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武侠古典  »  奸尸奇遇张三盗墓
奸尸奇遇张三盗墓

奸尸奇遇



  说从前有一个光棍汉叫张三,30多岁的人了,还没有找到老婆,原因是他地无一亩,房无一间啊,和50多岁的老母亲住在一座破庙里,人长的又老又丑啊,连饭都吃不起,那还有人给他保媒啊,可这个张三倒是孝心啊,看见自己的老妈妈饿了,就到邻村去偷个小鸡小鸭的回来。

  一来可以烧熟了让他们娘俩解解馋,二来啊,哈哈张三还有一个小目的,你说张三30好几的人了,能没有个性的要求吗,但你说,谁家的大姑娘愿意跟他啊,就是那些小寡妇们也不肯让他占了便宜,没有办法啊,张三就在自己性欲来了的时候自己解决了,自己套弄着自己的大鸡吧,想象着村里漂亮的女人,偶尔听说谁家结婚喜庆时,白天去要点吃的,晚上再去偷偷听房,也顺便解解眼馋。
  却说有一天,张三睡梦中刚醒来就听见外面锣鼓喧天,揉着眼睛出了破庙,一打听原来是村里周秀才娶媳妇了,周秀才也算村里小有名气的人了,被邻村大财主李大老爷相中,李大老爷家只有一个独生女儿叫玉娘,今日正是嫁给周秀才的日子。

  张三照例白天去要了点吃的,顺便给娘也捎回了点,养足精神,只等着晚上解解眼馋。

  好容易看着太阳落山了,张三出了破庙,玉娘到底是个什麽样的女人啊?有一点是可以肯定的,那就是大户人家的姑娘,应该是大家闺秀,姿色漂亮。
  想着想着,不知不觉中来到了周秀才的院门口,翻过低低的院墙,张三手脚的来到秀才的屋檐下。

  这时宾客们都已散尽,只见周秀才关上门,坐到了玉娘的身旁。她穿了一件大红色的新衣,一片鼓鼓的胸部,随着她的呼吸轻微地起伏。周秀才一把揽住玉娘的细腰,把她搂在怀里。一手托起她的盖头,仔细端详她的脸。红红的烛光下,一张俏生生的脸红晕四起,媚动人

  玉娘今日大喜之时,正是一个女人最媚的时候。和一般的村里女人不一样,她脸上的肌肤白皙水嫩,仿佛弹指可破,一张樱桃小嘴娇艳欲滴。弯弯的蛾眉,云高耸,紫色撩人。

  「我的脸有什麽好看的。」玉娘见到秀才看她看得入神,噘着嘴说。

  「啊,你做什麽?唔!」没等玉娘反应过来,秀才就把她一下按在了牙床上,嘴和她的嘴对上了。秀才和她抱在一起,侧躺着亲吻。玉娘的嘴唇软软的,舌头湿湿的,秀才把她的嘴唇含在嘴里轻舔。

  她把舌尖伸到秀才的嘴里。秀才吸住她的舌尖死命地吸了一口。

  「讨厌,干嘛吸那麽重,痛死我了啦。」玉娘连声叫痛,一对粉拳在秀才的胸前连连捶打。

  秀才握住她的手,「娘子,痛得厉害吗?」

  「好了,都是你娘子了。说什麽啊。」说完她的脸腾的红了,忙把脸扭向一边。

  秀才撑起半边身子,一手搭上了她的乳房。玉娘的乳房很大,但是很有弹性,秀才一只手掌握不下。隔着衣服摸不过,就在她的耳边低语:「娘子子,咱们把衣服脱了吧。」玉娘羞涩的点了点头。

  秀才把玉娘的纽扣一个一个轻轻的解开,她配合的挺着身子,含羞的闭着一双秀美的眼睛。玉娘的里面穿了一套红色的肚兜,衬托得原本白净的皮肤更是晶莹剔透,粉色蚀骨。「娘子,你真好看!」说着秀才把玉娘的肚兜解了,一对丰满坚挺的乳房露了出来,两颗深红的乳头点缀在上面。

  一瞬间,张三呆若木鸡。他看到了十八年来从未看过的东西。白的,黑的,红的,眼前一片混乱。

  等到张三回过神来时,秀才也已把自己脱光了。正搂着玉娘又吸又嗅的,极是用功。

  秀才握住她的乳房使劲抓捏,雪白的乳房从指缝里挤了出来。

  「喔…」玉娘轻吟了一声,「亲我…」

  秀才重新让玉娘躺在凉席上,低头亲了下去。一边亲,一边用手指逗弄着她的乳头,在秀才的抚弄下,那两粒红樱桃慢慢的涨大。秀才低下头叼住了其中的一粒,使劲地吸啜。

  「嘻,好痒,官人不要啊……」。

  秀才继续拥吻着玉娘,一只手开始不安份地往下伸。摸到了玉娘的下身。她的阴部已经完全湿透,摸上去已是滑不溜手。她的阴毛呈倒三角,黑黑的一片,摸上去卷卷的。秀才把玉娘的大腿打开,两片大阴唇被淫水浸得亮晶晶的,闪烁着淫糜的光芒,微微向两边张开,仿佛诉求着什麽。秀才用脚撑开玉娘的双腿,趴了上去。

  「娘子,我要你。」张三听见秀才在玉娘耳边低语。

  「好了,进去吧,我也要你。」玉娘一手握住秀才的阴茎对准她湿漉漉的阴道口,一手抱着秀才的屁股。下身往前一挺,「唧」的一声轻响,「相公,动吧。」
  玉娘抱着秀才的腰身动了动屁股。秀才如奉圣旨,一前一後地抽送起来。随着秀才的抽插,玉娘的阴道咕唧咕唧地响。秀才边抽边舔着玉娘的耳垂,「娘子,你的下边真湿,发出的声音真好听。」

  「啊,」玉娘羞不成声,「还…还…不是你弄的唷…唷…」

  秀才双手紧握玉娘坚挺的乳峰使劲抽送。「咕唧,咕唧,」交合混合着淫水的声音响彻小屋。玉娘的俏脸红得娇艳欲滴,小嘴微张,喘着气说,「相公,用…用力,我要…要丢了。」

  玉娘的臀部不停地向秀才挺起,「我也要来了,啊…用力…呜,呜……」
  突然秀才拼命地把阴茎往玉娘的阴道里插,然後仿佛全身的力气都用尽了似的,趴在玉娘白皙的身体上,一动不动。阴茎继续插在玉娘体内。

  「嗯,娘子,我一定要好好对你的。」秀才喃喃的说。过了一会儿,只见秀才从玉娘身上抬起身来,把已经疲软的阴茎从阴道里抽了出来。分开玉娘的大腿,玉娘的下身毫无保留地呈现在张三的眼前。

  玉娘的大、小阴唇明显经过秀才的蹂而肿胀着,阴唇两侧亮晶晶、湿漉漉的。阴道口微微张开,一滩鼻涕一样的液体正慢慢从里面流出。中间掺杂着丝丝血丝。
  「娘子,这是你的落红?」秀才用手指轻轻扒开玉娘湿漉漉的阴唇,指着牙床上的那点暗红状血迹问道。

  「看你……相公……」玉娘轻轻的握着秀才的阴茎说,「还不是这个东西弄得。」

  「娘子,我还要弄弄。」在玉娘的轻柔抚弄下,秀才的阴茎又一次矗立起来。他再一次趴了上去,把阴茎对准还是湿漉漉的阴道口插了进去。

  「哦…你怎麽还来啊…啊…」玉娘高潮的余韵又被秀才点燃了,不由自主地呻吟着。她环抱住秀才的腰,雪白的屁股随着秀才的抽送起伏着。

  秀才慢慢地加快了抽送的速度,「咕唧、咕唧」,秀才紧紧抱住玉娘的屁股,使劲向前顶。嘴里喘着粗气,「娘子,舒服吗?」玉娘并没有回答,而是用双手环抱着秀才的臀部,把下体拼命向上顶。

  「扑哧,扑哧」的淫水声不绝於耳。秀才亢奋地在玉娘那洁白的身体上做着伏地挺身。秀才撑起上身,下半身一边挺动,一边俯视着玉娘。只见她脸颊红,双眼微闭,局促地呼吸着。坚挺的乳房随着秀才的邉忧搬钊u摆。下体互相撞击,阴毛纠缠在一起。她的两瓣阴唇伴随着秀才的抽动,包裹着阴茎翻进翻出,闪烁着诱人的淫水……

  「啊,相公,小玉…小玉…不行了啊…要上天了…啊…」玉娘从喉咙深处发出了如诉似泣的呻吟。小手像溺水一样紧紧抓住秀才的後背,主动把臀部迎上来,配合着秀才,迎接他的抽插。

  看到玉娘痴迷的表情,听到她淫荡的叫声,此时即使是铁汉也会忍不住的,更何况张三这个没有女人的光棍。他不由自主的抓住了自己的阴茎。套弄起来。秀才使劲向上插,开始了狂放的抽送。

  「唔…我要丢啊…啊…」玉娘仿佛用尽全力似的把屁股向秀才的阴茎一顶。随即又一股淫水从阴道的最深处兜头淋下,直冲龟头。随着快速的套弄,张三只觉得一阵阵麻痒的快感不间断地从下身袭来。所有的快意汇聚成一股洪流,在下身涌动,即将破壳而出。

  「娘子…我也不行了…啊…」秀才死死的抱住玉娘的屁股往深处一顶,又软软的趴在了玉娘的身上。

  「小玉。我也不行了。」张三喃喃的自语着,随即一股液体喷薄而出。
  话说今天张三是又馋了,就到邻村去偷小鸡,他到处转悠一不小心又转悠到村里周秀才家,想起那美丽的玉娘娘子,张三不由得心里痒痒,他推开院门,看到院子里静静的,乡下夏天就是这样的,白天院子里没什麽人的。走到鸡磺埃瑒傋纾湎率郑鋈宦牭脚P室传来一声压抑的低叫:「不要!」张三一下子紧张起来,秀才家有什麽事!三步并做两步,猫着腰走到秀才家的窗台前,偷偷的往里看。因为是夏天,窗帘是竹帘,正好给了张三偷看的机会。

  从竹帘缝隙里看进去,秀才正在脱着着一个女人的衣服,「小美人,我要,快点给我吧!」秀才一边脱着一边和那女人吻着。张三定睛一看,那女子不是别人正是秀才家的丫鬟萍儿,这时萍儿的衬衫已被秀才脱掉,就剩下胸罩了。
  「叫你不要急,你偏那麽急!」萍儿嗔怪着,「晚上了我们再做不是蛮好的。」
  「萍儿,没办法,我等不及了。」秀才急吼吼的脱下萍儿的花裙。

  萍儿雪白的大腿露了出来。秀才大手伸进萍儿的双腿间,隔着亵裤一阵乱摸。她也配合地弯下身子,撅起肥臀,这时张三终於明白了,他心里这个气啊,暗暗骂哪个周秀才啊,妈的你有一个如花似玉的娘子还不知足,还和丫鬟乱偷,我活了这麽大,却一个女人也没有碰过,气归气,张三还是看到了萍儿下身的庐山真面目,洁白粉嫩的屁股,两片粉红色的肉片微微张开,窄小的肉洞已经湿渍渍的了,泛滥着米白色的水沫。

  「啊…你做什麽呀…」萍儿媚眼如丝,气喘吁吁。

  「美人,我要你,」秀才把裤子褪到膝盖,掏出早已硬得不耐烦的阴茎让萍儿握住,「小美人成全我吧!」

  「不行…玉娘快回来了呀…还要做饭…」

  「可以的,一会工夫就好了。」说着,秀才抱起萍儿,把她放到了八仙桌上。
  「啊,你知道的,官人,万一玉娘回来,让她看到那岂不羞、羞死了。」萍儿在秀才的抚摩之下,说话断断续续。她根本想不到张三此时正在窗外看着他们。秀才继续着他的动作,三下两下把萍儿脱了个精光。秀才把萍儿横放在八仙桌上,用手握住萍儿的乳房,一阵吸啜。

  「噢,你快点,那个玉娘快回来了,你不会希望让她看见吧?」萍儿轻扯着秀才的耳朵低声问。秀才用手摸了摸萍儿的下身,「美人,你已经湿了!我的萍儿就是好,两三下一弄,就水到渠成了,嘻嘻!」

  「你不也是这样,才和人家亲了一口,就变成擎天一柱了。」萍儿用纤纤玉手套弄着秀才的分身。

  「美人,我要插进来了。」秀才说着翻上萍儿雪白的身躯,扒开她的大腿,把阴茎对准早已湿得一塌糊涂的下身插了进去。咕唧一下,连根尽没。

  「啊!」张三和萍儿同时发出了低低的轻叫。

  不过可以断定的是,张三并不是舒爽才叫的秀才亲着萍儿的耳垂,在她的耳边兴奋的说:「小美人,我真开心,我终於得到你了,终於进来了。」

  萍儿紧紧抱住秀才,低声呢喃:「是呀,你终於得到我了,这下你开心了。」
  秀才抱着萍儿的屁股,开始轻轻抽送。「唔…真舒服…你的好长…」

  萍儿发出了一串荡人心魄的呻吟。抽送了十来下,张三看到萍儿的淫水正一股股地往外流出,顺着臀缝流到了八仙桌上。

  「哦,」萍儿抱着秀才的腰,媚眼如丝,「官人,卖力些啊!」话音刚落,只见秀才已是气喘吁吁的干开了。

  「美人,你的真紧,真舒服!」秀才抓捏着萍儿坚挺的乳峰,用力抽插。
  「官人,用力,啊……我要丢了……快……」萍儿无力的摇晃着头,双手紧紧抓住秀才的後背,抓出了一条条血印。

  「啊…萍儿丢了…」萍儿双手紧紧抓住秀才,「萍儿要来了…用力…」只见萍儿的阴道一阵阵地抽搐,紧握,一股液体暖流从萍儿阴道深处直冲而出,喷淋在秀才的龟头上。萍儿发出了一连串娇媚蚀骨的呻吟。

  「啊!我丢了!」秀才大叫一声,一下子往萍儿身上猛力一压,把一股滚烫的热流射入萍儿的体内。

  「不,不要停……」萍儿抱着秀才,屁股拼命的向上抬,仿佛要找寻什麽失落的东西,但到了最後只好徒劳的躺着不动。

  只听到院门咿呀一声开了。「官人,我回来了。」一个清脆的的女声在院门响起。

  萍儿慌忙把秀才往後一推,阴茎硬生生地从阴道里抽了出来。

  「啪」的一声,阴茎在萍儿的小腹上反弹了一下。

  「快……玉娘回来了……」

  「啊,相公,你们……呜呜,好不要脸……」张三来不及细想,看到他们吵了起来,连忙猫腰一阵小跑,逃出了院子。

  过了几天张三为了解决饥饿问题,他正准备找地方下手的时候,看见走过来一伙送葬的,是哭哭啼啼好不热闹啊,张三凑到看热闹的人群里一打听,「哎。玉娘真可怜」

  「可不是!」

  「多年轻的孩子啊!」

  「啊,原来那天张三走後,玉娘看到秀才竟然和丫环沟达成奸,这周秀才一急,就把玉娘给掐死了,这可把李大老爷伤心坏了,悲痛欲决啊,家人看了,还是早点埋了算了,省的老爷看了伤心,就这麽地,早上死了,中午就装棺材抬到了祖宗的坟地给埋了!」

  真是说着无心,听着有意啊,张三突然有了一个大胆的想法,张三自从那次见过玉娘,不知道几回梦中流出口水,可是自己穷啊,人家美若天仙,就是有心勾搭那也是痴心妄想啊,这回自己没死,她却先死了,那麽死了,我就不能弄她一回了吗?为什麽我不能半夜去坟里弄她一回啊,想到着,张三一阵狂喜啊,就又趁人不被,偷了个小鸡,有到烧酒的人家死皮赖脸的赊了2斤老白干,美孜孜的回到了破庙。

  张三把小鸡烧好,把好肉都给老娘吃了,老娘边吃边哭啊,「三啊,我的儿,老娘这辈子遗憾的就是没有看到你娶上媳妇啊,我死不瞑目啊。」

  张三笑到,「娘,你放心,我不但要娶上媳妇,还的让你抱上大孙子呢」说的老太太乐开了花啊!

  这个时候天已经黑了下来,张三就着老娘吃剩下的鸡骨头和了一近老白干,然後找来蜡烛很火种和铁镐就直奔坟地,走了很久,才到,四周漆黑一篇啊,不时传了几声毛头鹰的怪叫,很是恐怖,古话说,色胆包天啊,再说张三怕过什麽啊。

  他摸索着找到了一座新坟跟前,还有许多的供品呢,张三走的又些饿了,在说在家就没有吃饱,也不管那麽多了,先吃点在说啊,他那吃过那麽好的东西啊,吃饱了,张三开始挖了,先用镐把土去掉,很快就露出了棺材,张三把镐插在棺材盖下,用力一敲,变轻松的把棺材敲开了,张三从棺材缝就钻了进去,里面好香啊,是女人染脂的香味啊。

  张三漫漫的爬下,他已经感觉玉娘的存在了,玉娘啊玉娘,你活着的时候我连想都不敢想你啊,现在你死了,你张三哥哥来弄你了,他点着蜡烛,两手瞎摸,一手往上,一手往下。

  边摸边低声笑道:「玉娘啊,三哥哥来看你了。」摸黑探去,只觉得玉娘一身丰腴柔软,肌肤细腻。双峰又圆又饱,小穴高突,毛草柔顺。

  看见玉娘静静的躺在那里,身上盖着绸子做的被子,那脸依然是那麽美丽,就想睡着了一样,张三脸对脸的爬在玉娘身上,亲吻着玉娘的嘴唇,冰凉冰凉的,但仿佛还有弹性,他用舌头使劲的一舔。

  玉娘的小口就张开了,张三把舌头送到了玉娘的嘴里,亲了起来,两只手已经解开了玉娘的衣服,借着烛光张三看到那雪白的肌肤,那圆圆的奶子,那两个如大枣似的奶头,张三是欲火中烧啊,疯狂的亲吻着玉娘冰凉的屍体,亲吻她的乳头。

  在张三心中,玉娘依然活着啊。

  张三的手已经摸到玉娘的阴毛,是那麽的浓密,在往下,已经摸到了那渴望已久多年还没有摸过的小肉穴上面了,那两片阴纯是那麽的柔软,张三用手指插进了玉娘的阴道,里面很干涩,於是,他就亲吻起玉娘的小穴,用舌头舔玉娘的花蕾,张三舔了一会,感觉够湿润了,就脱掉了自己的衣服,把早已经硬帮帮的阴茎对准了玉娘的小肉穴,在玉娘低的的小洞口蹭来磨去。

  磨了半响,咬着她耳朵,又甜言蜜语,轻声道:「你是美貌如仙的仙女,我今天和姐姐做了夫妻,决不是有心玷污你,实在是我穷苦潦倒,没有碰到过一个女人。望姐姐可怜我,来年一定给娘子多烧高香。」

  摸着她肥嘟嘟、湿淋淋的小穴,又细声道:「娘子我要将你腿分开了。摸着你一身美妙的身子,我已经忍不住,要进去你的小穴穴玩耍了。」说着边慢慢举起阴茎往里插,玉娘的阴道里由於没有浪水的出现,所以很干涩,插起来很费劲,於是,张三往上吐了一些口水,起到润滑的作用,这回抽插起来舒服多了。
  阴茎已经刮着嫩肉,轻轻顶进阴道。只一阵从未有过的快意,从那棒子和阴道相接处传至全身。张三阴茎挤了进去,心里纳闷着:「乖乖!玉娘的好地方,怎会像个小姑娘样子?」想着想着,阴茎又轻轻前进,越挤越窄,暗暗道:「玉娘得罪了!」稍使力一顶,巨大的阴茎穿过那窄狭处,刺了进去。心下好生奇怪,不明白她已为人妻,为何还像个处子?尽管疑问重重,肉棒挺进,却更加小心翼翼。

  阴茎轻拧一下,温柔的抽插起来。嘴唇寻到她香软的樱唇,舌尖挑了几下,吻得做响。那双手,也在玉娘高耸的乳房上,轻揉细捻。使劲弄了数下,又低声笑道:「说到小娘子,咱俩是老相识了,你可别介意。我在听房时见过的,倘若我是大户人家,说什麽也要娶了你。」

  他边说边插,又换了姿势。两只手也没闲着。捏捏玉娘硕大丰挺的乳房,揉揉她饱满高突的阴阜。一只阴茎,忽深忽湥瑫r轻时重,插进抽出。把那玉娘少妇人一个小穴,插得吱吱作响。两人赤裸裸躲在棺材里,干得一张棺材盖子歪歪斜斜,几乎倾倒。

  玉娘除了容貌艳丽,肌肤白细嫩如幼女之外。年龄更是正值成熟之际,一身肉体曲线玲,正是所谓的,多一分嫌多,少一分嫌少。

  抱在怀中,压在身下,凉丝丝的身体,略显得温暖,乳房小腹变得光滑而有弹性。阴茎裹在她紧紧的小肉洞里,淫液越流越多。张三把嘴巴埋在她如云般的香发里。肉棒一挺,便即横冲直撞,用力弄了起来。

  张三又使劲顶了数十下,玉娘阴道挤水声更是响亮。张三既兴奋又害怕,嘴唇贴在玉娘耳旁,细声说道:「底…底下那个…那个声音,可…小娘子舒服不舒服?」

  张三笑道:「想必小娘子也不会说话!」架空了她的两腿,压抵乳房,短距离狠干起来。挺着阴茎,一顿猛捅狠戳。

  张三也许是从来没有弄过女人的原因,在玉娘冰凉的阴道里抽查了几下,就感觉血液加速,一股浓精射到了玉娘的肉穴里,舒服极了。张三爬了起来,刚才一顿猛弄,此刻又有一点饿了,於是他衣服也没有穿,就爬了出来,吃了些供品,才钻回棺材,当他在看玉娘的时候,不仅有些吃惊,刚才玉娘还是平躺在棺材里的,怎麽现在却是侧身躺着呢。

  张三心里一惊,莫非是炸屍了,不可能吧,或许刚才自己弄来劲了,把她弄成这样的,张三摸摸自己还很坚硬的阴茎,心想,不管怎麽样,我不能白来啊,我多弄你几次,然後在把你的衣服被褥弄回家孝敬我老娘去了。

  想到这,张三把玉娘的身体搬了过来,又平放下,也就能用这种肢势弄她了,因为本身棺材里狭小,在说玉娘是一具死屍,也不配合,其他姿势无法进行,张三又亲吻了一便玉娘的身体,又亲舔起玉娘的小肉穴。

  亲舔了一会,这是在玉娘的小穴里慢慢的流出了许多的浪水,很多很多,而且张三感觉玉娘的小肉穴有了一点点温度,不在那麽冰凉了,张三想,也许是自己的阴茎操玉娘时摩擦出的温度吧,所以也没有在意,把自己的阴茎对准玉娘的小穴抽插了起来。

  大该抽了有几十下吧,张三慢慢的感觉和上一次有了明显的不同,上次弄玉娘没有什麽感觉,冰凉的,这次仿佛玉娘的阴道里也有了温度,热乎的,而且好想有的小手在玉娘的阴道里在握着张三的阴茎,是那麽的紧。

  这个时候,玉娘的身体好象也有了反映,慢慢的扭动起来,张三已经弄的进入了境界,没有发现玉娘的这些变化,只是一顿狂抽,阴茎在小玉的阴道疯狂的抽插,张三进入了兴奋的状态,全然不知玉娘的双手已经紧紧的抱着张三的屁股,玉娘的屁股也一抬一抬的,迎接着张三的抽插,张三有狂抽了好几百下,感觉有些累了,决定先停下来休息一下,可就在他一停的时候,就听到玉娘央求到,「不要停啊!快,弄我啊!快啊!好哥哥,快啊!」

  这下张三真的清醒了,浑身直发抖,妈啊真的炸屍了,玉娘炸屍了,张三一个高跳了起来,可他忘记上边还有厚厚的棺材盖,脑袋重重的磕在了上边,脑袋翁的一下,晕了过去

  话说这个玉娘,被她的丈夫掐死了过,其实是没有真的死彻底了,如果那时有现在的抢救措施,那么玉娘也就不会被认为是死了而被装如棺材里埋了,这时小风借着烛光看到眼前的一切,想起白天的事情,她明白了,看到自己光着身体,旁边还有一个光这身子的男人,玉娘不仅羞红了脸,她明白了一切了,她忙把自己的衣服穿上,从棺材缝爬了出来,外边漆黑一片,四处不见灯光,不时还有怪鸟的叫声,吓的玉娘抖做一团,她大声的喊叫起来,可那有人能够听到啊,她往前跑了几步,就拌到在地上,玉娘真的吓坏了,不知道该往那里去。

  这时 ,她一回头,看见在埋了自己的棺材里散发出微弱的烛光,心里突然感觉到了一丝希望,那里不是还有个人吗?玉娘知道这个男人刚才侮辱了自己,自己的下身的小逼逼现在还有一些痛呢,但现在也只有他能够保护自己了,在这的深夜,万一有狼,自己刚检回的命不是又没有了,玉娘怎么一想,就有爬回了棺材,棺材里还是比较温暖的,玉娘卷缩的棺材的一角,看着哪个昏死的男人,她真的想上去恨恨的打他一顿,自己长这么大,就自己的丈夫操过自己的小逼。
  没有想到,自己死了,到被这个教花子给操了,一想到自己的丈夫,玉娘就更生气了,从大和他成亲后,就没有好好的对待过自己,还和小丫头搞破鞋,还狠心的掐死了自己,玉娘突然怜爱起眼前这个男人了,如果不是他,自己就永远的被埋在着黑暗的棺材里了,他是我的救命恩人啊,刚才他在自己身上,他的大鸡吧的抽插,真的很舒服,自己的丈夫还从来没有人自己怎么舒服过呢,他的鸡吧怎么那么大呢,比自己的丈夫大了很多啊,

  现在玉娘有一种强列的欲望产生了,她感觉自己身体血液加快了流动,下边的小逼比也痒 了起来,她把张三放平,长的还算英俊,身上的肌肉到很强壮,玉娘在找寻哪个让自己小逼舒服的东西,她把张三的软鸡吧握在了手里,漫漫的套弄着,真的好大啊,软的时候都这么大,玉娘情不自禁的付下身去,一口把张三的鸡吧含在了嘴里,亲舔了起来,漫漫的,她感觉张三的鸡吧在变硬了,越来越大,好想杆面仗一样,玉娘拖掉了自己的衣服,自己的小逼逼已经是浪水直流了,她做在了张三的身上,自己的小骚穴对准张三的大鸡吧使劲的做了进去。
  好爽啊,一个大大的东西进入了自己的身体,感觉满满的,玉娘上下不停的运动着,这时的张三漫漫的醒了过来,感觉玉娘在自己的身上运动,吓的他不赶动,怕小凤见他醒了在弄死他,他可怕炸尸啊,但现在玉娘的运动又让张三感到很舒服,自己的大鸡吧在玉娘的逼里,都有了射精的感觉,玉娘现在已经进入了状态,开始呻吟起来。

  现在张三也来了胆了,不由自主的也动了起来,自己的屁股一下一下猛的抬起,把自己的大鸡吧狠很的插如玉娘的小骚逼逼里,玉娘被他的大鸡吧插的浪叫起来,「啊……啊……哈……好啊……大哥哥……操我啊……操……啊使劲啊……快啊」

  张三有猛列的上挺了好几百下,又一次把浓精射到了玉娘的小逼了,这一次感觉比上次爽多了,上次操的是一个死逼,有凉有涩,这次玉娘的小逼里温暖如春,还配合自己,还能听到她的浪叫声,哎,就是死也值得了。

  玉娘知道张三已经射了精,从他的身上下来,躺在了张三的身旁,用被子给他俩盖上,然后拥抱着张三,亲吻着他的脸 嘴里还自言自语,「谢谢你啊,哥哥,要不是你,我可能就真的死了!」

  一听玉娘这么说,张三心里一惊,难道玉娘真的没有死吗,是啊。听别人说,就是尸体是炸尸,可以象人一样的做事情,但尸体是没有温度的啊,尸体是不会喘气的啊,现在分明感觉玉娘的气息,感觉玉娘身体的温度,但现在张三还是没有敢动,太还是很害怕啊!

  这时候玉娘用一只手握着张三的鸡吧,一边说着,「都是我哪个该死的丈夫啊,他想整死了,我便命大,谁让我遇到你了呢,这也是我们俩的缘分啊,是老天安排我们在棺材里相见啊。为什么我们不早相遇呢?我真喜欢你的大鸡吧啊,他操的我得小逼逼好爽啊!」

  听到着,张三的大鸡吧在玉娘小手的套弄下,有硬了起来,张三一切都明白了,真是老天照顾自己啊,赐予自己这么好的一个美人,张三觉得自己在也不能装晕了,他猛的抱住玉娘,亲吻起来,玉娘看张三醒了,臊的赶紧松开了握着张三大鸡吧的手,害羞的藏在了张三宽厚的怀里故事讲到这,大家也许知道了故事的结局了:

  经过玉娘和张三的解释,李大老爷知道自己的女儿是真的没有死,看到张三和玉娘那么恩爱,就成全了他俩,有把张三的老娘接到俯上,经过梳洗打扮,张三的老娘焕发了女人的光彩,原来,张三的老娘以前也是一个大户人家的丫鬟,因为美貌,被老爷骗奸了,怀了孩子后,被心狠手辣的太太发现了,派家奴把她弄到野外杀死,可家奴平时和她关系不错,就发善心放了她。

  从此,她带着张三四处流浪,李大老爷一看张老太太这么漂亮,心里也满使欢喜,自己的老伴死了两年了,还没有在取,看到张老太太,不仅春心萌动啊,于是托了媒人说和,老张太太也爽快的答应了,于是,选了个良辰吉日 老一对小一对就一起拜了天地,一起入了洞房,那天夜晚,老的小的都没有消停啊,满村子的人都听到这两对老少夫妻的快乐的呻吟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