短裤鼓起个包包,那成形的条状形态, 让她秋水迷离的眼睛不能离开。

我能感觉到张阿姨的呼吸沉重起来了,那是……很象我起先偷窥她时,紧张 和兴奋制造出的呼吸,为此她的胸脯在我眼前有序的起伏,还有那里,这是我才 注意到的,也是随着我微抬脑袋时眼前观望到的。

两团山峰前的蓓蕾,清晰的顶在银色睡衣前,清楚的落入我的眼里、心里和 欲望里。刚才被吓软的阴茎复活了,再次坚硬的勃起,我那条棉质短裤根本无法 阻挡它的站起,完全被顶起,山峰远远高过张妈的乳峰。

与次同时张阿姨也发现了我那的变化,是那么明目张胆。其实我也不想,可 是它就是起来了,就是那样的竖立着。

害怕与害羞同时涌上心头,我的头低得很低很低,心也蓬蓬乱跳着,暗骂着 该死的阴茎为何那么挺,为何……

就在我低头惶恐不安的时候,张伟妈妈一直也是沉默着。

这样相持了一会后,张伟妈妈终于打破了沉默,不是骂我,而是将她白皙温 软圆润的手,放在我的肩膀上,慢慢的摸着我那颤抖的耳垂。

温柔带电的抚摩,安定了我惶恐的心,激发了我蓬勃的欲望。

当时我想张伟妈妈的意思,一定是对我的暗示 。

不知道哪来的勇气,我一把抱住了邻居太太、朋友妈妈柔软的身子。

不知道我俩是怎么回事,当我拥抱她的时候,我的心脏跳得更加厉害,与次 同时我的脚软了,张伟妈妈的脚也软了似的,我俩顿时因拥抱而失去了重心,在 房间里相抱而飘舞。

随着几下旋转,我压着张伟妈妈软软的身体,倒在他家的大床上。

在我的重力压负下,一声极具诱惑的呻吟响自张伟妈妈的喉间。

那声音 是那么的轻柔而委婉,对于我这出生之犊,如天外梵音。我的眼睛冒 火了,我的手移到了银色衣裳的最高峰,开始用力的抚弄着那两团软如棉花的肉 球,同时两眼不放过双峰在我袭击下的变化。

张伟妈妈在我生硬的动作下,扭动着丰满身躯,并且轻声嘶吟着。那慢慢挪 动的身躯,总是托住我的身体,特别是那里,也就是我暴怒的阴茎,让它总是在 张伟妈妈的小腹间滑动,并且随着她轻张的双腿深入腿间纵深地带。

有形的茎身触入双腿间时那一刹那的触觉:饱满而更形柔软的肉摩擦着滑入

那里的阴茎背面,电击一 样的感觉由那冲向心田。虽然没经历过,但我的想 象却明白的告诉我,那一定是女人的阴部,那里是生小孩子的地方,那里是养育 张伟的花房。

自了解到此后,我的注意力顿时从饱满的双峰上转移下来,一双驴样的眼睛 统一朝下观望着,那一幕令我几乎鼻血乱喷。

因眼前的情景,张伟妈妈银色的睡裙已经撩到腰以上,那双白而圆润的大腿 就夹在我穿短裤的屁股那,我顶起的部位就在她白色三角裤那,大腿间的部位埋 着。

她那生育孩子后微鼓的小腹也裸露在外,并且白色的三角裤外几根黑而长的 阴毛现入眼前,哦……到此我的那被夹住的阴茎开始由心念而脉动颤抖起来,随 着一声轻吼,我射了。第一次没在手的帮助下射了……而且是很多很多……射得 裤子都湿透了,并且透过我的短裤粘到张伟妈妈的白色内裤上。

随着我的一波波的精液,她那里也湿透了,导致肥厚的阴唇也显露出一点点 渺端。

对于我的射精,张伟妈妈先是眉头一皱,失望的神色也为之闪耀过她那风韵 尤存的脸蛋,不过也就是轻轻一过而已,转而她面对我的是慈祥而充满关爱的表 情。

对此我也是不经意才发现的,她的关爱神色深深震撼着我的心灵。

她轻轻的推了下伏在她身上的我,本想让我下来,可是却推不动,因为我还 舍不得离开她那软软的身躯,我享受着她那里的温度和柔软,张伟都无法享受这 一切,而我怎么会轻易放手了。

看我这么迷恋于趴在她身上,硬推确实不好,于是轻轻的抖了抖小腹,碰了 碰我已软的阴茎,商量道:“小军下来,那里都弄的那么…让阿姨清理一下…”

还未等她说完,我那里争气的再次复活,又从小虫复活成巨龙。

昂首吐芯的巨龙,在被精 水弄出沟泓的地带显示着强大,并且如火炎般的燃 烧起来,燃烧着张伟妈妈的心!

“小军,鸡巴怎么那么大!”

听到张伟妈妈的问,我望着她的面庞。只见她闭着眼睛,昂首哼着,我想象 不出刚才的话出自她那张红艳艳的嘴唇。

听到鸡巴被夸,我的虚荣心忽然膨胀起来,与次同时将阴茎狠狠的摩擦着她 的三角地带。

“嗯……好大……”

一而再的呻吟与夸奖下,我还能克制什么。

要做的就是将那银色入手细腻的睡衣完全解开,让这成熟的女人完全赤裸在 眼前。没有胸罩的乳房随着睡衣的离去弹现眼前,我的手自然的抓住捏弄起来, 玩着乳房各处,还有那褐红的乳头。忘我的享受着妈妈曾经给我留下的回忆,在 她那里充分得到满足。

被捏出各种形状,那涨满手心的的软肉,令我爱不释手。

对于沉迷于乳房的我,身下的女人开始受不了啦。温热的手环在我后背,摸 到我那瘦小的腰上,伸入短裤里摸着我那尖尖的屁股,并且由后面摸着我那紧缩 的睾丸。

“哦……”情窦初开的我,怎么会是这身经百战的妇女的对手。

在她的轻吟下,我的粗喘已经接二连三的呼出。

极度刺激下的我,停下手中的动作, 只是将双手按住饱满的乳峰。在她的指 尖轻轻触及我下身肌肤时,我仰天呻吟着。

抵住张伟妈妈的阴茎再次欢快的跳跃,一次次拱动着那两瓣阴门。

成熟的女人,眼看着身上的男孩越来越紧张,他的身体紧绷 了起来,并且那 双按着胸脯的手开始用力的抓着乳房,疼入心扉……却又爽入心田。

以她与丈夫多年来的性爱经验,这孩子又要射了。

虽然坏坏的心思,想看这孩子射精后的狼狈样子。 但是子宫内骚动的感觉已 经萌发了,丈夫出去才几天。就算在家,不作爱也不会怎么样。可如今体内却如 此瘙痒,为什么呢?难道因为是别的男人让自己更加期望。还是这孩子傲人的本 钱。

身体的需求,令她停下手中的动作。

同时被调弄得快要射的我,也放松的吸了口气,双手还是用力的抓住那饱满 的乳房。就在我想整理被调弄得四分五裂的情绪时,凉凉的感觉在腰下出现,我 忙一低头去看。短裤不知道什么时候飞走了,几根阴毛簇拥下的阴茎生机勃勃地 竖立着。

随着下身的裸露,一股羞意泛上脸颊。我几乎是偷偷的瞥着张伟妈妈,这时 的她,面色晕红,一双眼睛狠狠的盯着我那条鸡巴,一副要活吞我的样子。

她激动地颤抖几下后,开始褪着那白色的内裤。

终于可以亲眼目睹女人的要塞了,还是生育过 孩子的。我摒住呼吸,一双眼 睛仔细的盯着那轻推至腰间的手,白色的三角裤被撸成一条圆带而向下褪着,白 皙的小腹还未下多久,黝黑的森林出现了,那里一大片的……接着她大腿往后一 缩,再一蹬,手一用力,乳白色的三角裤飞了出去。

我的视线在关键的时候,没仔细瞅失去内裤的地带,竟然去注意那随手而去 的白色物体,看着它慢慢的落在地上。等一切尘埃落定后,我才恍然大悟,记忆 起关键的女人的阴户是什么模样,还没瞅见。

想到这里我把眼神收回,就在我准备仔细观察女人生殖器时,一切都晚了, 张伟妈妈忽然将我用力往怀里一带,瘦小的我猛的扑入她的怀里。还没来得及瞧 大腿间神秘的双眼,顿时被白软的胸脯堵住,包括我的粗喘中的鼻子,和呵气连 连的嘴巴。

闷在女人怀里的我,听到的是张伟妈妈慌乱的心跳。

她的力气好大好大,感觉我整个人被按在她怀里。我的呼吸渐渐困难了,可 是却丝毫动弹不了,只有我那可怜的双手,不停的推着女人软软的身子。

一切努力都是白费的,在耳朵边响起一声长长的叹息。

接着轻轻的抱怨着:“小鬼,这以后叫我 怎么做人。”抱怨完后,紧抱我的 双手开始松动了一下。那夹紧我腰身的大腿也略开了。

终于可以透气了,我猛的吸了口气。

这时张伟妈妈腰胯略为移动一下,我那硬起的东西原本紧压着那片黑森林, 如今因此与那保持了些距离。

“张阿姨!”能呼吸了,能说话时,我也开口了。还未等我把话说完,张伟 妈妈的手已经将我火热的阴茎握入手中。

“嗯……”被握时,前端棒身的舒服让我哼了起来。

就在这时,眼前的张伟妈妈忽然牙一咬,握住我阴茎的手一带,身下压着的 她将大腿一拱。

“啊……”声音不大,却销魂蚀骨。

那一直在我手中生活的阴茎,如今被湿润的肉壁包容了。

我进去了,操进女人的小穴了!那会蠕动会发热 ,有着生命脉动的肉穴,我 明白这就是女人的阴道。

瘦小的身子不安分的晃动了,那插在女人体内的阴茎开始在里面游动。

张伟妈妈在开始引导我插入后,将我再次抱紧,以至我无法去看我侵入的 妈 妈般年纪女人的地方是什么样子,是不是梦境中张叔叔进入的那片空白。

先不管那些了,在我轻摇几下后,她的声音慢慢响起来,似悲鸣,似欢乐!

她那紧抱我的手臂也 松开了。

趁着此时我将身子挣开,将我的视线移到我与她交合的地方。

黝黑的森林遮挡不住我的视线,一切因为我那根被淫水浸得湿湿的阴茎。它 已经狠狠的将张伟妈妈的阴户撬开,那黑红吞吐鸡巴的肉孔,一定就是女人的阴 道,还有被左右摇摆时,厚厚的肉瓣咧开的模样,是那么淫靡,令我脑子更加兴 奋。

看够了张伟妈妈阴穴的模样,我将目光往上瞧去,要仔细瞧瞧张伟妈妈此时 的模样。记得一次她打张伟时嚣张的样子,再看现在她张口痛苦的表情,成就感 油然而生。

“干死你。我要插死你!”不知道哪里学来的淫语出自我嘴。

听到我的轻吼,张伟妈妈的身体猛的颤抖起来,那双圆润的大腿也开始摇了 起来,以致插在里面的鸡巴随波荡漾四处碰壁。

“干死我吧,死小鬼,臭小鬼!”

这就是她的回答,听着她的这些话,在她体内的鸡巴再次粗大了几分。

感到 我鸡巴变硬后,张伟妈妈疯狂的扭动着下身,我的鸡巴在她的扭动下, 来回的被肉穴套动起来,舒适刺激的感受令我不愿意再喊了,而是仔细的观看着 小穴吞吐鸡巴的美景,或者看看她那张欲望折腾变形的脸。

“啊……小鬼!”张伟妈妈兴奋无比,那肉穴里的泉水一波波的涌出,身上 也满是香汗……加着我的臭汗……湿透了她与丈夫享受夫妻性爱的大床。

她忘情的折腾,熟练的扭臀,我的鸡巴一下一下的进出着水泽斑斑的肉穴, 尽情的拍打着她的小腹,汗水将她的阴毛弄成几道卷儿,我的鸡巴也随着抽动的 时间,开始变红……

“小鬼……还没泻啊!好会操……老娘不行了!”随着张伟妈妈的惊呼,插 在肉穴深处的鸡巴感受到子宫有力的收缩,接着一道更大更多的泉水喷了出来, 洒打着我那光光的龟头。

舒服的我猛将她抱住,鸡巴插在将要关门的子宫里面。

随着我的大吼,猛的射了进去,一波波的精液就这样射在张伟妈妈的子宫里 面,打在张伟出生前的小屋里,给与润滑清洗。

慢慢的,我瘦小的身体也因精液射完而在张伟妈妈丰满的身体中瘫软下来。

张伟妈妈接受完我的精液后,任我趴在她那丰 满的身体上。我俩的下身可以 说是一片汪洋了,软化退出的鸡巴,依旧贴在那肉感的阴唇上,从那里还继续流 出粘粘的液体,我的精液,还有张伟妈妈的浪水……管它是什么,我…我很累, 我只想在她怀里休息。

剩下的时间,张伟妈妈温柔的抱着我。默默的看着天花板,默默的任腿间的 精液涌出,流满丝般的床垫。

那性感成熟的身体轻轻的托着我疲惫的身体。

很快就进入梦乡了……

软软的……很舒服……我那里……硬了!涨得很疼……我想 ……我又醒了。

张伟妈妈这时已经熟睡了。那安详的睡姿,裸露的身体,大张的双腿,腿间 干涸的块状物体和那已经闭合的阴户。我看着看着,忍不住就低下头去闻,那味 道很怪……却很刺激我的荷尔蒙,我猛的张嘴去舔那里。

如嘴唇般的阴户,被我舌尖挑开。

熟睡的女人也呻吟出声,配合着我的舌尖动作,还有我那抠入阴道的手指。

几下折腾后,张伟妈妈悠悠醒转。

看见我这样后,她老脸一红。

“小鬼,你怎么舔那里,不嫌脏么?”

对于张伟妈妈的问话,我没做回答,只是傻傻 的一笑。

“瞧你这傻样!”张伟妈妈说完后,转过身子。然后将屁股高高翘起。从后 面望去,她那被我弄得湿淋淋的阴户又是别种滋味。

“愣着赶啥,还不插进来。”

对着一面催促,一面摇着丰臀的张伟妈妈,我恍然大悟,这也可以干。我顺 着她的意思将鸡巴抵了过去,虽然阴道很明显的在眼前,可我插了几下还是没弄 进去。

“不要急,收腹、轻呼吸。比好!”

随着张伟妈妈有经验的指引下,我终于从后面插入了。插进后张伟妈妈猫叫 起来,委靡的呻吟后,肥臀来回用力的套动着我的鸡巴。

从后面插入,感觉确实很不一般。

稍微一用力,那小腹拍打屁股的声音,总是啪啪的大响,鸡巴带水的进入, 唧唧的响起,抽动也自由。

被干着的张伟妈妈不时的回头,不停的要我摸她前面垂下的乳房,或者抽动 过猛时扶住她那颤抖的腰子。

淫语浪哼不时缭绕在耳边。

就这样她教会了我许多做爱姿势。还有些她自称连张叔叔都做不了的,如今 也被我俩完成了。

那天晚上我泻了又泻,张伟妈妈的小穴里被灌入的精液没一斤也有八两啦, 那张床么……我想她要洗几十遍才能将我俩狂欢的气味洗掉。

不过洗它做什么啦,以后还有啦…… [ 本帖最后由 寒江独翁 于 2008-8-20 14:49 编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