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校园小说  »  静水流深1作者abcd2005
静水流深1作者abcd2005

静水流深



字数:3243
2013/12/5发表于:SIS


***********************************大家的回复希望能多些建议,我都会看,谢谢。

***********************************
    (一)

    “呜…呜…噢……”

    米黄色的大床上躺着一具半裸诱人的胴体,边扭动边发出压抑的呻吟。
    “嗯…嗯…来了…啊……”

    昏暗的房间里面只剩下微弱的喘气声和微弱的震动声。

    “嗯……”

    今晚已经第四次了,我看着从下体拔出的两根沾满透明液体还在震动的假阳具,不由苦笑着关了电源。挣着慵懒的身体,看着对着床的那面梳妆镜,一股耻辱感骤然升起:挽好的发髻此刻已经松脱,上身的白衬衣解开只剩一粒扣子,白色的全蕾丝乳罩被推到乳房上面,一对37F 的豪乳上覆盖在一道道微红的痕迹,不大的乳晕立着烟囱型的乳头,下身的黑色套裙已经卷到腰间,肤色的薄丝袜连同白色的丁字裤褪到大腿中部,左脚上还穿着黑色的高跟鞋,另外一只鞋已经不知什么时候被踢到了床下。方静啊方静,你越来越不知羞耻了。脱掉身上衣物扔在旁边的贵妃椅上,走进卫生间,看到镜子里面高潮过后微微发红的裸体,经过修剪的一小撮阴毛也沾满了水迹。突然想到,今晚动静那么大,不知有没吵醒儿子睡觉……

    清晨,被闹钟吵醒。我拉开窗帘,伸了个懒腰,秋天的晨光洒在我赤裸的身体上,虽然已经6 年没有走T 台了,但这是我从事兼职模特多年以来的习惯,这种习惯让我从前在T 台上走秀时充满自信。窗外是一座小山,而且我的房子楼层很高,所以不必担心有人看到这具性感的身体。洗漱完毕之后,从衣柜里找出一件枚红色的丝质系带长睡裙穿上,一头乌黑的直发从睡衣内拔出来,便去厨房为儿子准备早点。

    “小东,起床了,不然迟到了。”我用力敲了几下儿子的房门。

    “知道了,妈,不用那么大力敲门。”里面传来儿子朦胧的回应。
    这孩子,呵,我苦笑着。坐在客厅的沙发上翘着腿边吃早餐边看杂志。
    我叫方静,今年36岁了,身高175cm ,高挑的身材和姣好的面容在高中时期
便被誉为校花级人物,大学时期的粉丝团更是数不胜数,后来交了个男朋友,也就是小东的爸爸,两年时间里我把一切都给了他,后来因为他出国而分手。分手后才知道怀孕了。家人都劝我把孩子打掉,可是我坚持要把孩子生下来。休学一年里,小东出生了,跟我姓方。随后艰难地完成了学业,来到了现在的公司。为了抚养孩子,一到节假日便去兼职模特。期间也不少优秀的男人想追求我甚至包养我。但想到儿子,我都一一拒绝了。我知道,儿子就是我人生的一切。好在儿子很听话,学习也很好,读书一直都拿奖学金,读书也没怎么花钱,还能偶尔帮补一下家用。由于我自身的努力,毕业到现在这些年,从普通员工晋升到如今集团总部的财务部经理,拿着丰厚的收入和分红。加上多年来兼职模特在圈中也小有名气,收入也自然不菲。可以说,终于熬出头了。

    “妈,我都说几次了我自己调闹钟了,不会迟到。每天早上都被你吓醒”儿子闭着眼睛一脸睡相在抓着头发。

    “叫你起床还有理抱怨了,快刷牙洗脸,以后不叫你就是了。”我继续看着杂志。

    “这可是你说的,别每次都不算数。”儿子拖着身体走去卫生间。
    “妈,我的杯子在哪?”儿子咬着一块面包问到。

    “客厅茶几下面,自己拿。都多大人了,每次都要我帮你收拾。”儿子今年16岁了,刚上高一,可能是遗传到我和男友的良好基因,191cm 的身高,结实的
身材,白白净净,五官俊美,很喜欢打篮球,还是市青队主力,看起来就是一阳光帅哥。估计身后也是一群狂蜂浪蝶。

    “知道了,不要……”

    “不要什么。”我拿了茶几上的牛奶喝了一口,并没注意到儿子的表情。
    “没,我倒牛奶去了。”

    这时我在注意到儿子的异常,只见儿子站起来迅速转身走去饭厅,关键是裆部顶出了一个大包。我还在疑惑的时候才发现自己走光了,交叉的长腿把睡裙两边分开,露出小部分阴毛和若隐若现的阴部,一对乳房也露了一大半,想必是刚刚拿牛奶的时候被儿子看光了。想到这里不禁一阵赤耳面红,死小子,亲妈的豆腐也敢吃。

    “吃完早餐快换衣服上课了。”吃完早餐我便进房间换衣服准备上班。
    “哦,知道了,妈”从侧面我分明还看到儿子红着脸,坐姿也不那么自然。
    回到房间,我边找衣服边回想刚才的事。一直以来只有我和儿子住一起,所以平时在家我衣着是比较随便的。时过境迁,儿子现在长大了,已处于青春期阶段。有这种反应也是正常的,何况岁月并没有在我身上留下瑕疵,反而让我的身体越来越成熟。白皙的皮肤,身材依然是那么苗条;乳房变大了,但依然挺拔,丝毫没有下垂;臀部也丰满了不少,但依然翘立结实;青涩的俏脸变得妩媚动人。看着全身镜的裸体,不由得痴了,难怪儿子……呸呸呸,方静,你怎么老想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把衣柜胡乱找了一通,终于找到一条黑色的绸缎小短袖连衣裙,直立的衣领开了一个小V 口,裙摆到膝盖,穿起来端庄而不失妩媚;一套黑色的全蕾丝乳罩,薄薄的蕾丝质地轻轻地托住丰满的乳房,配套的是一条黑色的丁字裤,只有前面一块半个巴掌大小的薄纱布料,其余都是绳子组成。本来习以为常的穿着今天突然发现原来是那么性感。

    “妈,好了没。”儿子在外面催促着。

    “快了,你收拾好课本等我。”穿上了内衣裤,我拿了一条肤色的无缝丝袜往脚上套。平整好丝袜的皱褶,然后是连衣裙。照了照镜子,一切准备妥当,想了想,又从抽屉里随手拿了一双没开封的丝袜放进包里,蹬着昨晚那双黑色高跟鞋,然后出发。

    “晚上你自己到外面吃点,妈妈要加班,可能要晚点,自己坐公交车回家。知道吗?”送儿子到了学校门口,想起明天的报告,今晚要加班了,便嘱咐儿子。
    “知道了,我又不是小孩子了。”儿子开了车门下车。

    是啊,儿子真的是长大了……

    开会、审批,一上午很快就过去了,午餐过后,在办公室的休息间睡了个午觉。醒来时还没到上班时间,下午还有个部门会议,本想让秘书把资料拿上来,想了想还是自己去吧,免得扰人清梦。后来才发现,原来财务部的资料比想象的多,不熟悉摆放位置还真不好找。过道里稀稀拉拉有几个人走过,估计是男同事,资料室旁边就是走火通道,由于公司大部分地方都禁烟,男同事一般都会在那里抽烟,随便闲聊几句。安静的室内除了我翻资料的声音以外,就是隔壁的声音了。开始不怎么注意,后来似乎说到自己的名字,才静下来仔细听着。

    “说到公司的女的,漂亮的还真不少。”A 男说到。

    “不就是吗?尤其楼上那几个,真是极品。要能泡到一个就爽了。”B 男附
和道。

    “拉倒吧你,想都别想,人家个个都是名花有主的,而且据说都不是一般人家。”A 男似乎吹了口大气。

    “谁说都名花有主,那个方静不就是单身吗?”B 男反驳着。

    “方静?财务部的方总?”A 男问到。

    “就是她,据说来公司的时候就单身到现在,也没听说过有男朋友或老公。对,好像还有个儿子。”轮到B 男答话。

    “是有个儿子,我还见过,挺高大的,估计快上大学了,据说大学没毕业就怀孕了,休学生了孩子,估计是被谁包养了吧,一般人都不会这样。”听着A 男在胡乱评论我的私生活,差点就想出去给他个耳光。

    “儿子都那么大了啊?被包养也不奇怪,那身材和脸蛋,别说包养,睡一宿都心满意足了。”B 男也开始兴奋起来。

    “平时看她走路胸部一抖一抖的,屁股又大又翘,尤其那两条腿,穿上丝袜和高跟鞋,想到我都直了,说话声音也很好听,就是不知道叫床的时候骚不骚。”A 男

    “这算什么,我跟你说,有一次我上楼拿资料的时候,刚好碰到她走在我前面,穿了一条超短裙和丝袜高跟鞋,上楼梯时看到她里面是一条红色的丁字裤,两片白白的大屁股夹着红色的绳子包在丝袜里面一扭一扭的真够骚,害我直了一整天。”B 男

    “真的假的?我运气怎么就没那么好。说不定是个欲求不满的骚货。”A 男

    “哈,我觉得也是,不然怎么会穿那么骚得内裤,这种女人可遇不可求,让你上你可能也吃不消。回去了吧,上班了。”B 男

    听着远去的声音,由开始的愤怒变成了尴尬。这么多年来除了月事来的几天外,几乎每天都是穿丁字裤,表面说是因为避免裙子上印出内裤的痕迹,会很不雅观。但每天换洗的内裤和丝袜都骚得一塌糊涂,是丁字裤爱抚我的结果,我享受这个过程,这是我不愿意承认的事实。刚刚的对话听得我脸泛红晕,双腿也有意无意摩擦着,我知道,下身又湿了。


(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