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乱伦小说  »  我的前女友们1-2作者999666777
我的前女友们1-2作者999666777


我的前女友们


作者:999666777
字数:5717


青春总是美好的,因为年轻也总免不了一些荒唐事。

我将发生在我身上的事儿整理一下,作为对慢慢逝去的青春的记忆。

一、于丽

年轻时的我,和我的同事们关系都很好,二十四岁那年,我的同事姜哥给我
介绍了一个女朋友,她叫于丽和姜哥的妻子在一个单位工作,她们同为某一商城
售货员,每天在柜台里站八个小时,的的确确很是辛苦。

她个子比我矮点,但也有一米六七的样子,于丽身材苗条,丹凤眼,一头黑
而柔顺的长发,为她平添了一份飘逸。

她的嘴略微的有点大,瞳孔有一点点发黄,她的牙齿很白,笑时牙齿很漂亮。

她给我的感觉很好,所以我们就相处了。她家在离市里很远的地方住,需要
坐短程的火车上班。

她有一个姐姐,一个弟弟,父亲还没退休,母亲在家操持家务。

介绍人姜哥,故意的给我俩创造机会,交流感情,一开始总有些放不开,渐
渐的也就熟悉了。

于丽家为了她上班方便,在市里一处靠山脚的地方购有一处平房,她就住那,
平时家人也不来只她一个人。

一天姜哥找借口让我去于丽的住处,说是帮她干点活,我知道那只不过是借
口而已,实际上还是让我们俩多接触,加深印象和感情。

我准备了一下,换换衣服,吹吹头型什么的,和女朋友在一起,总不能不修
翩服,脏兮兮的吧?

出了门,大街上车水马龙的,抢客人的小中巴车,从身边急驰而过,荡起一
长溜的灰尘。我为了早点看见女朋友于丽,也为了不迟到,就招手叫了一辆《夏
利》出租车,那时这种车已经侹好的了。

到了于丽的住处,时间还很早,就在我来回渡步,消磨时间时,于丽住处的
大门开了,她从门里出来,手里端着一盆脏水准备泼掉。

因为是冬天,北方的室内下水管,通向室外的出口处,经常会被冻往,因此
大部分居民,都会将脏水直接倒在垃圾点上。

那里也有燃烧后的,煤炭的残渣。也有从路上,或是院子里清扫出来的雪,
都堆在那里,也有一众懒人,将夜里尿的尿,早起后一倒了之。日子一久,便形
成了很'壮观'的'垃圾山','尿冰山'。

「话归正题」。

于丽看见了我,我也看见了她,她一边倒了盆里的水,一边笑着和我打招呼
:「你什么时候来的?怎么不敲门呢?」说着话上下的打量我。

我笑笑:「我刚到。我以为你还没回来,想在路上等你。」于丽一笑道:「
我今天没上班。快进来吧,别站着了」说着话,将我让进了屋内。

房子里很温暖,炉火燃烧的很旺盛。室内和室外的温差较大,洁白的墙壁上,
有大量的水珠。那是因为新房子的缘故。

于丽让了坐、又给我倒了杯热水,问我:「你请假了?」我说:「姜哥说你
有什么活?需要我帮忙干什么?」我答非所问。

于丽莞尔一笑道:「屋内太潮了,你看有什么办法?」其实还是借口。但不
这么说,那该说什么呢?不过才见了三次面。

我说:「我给你制作个电炉子,你放在墙边会好些,但是费电」丽说:「没
事,我也可以烘烘衣服,袜子什么的,但人家姑娘可没说,烘烘乳罩裤衩什么的,
谁好意思呢?」是俺的思想太那什么了。

我俩聊了些单位的事情,我就告辞了,丽出来送我时,风将她的长发吹起,
有几缕贴在丽的脸颊上,我大着胆子,伸手为她把乱了的头发抚顺,那一刻丽的
脸红了,「是因为我温暖的手,触摸到她的脸颊了吗?还是什么?」我暗想。

回单位后,自己动手做了个电炉子给她用,和丽约好时间,再安装好已是中
午了,丽要请我吃饭,我因单位有事赶回了单位。

一天于丽说电炉子坏子让我去修理,并给了我钥匙,我修好后见烧炕的炉坑
边有一土篮子炉灰,就帮她倒掉了,为女孩做点事我还是很乐意的。

再见到丽的时候,她'狡猾'的笑,说是故意的弄筐炉灰放那考验我,看我
能不能帮她倒掉,她对我说,她对她好朋友说了,我帮她干活的事,并说:「你
还行不懒」。我看着她,她脸上有一点小得意。

又过几天于丽说灯坏了我就去了她的住处,屋子里有好几个年轻的女孩,我
有一种被人审视的感觉。「俺也不是裸体的大伟,就不用集体参观了吧?」我自
己嘀咕着。

同她们打了招呼,姜嫂和于丽为我一一介绍了她们,我借口上班躲了出去。

时隔一段时间下班后,我接她回家,(回她母亲家,不是她住的那个空房子)

路上天色已暗了,街两边的霓虹灯,闪烁着五颜六色的光芒。路人多数神色
匆匆,象那将要归巢的鸟。

于丽主动的挽住我的臂弯,紧贴在我的身边,一副小鸟依人的样子。我们聊
着笑着,尉严一对新婚的小夫妻。

我问丽:「为什么喜欢和我在一起?」丽扬起脸,看着我说:「我喜欢和你
在一起」我又道:「我侹坏的」丽再次扬起脸看我说:「我喜欢坏的」我知道她
说的「坏」在她心里不是真的坏。

丽说话时漂亮的眼睛看着我,我看懂了她热切的目光,她那涂着淡淡口红的
唇,就在我的鼻子底下,吹气如兰。那有着《大大泡泡糖》气息的呼吸,弄得我
鼻子痒痒的。

我微低下头迎上丽的红唇,我们深深的热吻,热吻在行人熙熙攘攘的大街上
好久好久……

我的手搂着丽的脑后,和那披肩长发,笨拙的本能的亲吻着丽的双唇,丽微
张着口,主动的将香舌伸进我的口中,我马上捕捉住丽的「丁香」尽情的品尝她
的芳香……

天上的繁星眨着眼睛,偷偷的笑,月亮似乎也羞红了脸,那一刻,幸褔溢满
心田,那一种甜蜜……留给我的是一生的难忘。

吻过,我感到丽挽我的手臂,力量又多了一些,(是不是恋爱中的人,只要
身体有了接触,关系就有了质的飞跃呢?)

(后来在网上看见了一位大神说的话,他说:「要想获得姑娘的芳心,最好
的方法就是占领她的阴道」。)哇靠。看人家的学识,多么的渊博,多么的富有
教育意义,俺是光脚丫子(减负)也追不上啊。

我送丽上了火车回家,自己也回家了。日子一天天过得很快,一天丽说她的
妈妈让我去她家坐客,那就是要见我,我备了礼物便和丽一起去了她家。

一番热情的招待后,天也渐渐黑了,因为交通不便没有返程的车,只能在丽
的家里住了一宿,(友们,别乱想,俺是和未来的岳父一起睡的了)。

丽有一个姐姐很漂亮,俺龌龊的想,姐妹俩怎么长得不像呢?如果是双胞胎
多好……(怎么样?俺是不是够卑鄙,无耻,下流的?)

一夜无话。至于夜里做没做梦,说没说肉麻的话?无从知晓。早起后我俩到
火车站等车,我食笋知味主动去亲她,丽怕熟人看见不好意思,很快的和我吻了
一下。

我很喜欢她身上那淡淡的体香。坐车回来我俩延铁路一直来到她的住处,炉
里的火己熄灭了,我用木材和煤块生火,这对我来说是很容易的事,因为那时的
生活,无法与今日相比,北方生炉火取暧是必须的生活技能。

不知不觉的,天就喑了下来,冬天天黑的早些,炕早已热了,我在小店里买
些吃的,我俩胡乱的吃了晚饭,本来想回家的怕亲人担心,丽说:「天这么冷,
路又不好走,别回去了。」

我就同意了,我的潜意识里是觉的有便宜占。丽仰躺在炕上,双手抱头她胸
前的毛衣,被乳房顶起很高,横向看那起伏的曲线,那就是一个放大版的字母m ,
(现如今网络中称呼女孩为mm,想必是那位先辈观察与探索后的总结)。

我时不时的瞧上几眼,心里象有只偷油的「老鼠」,弄得心里痒痒的。我俩
说笑了一会,丽让我唱歌给她听,记得我唱了首当时流行的歌,叫《三月里的小
雨》歌词的最后一句是《追寻那一棵,爱我的心》。丽象一个新婚小媳妇儿,一
脸的幸褔样。

当时的我努力的让她高兴,听见她开心的笑声我自己也很快乐。看着丽含情
脉脉的双眼,我忍不住用腿勾往她的双腿,一只手勾往她的头,丽明白了我的意
思,我俩吻作一团。

大量的荷尔蒙分泌出来,刺激了我年轻身体,我对丽说:「让我摸摸你的乳
房好不好?」丽很羞涩,脸一下子就红了,她垂下眼帘,又闭上了眼睛,我知道
她是默许了,我的心真的是'心花怒放'了。

在我说话的时候,我的手已经从她衣服外面按在了她的乳房上,轻轻的搓揉
着……

她当时穿着红色的毛衣,里面是白色的衬衣,我掀起她的毛衣—粒粒解开她
衣服上的扣子,再把她的白色乳罩掀起,我激动的看见了丽白析的两只奶子……

我一手抓住一只奶子轻轻的搓搓揉揉起来,丽的奶子比我的手大一些,抓在
手中温暖而柔软,比尾指尖还小的奶头是淡淡的红色的,骄傲的挺立着,像两棵
熟透的,等待我去品尝的红樱桃。

她的肤色廷白的,裸露的身体散发出淡淡的体香。我翻身压在丽的身上脸埋
在她的奶子上,忘情的吻,吮吸搓揉,捏弄忙的手忙脚乱的。

丽白嫩的奶子在我手中的形状千变万化,我含着她的奶头好长时间不松开,
我轻咬丽的奶头,用舌头挑逗它让我忘记了时间。

我用耻骨顶在她的耻骨上,虽然隔了裤子,我却做着性交的动作,想引诱她
主动的和我性交。,我的手去解她的腰带,她抓住我的手不让,并笑着说:「我
不能冲破最后一道防线」。

我知道她的意思,不愿意过早的发生性关系,如果是现在我一定会有办法,
我一定会把她搞到手,享受她的肉体带来的快乐。

我没有强求她。玩了好一段时间她的奶子才起身,丽截好乳罩扣好衬衣的扣
子,脸色微红带有一点羞涩,时间也不早了。

我想睡在丽的房间,她担心我「吃了她」不让。我们俩玩闹了一会此间我看
准机会就去抓摸丽的奶子,她总是娇羞可爱的躲一躲,但她就是不同意我和她睡
一起。

我想如果他同意了,那晚我一定会占有她的全部。我俩分开睡了一夜无话。

(如果当时得寸进尺,那插曲还会很多)第二天我俩收拾停当,一起去上班。

路上看见了她的弟弟。

几天之后丽说她妈妈知道了我在她那过夜,气得吐血。听后,心里很过意不
去,感觉到自己偷了人家东西,被抓了现形一样,反而是丽到是嘻嘻哈哈的,'
没心没肺'的。

后来因为家人没看好她,不愿意我俩分手了,主要是因为丽看上去有些消瘦。

可我没见她那不好啊,我就喜欢苗苗条条的姑娘啊。我是个'听话的孩子'。

分手后我想她一定恨死我了。

后来我在她乘车的地方等她,想和她重归于好,但丽已生气不理我了。我知
道自己没脸见她,也就算了。

我很想她故意的去她柜台看她,当然是远处看,即使是在远处看一眼,我也
很满足。我不知道丽是否知道?但她的女同事是看见我的,她们一定会告诉丽的。

我很后悔当时和她分手,如果我坚持和她结婚,我想我们会很幸福的。

后来听说她结婚了,我很是伤心了很长一段时间,很自责。于是在她婚后很
久一段时间之后,我鼓足勇气约她吃饭,其目的是请她别生我的气,还能象好朋
友一样相处,但她笑笑拒绝了。

她那笑靥一如从前,仍就是那么美丽,但她的眼底深处,我分明看见了「北
极的冰川」。

随着时光的流失我和丽没有了联系。是那位'大虾'说的?」时间是医治伤
口的最佳良药」。

这对我来说,药效并不太好,时常的总是怀念着逝去的日子,想念着我爱的
丽。

我在想如今的丽,如果生活的快乐,我的心会感到欣慰,如果不如意,我心
便会沉痛。如今的我,更是无法看到她了。

也许今生也无缘再见一面了,所以我仅能在遥远的天之涯海之角,默默地道
一声:「我深爱的人啊,我多么希望你健康快乐啊!我曾热爱的姑娘,如今的我
仍然爱着你,至死方休。

二、婷婷是个十九岁的少女,家是内蒙的,这丫头个子有1 米67左右,眼睛
不是很大小双眼皮,脸上的皮肤不是白里透红的那种,鹅蛋形的脸嘴唇很丰满,
很性感,身材一般,双腿有点伸不直的感觉,双脚有点内八字,屁股丰满且向外
翘臀,有一种让人干的诱惑。

另外这丫头的鼻子总是给人一种擦不净的感觉。她吃住在我的店里,那床是
兑店时一起带过来的,原来那家女主人的床婷就睡那。

北方的冬天很冷,因此感冒是难免的,都有身体不适的时候,一天傍晚“狐
朋狗友”拉我外出和朋友玩去了,打烊后我才回店,我想起来婷感冒了,想看看
她怎么样了,就到婷的房间外敲门,婷听到是我心声音,就给我开了门。

房间里很温暖,婷穿着深红色的紧身衬衣衬裤,有些睡眼朦胧,我很快的打
量了她一眼,她的紧身内衣裤,将她青春的较好身材,勾勒的曲线必露。从她胸
前的,那两条曲线的弧度来看,她的奶子不大,她后背的衣服下,并没有乳罩带
子的痕迹,这说明这个丫头上身是真空的,前面弧线上两个凸出来的,犹如小指
尖大小的'圆点'更能证明这点。

再扫一下她的下身,尤其是裤裆部位,那里坟起的形状,很象发面的“锅烙”

贴在那里,甚至隔着衬裤可以看见中间一条短短的凹线,您知道的,那凹线
是如何形成的,我就不必细说了吧?这仅仅是一瞬间的事,难不成要蹲下来,仔
细研究一番吗?那时俺还不是很坏的,(拜托把掩想的好一点)当时没见婷有什
么不好意思的,我如果退回去反而不好看了。

我问她感冒好些了吗?婷说:“好点了,并问我吃饭了没有?”我说:“吃
过了。也问她吃药没?”并催促她上床休息,在我一撇之下,我见她床头上搭着
白色的乳罩。果然是没穿啊。

我说:“我摸摸你的头看看热不热,”婷说:“不热了”出于关心伸手在她
的额头上摸了摸。有些象大灰狼关心小白兔,婷什么也没说也没动,手上感觉不
很热,我的手很自然落在她的肩上。

婷却抓住了我的手,脸红了,她眼神复杂的说:“不行”,声音轻轻的,我
马上明白了她的意思,是担心什么吧?

怕我上了她?其实在我摸她头的时候,也是有意的试探她的反应,也有意勾
引或是引诱的成份。见她不愿意的态度,我没说什么走了。

时隔一日又被朋友叫去玩,我对婷说:“我晚点回来,你早点休息”婷答应
了一声。

午饭吃得晚,和朋友玩了会就回来了,婷说她没吃饭,问我要不要再吃点饭?

并说:“你陪我喝点酒行吗?”“平时也不喝啊?”我不明白为啥?

我有些好奇,店里没什么人就我和她,我俩弄了菜,婷要喝白酒,我给她倒
了一杯。婷一口就喝了,我感到有些不对头,婷看了我一眼说:“我想好了我把
一切都给你吧。”我马上反应过来她说的意思,我很平淡,我要确定她的话。

我没说什么,意味深长的看她,过了一会,我起身拿酒,在我和她走对面的
时候,这丫头一下扑进我的怀里,我推也不是抱也不是,这时时钟当当的敲响了
11下,而此时,婷在我的怀中带着醉意,用一种梦呓船的声音叫了声:“伟哥—
———”

我操,我名子后面有个伟字,被她这么一叫,意思就复杂了,知道的是叫我,
不知道的,还以为是在卖美国进口的性药《伟哥》呢。

婷的脸滚烫,她将脸贴在我的脸上,并主动的亲吻我的脸。她的举动勾起了
我的欲火……

不由分说,抱起婷软绵绵的身子进了她的房间,我把少女的身体放到床上,
婷的媚眼如丝,她灰白色高领的,薄薄的羊绒衫下,那对淑乳随着她急促的呼吸,
剧烈的起伏着,黑色的短裙下,那棕色的体型裤包裹的双腿,八字型的分开着,
一只长皮靴,也不知道什么道时候掉在床下。

她的脚上是一双肉色的丝袜,能隐隐约约的看见,那涂着红趾甲的小脚。我
压在婷的两腿中间,伏下身亲吻她的极丰润性感的唇,婷没反应,我就解了她的
红色的,装饰腰带,屋里弥漫着情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