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乱伦小说  »  岁月欢歌01-17作者cql1217
岁月欢歌01-17作者cql1217

本帖最后由 望风 于  编辑 

第一章 洞房激情

  “新郎新娘入洞房……”

  随着一声吆喝,结婚仪式结束了。

  1998年10月1日,一个新的家庭诞生在一个县城里。

  新郎(陈文斌)、新娘(李秀玉)默默地坐在洞房的床上,四目相对,碰出爱的火花。

  新郎陈文斌今年27岁,新娘李秀玉25岁,他们两人都是普通家庭出生,恋爱了五年时间今天才结合挺不容易的。

  李秀玉长的很美,身材丰满性感,三围很标准,该凸的凸,该凹的凹,就像影视明星一样。

  陈文斌双手搂抱着李秀玉的柳腰,嘴疯狂的吻着李秀玉的性感红唇,陈文斌和李秀玉抱在一起,侧躺着亲吻。李秀玉的嘴唇软软的,舌头湿湿的,陈文斌把她的嘴唇含在嘴里轻舔。

  李秀玉把舌尖伸到陈文斌的嘴里。陈文斌吸住她的舌尖死命地吸了一口。

  “讨厌,干嘛吸那么重,痛死我了啦。”李秀玉连声叫痛,一对粉拳在陈文斌的胸前连连捶打。

  陈文斌握住李秀玉的手:“老婆,我吸你多重,就证明我有多么爱你。”

  陈文斌撑起半边身子,一手搭上了李秀玉的乳房上。李秀玉的乳房很大,但是很有弹性,陈文斌一只手掌握不下。隔着婚衫摸不过瘾,就在她的耳边低语:“老婆,咱们把衣服脱了吧。”

  李秀玉点了点头。

  陈文斌把李秀玉的婚衫从膝盖处掀起,往上撩。她配合的支起身子,举起白藕似的双手,让陈文斌把婚衫顺利地脱了下来。

  李秀玉的里面穿了一套黑色的内衣,黑色的胸罩,黑色的三角裤,衬托得原本白净的皮肤更是晶莹剔透,显得娇媚蚀骨。

  “老婆,你真好看!”说着陈文斌把李秀玉的胸罩解了,一对丰满坚挺的乳房露了出来,两颗深红的乳头点缀在上面。陈文斌握住她的乳房使劲抓捏,雪白的乳房从指缝里挤了出来。

  “喔……”李秀玉轻吟了一声,“吻我……”

  陈文斌低头吻了下去。一边吻,一边用手指逗弄着她的乳头,在陈文斌的抚弄下,那两粒红樱桃慢慢的涨大。陈文斌低下头叼住了其中的一粒,使劲地吸啜。

  “嘻,好痒,干嘛只吸人家奶头?是不是小的时候你老妈奶水不足,现在要从我这里补回来呀?”李秀玉笑的花枝乱颤。

  “是呀,我就是要吃老婆的奶。”陈文斌抬起身子,笑嘻嘻地说。边说边把自己脱了个精光。

  “你的真大呀。”用手指圈着陈文斌的阴茎,一上一下地套弄着。陈文斌继续拥吻着李秀玉,一只手开始不安份地往下伸。摸到了李秀玉的下身。她的阴部已经完全湿透,三角裤衩摸上去已是滑不溜手。

  陈文斌脱下了李秀玉的三角裤,这下李秀玉全身赤裸的呈现在了陈文斌的眼前。她的阴毛呈倒三角,黑黑的一片,摸上去卷卷的。陈文斌把李秀玉的大腿打开,两片大阴唇被淫水浸得亮晶晶的,闪烁着淫糜的光芒,微微向两边张开,仿佛诉求着什么。

  陈文斌用脚撑开李秀玉的双腿,趴了上去。

  “老婆,我要操你。”陈文斌在李秀玉耳边低语。

  “好了,插进去吧,我也要你。”李秀玉一手握住老公的阴茎对准她湿漉漉的阴道口,一手在他的屁股上轻拍了一下。

  感觉龟头碰到了一个又湿又热的小洞,陈文斌知道找到了目标。下身往前一挺,“唧”的一声轻响,阴茎顶入了一个陌生而又熟悉的天地。整个阴茎被阴道紧紧包容的感觉真是好极了。李秀玉抱着陈文斌的腰身动了动屁股。陈文斌也一前一后地抽送起来。

  其实李秀玉的第一次不是献给陈文斌的,现在是快到21世纪了,陈文斌说,贞操对他来说无所为。

  随着陈文斌的抽插,李秀玉的阴道越来越湿,就像下雨天泥泞的湿地,咕唧咕唧地响。陈文斌边抽边舔着李秀玉的耳垂说:“老婆,你的下边真湿,发出的声音真好听。”

  “啊,”李秀玉语不成声,“还……还……不是你害的唷……唷……”

  陈文斌双手紧握李秀玉坚挺的乳峰使劲抽送。“咕唧,咕唧”,性器交合混合着淫水的声音响彻小屋。李秀玉的俏脸红得娇艳欲滴,小嘴微张,喘着气说,“老公,用……用力,我要……要高潮了。”

  这时,陈文斌只感到龟头一阵麻痒,那种要尿尿的感觉又要来了。陈文斌抬头对李秀玉说:“老婆,真是太舒服了,我要尿尿了啊。”

  说完陈文斌不可抑制地大动起来。

  “尿吧,尿吧。全部尿到我……我里面来。”李秀玉的臀部不停地向陈文斌挺起。

  “我,要来了,啊……用力……”

  突然感觉阴茎被李秀玉的阴道紧紧握住了,从龟头处能感到李秀玉阴道深处传来的阵阵抽搐。

  “啊,老婆,我尿了。”

  那种麻痒的感觉终于到了极点,陈文斌不由自主地拚命地把阴茎往李秀玉的阴道里插,一股滚烫的精液从阴茎直冲而出,毫无保留地射入了李秀玉的体内。

  仿佛全身的力气都用尽了似的,陈文斌趴在李秀玉白皙的身体上,一动不动。

  阴茎继续插在李秀玉体内,感受着李秀玉的体热。

  “老婆,你真美!”

  “嗯……嗯……”李秀玉仍在轻轻地呻吟着,脸上露出无限的春色。

  就是这样的一场洞房激情才有了我的诞生。